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首页 研究工作 > 研究方向 > 科技发展战略 > 研究文丛


 

藉由SCI中国学术研究能量之国际比较

  (张利华)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100010)

 

 

[摘要] 学术研究能量一般包括研究能力和影响力两个方面。本文藉由SCI指标体系获得一系列重要的科学指标,对中国学术研究能量的一些重要指标进行了定量化的国际比较研究,从而发现了一些重要的发展趋势,客观衡量了中国的学术研究能量。在此基础上,进而对提高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的科技政策问题提出可供讨论的意见。

 

 

关键词:学术研究能量  SCI指标   国际比较 

 

中图分类号: G301                    文献标识码:A

 

引言

在作为决策辅助手段的科研评价中,一般采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以期用翔实的、可靠的数据分析手段,加之合理的定性分析与阐释,为国家宏观科技管理和政策的制定提供重要依据。科学文献客观地反映了一国的科学发展状况,文献本身不仅是科学家发表研究成果和进行交流时最为理想的场所,经过同行评议而能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是对作者研究工作的肯定,也是衡量科研工作质量的重要途径之一。在这方面,SCI作为一种客观实用的定量指标体系和评价手段,在许多国家的宏观决策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美国科学基金会的研究表明SCI更适合评价科研机构和科学家群体[1]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衡量并比较研究系统的学术研究能量是一项十分困难的分析工作,由于科学知识的产生与扩散是带有高度复杂性的人为活动,具体的知识产出方式多种多样,知识的扩散方式通常也与研究领域的发展特色有关。如与自然科学相比,人文与社会科学的研究一般更具区域或民族特色,研究成果的发表方式更是多元化,仅从文献获得的指标则无法全面、客观地反映其研究活动和产出的特性。

藉由SCI 指标体系获得的重要科学指标:国别的论文发表数量和被引用情况、世界发表论文最多或论文被引用最多的研究团体(大学、研究机构、企业等)、高影响力论文、学术刊物的影响因子等,主要反映基础研究可公开的研究结果,客观反映了国别的科研能力与影响力,即基础科学的研究水平。合理使用SCI指标体系,如对某国家或地区、机构或某科研人员群体的整体科研水平,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区间内进行考察时是比较有效的。基于这种认识,本文主要对近10-20年间,上述的几项指标进行国际比较研究,以期对中国的学术[2]研究能量给以客观的基本估计。

 

一、           SCI收录中国作者论文的情况港澳台作者未被统计在内

1显示,从1990年至2001年,SCI收录中国论文在世界排名从第17位跃居第8位,但论文数量只占世界论文总量的1%-3%左右,如果从中国R&D投入占世界总投入的4%-5%的投入产出关系来看,应该说是偏低的,OECD(世界经济合作组织)国家的R&D投入占世界总投入的85%,在科学产出方面也占世界总数的85%[2]

 

1  1990-2002SCI收录中国作者论文情况

 

 

年度

收录论文篇数

国别排序

比上一年的增长率%

占世界论文总数比例%

世界平均增长率%

世界论文总量

1990

7,945

15

17.25

1.17

8.72

681,717

1991

6,630

15

-16.55

1.07

-9.0

619,972

1992

6,624

17

-0.9

0.9

9.63

679,695

1993

9,617

15

45

1.28

10.6

752,241

1994

10,411

15

8.26

1.32

5.10

790,638

1995

13,134

15

26.2

1.54

7.99

853,822

1996

14,459

14

10.1

1.62

4.30

890,941

1997

16,883

12

16.8

1.84

2.86

916,434

1998

19,838

12

17.5

2.13

1.53

930,479

1999

24,476

10

23.4

2.5

4.6

973,286

2000

30,499

8

24.6

3.15

-5.8

967,663

2001

35,685

8

17.0

3.40

8.5

1049558

2002

40758

6

14.2

 

 

 

数据来源:本研究根据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1990-2003年中国科技论文统计分析报告整理。

 

二、           中国作者论文的被引用情况

从表2可得出,单篇论文的平均被引用次数(C/AC/B10年来增幅和降幅均不明显。一般认为,论文篇数的大幅度增长的同时,论文的引用次数会随之大幅度下降,但中国作者的论文的引用状况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2  1991-2000 SCI引用中国作者论文情况

引用时间(年份)

收录论文量(篇)A

被引用量(篇) B

被引用量(次) C

平均引用率B/A(%)

平均被引证次数C/A

被引论文的平均被引次数C/B

1991

6630

3608

6771

54

1.02

1.88

1992

6224

5994

11384

96

1.83

1.90

1993

9617

7060

12896

73

1.34

1.83

1994

10411

7180

12626

69

1.21

1.76

1995

13134

7869

14000

60

1.07

1.78

1996

14459

8826

15800

61

1.09

1.85

1997

16883

9952

18434

59

1.09

1.84

1998

19838

11549

21511

58

1.08

1.86

1999

24476

13024

25173

53

1.03

1.93

2000

30499

15733

31384

52

1.03

1.99

2001

35,685

18358

38827

53

1.09

2.11

2002

40758

24154

51766

59

1.27

2.14

数据来源:本研究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1990-2003年中国科技论文统计分析报告整理。

三、中国论文作者发表高影响力论文状况分析

   美国科技信息研究所(ISI)从1981-1999年,每年在22个学科分类中选出引用次数最多的200篇论文(不重复),共计约76000篇,称为高影响力论文。其中有中国大陆学者参与的高影响力论文213篇,大陆学者为第一作者的只有47篇,涉及120余位科学家,所占比例不到千万分之一(大约万分之六)。

高影响力论文的学科分类涉及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22个大的学术领域。其中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与生物化学、分子生物与遗传学、神经科学与行为科学、心理学/精神病学、植物学与动物学、微生物学、药物与毒理学、临床医学、免疫学、地学、农业科学、环境/生态科学、计算机科学、材料科学、空间科学、工程、经济与商业、社会科学(一般)、综合类学科(Multidisciplinary)等这个学科分类,与中国传统的分类有所差异,主要由于生物科学方面的分类较细,这可能与生物科学的发展迅速,学科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有关。

中国大陆学者为第一作者的47篇论文涉及学科如下:

数学(包括工程数学1篇)学科16篇;与材料科学相关的14篇,其中:应用物理/凝聚态/材料科学7篇、材料科学2篇、有机化学/高分子聚合物科学2篇、物理/凝聚态/材料科学1篇、化学物理/材料科学/工程1篇、材料科学与工程1篇;工程学5篇,其中:机械工程3篇、电气和电子工程1篇、仪器和测量1篇;环境/生态科学3篇,其中:生态学1篇、环境研究/地理学和开发1篇、环境工程和能源1篇、物理学3篇(包括光子和声学1篇);药物和毒理学2篇;血液学、神经科学、空间科学、人类学各1篇。

上述结果表明,从1981至1999年中国大陆在数学、理论物理、与材料科学相关的应用物理、化学或工程等方面的研究已经引起国际同行的较多注意;而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科学研究工作与国际科学前沿的发展相比较存在着更大的差距,至少没有出现高影响力论文。

 

四、中国(包括台湾省)大学、科研团体、企业论文产出能力及影响力的国际比较

根据美国ISI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 SCI数据发布机构)发布的1991-2001年国际期刊论文发表/引用最多的机构与科学家排名,其中机构以大学、研究团体、企业为统计单元,尽管SCI论文数量和引用情况只是科研产出的一个方面,但对我们了解世界著名大学、科研团体、企业的科研论文产出情况,以及中国大学、科研团体、企业所处的位置和差距,对政府部门制定科学政策与发展规划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1、中国大学、研究团体、企业学术论文的产出能力和影响力分析

SCI收录论文数量排名前60名的机构中,包括中国10个机构:中国科学院、台湾中研院、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家天文台、哈尔滨技术研究院、国立台湾大学、台湾清华大学、台湾成功大学、台湾国立交通大学;9个学科:化学、物理、材料科学、工程学、数学、计算机科学、空间科学、地学、药物/毒理学。具体见表3

在论文被引用最多的前60个机构中,只包括中国 2 个机构:中国科学院、台湾中研院;2个学科:物理学和材料科学。具体见表4

3:中国在22个学科分类中,发表论文数量最多的60个机构中的排名情况

机构

排名

/篇数

 


学科

中国科学院

 

南京大学

清华大学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

哈尔滨工业大学

台湾中研院

 

国立台湾大学

台湾清华大学

台湾成功大学

台湾国立交通大学

化学 

2/9030

51/2353

 

 

 

12/5018

 

 

 

 

材料科学

3/2989

 

20/1293

 

60/826

13/1623

 

51/916

38/1033

 

物理

5/7906

 

 

 

 

7/7379

 

 

 

 

地学

24/1308

 

 

 

 

 

 

 

 

 

数学

 

 

 

 

 

11/1201

 

 

 

 

计算机科学

 

 

 

 

 

 

47/513

 

 

16/795

空间科学

 

 

 

28/1100

 

 

 

 

 

 

工程科学

 

 

 

 

 

 

31/2187

 

34/2153

41/1956

药物/毒理

 

 

 

 

 

 

49/471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4 中国在22个学科分类中,论文被引用最多的60个机构中的排名情况

机构

排名/篇数

学科

中科院

台湾中研院

物理学

 

57/7379

材料科学

43/2983

31/1623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中国研究机构(包括台湾省)在化学、材料科学、物理学、数学、地质学、空间科学、工程学、计算机科学和药物与毒理学等9个学科发表的论文数量进入世界前60名,但由于论文的单篇引用次数较低(低于平均水平),因此,只在两个学科进入前60名,其中,台湾中研院排在材料科学的第31名,中科院排在材料科学的第43名,台湾中研院物理学排在第57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统计单元体量上的差别,一些论文数量和被引用次数都进入前60名的机构,单篇平均被引用的次数是很低的,最典型的例子是俄罗斯科学院。它的论文数量排在化学、材料科学、物理学学科的第1名,数学排在第3名,被引用次数分别排在第14名、第16名、第13名和第60名,单篇平均被引用次数分别是2.151.522.971.22,基本与中国著名研究机构属同一水平。一些论文数量和引用次数排在后面的机构,单篇平均被引用次数却名列前茅。最典型的例子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它在数学、物理学论文数量的排列上均未进入前60名,但被引用次数分别排在第59名和第60名,原因是它单篇论文平均被引次数很高,分别排在物理学的第1名和数学的第21名。

 

2、世界各国科研机构、大学企业的学术论文产出能力和影响力的比较分析

5、表6显示了世界各国的科研机构、大学、企业在论文数量和被引用最多的前60个机构中的情况;图1、图2分别显示了一国在排名前60的机构中所占的份额。由于只是统计论文总数和论文被引用的总次数,统计单元的大小直接影响统计的结果,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体量很小的研究机构或者大学作为单一的统计单元没有进入前60名,因此,对于一国进入前60名数量的多少并不能精确地反映一国的学术能力和影响力,还要进一步做具体分析,避免片面运用统计结果。

 

5 世界各国进入发表论文最多的前60个机构的情况

 

学科

 


化学

物理学

材料科学

数学

地质学

计算机科学

空间科学

神经科学/行为科学

生物学/生物化学

工程类

药物学/毒理学

分子生物学/遗传学

免疫学

微生物学

心理/精神病学

临床医学

农业科学

植物学

生态/环境

社会科学

经济商业

综合类

 

美国

16

27

19

29

28

31

33

39

33

31

27

36

37

29

50

43

29

31

34

52

46

47

日本

8

7

10

2

2

4

3

3

7

10

5

3

4

3

 

2

2

3

 

 

 

2

英国

5

5

7

3

10

6

8

5

5

3

7

8

4

7

3

 

 

4

4

5

6

4

德国

5

4

3

1

2

2

5

3

2

 

3

3

1

3

1

2

2

1

 

 

 

 

法国

4

5

1

7

4

1

2

2

2

1

 

3

1

5

 

 

3

3

2

 

 

3

意大利

4

3

1

1

1

4

2

2

2

2

1

1

1

 

 

1

1

1

1

 

 

 

中国

4

2

6

1

1

2

1

 

 

3

1

 

 

 

 

 

 

 

 

 

 

 

俄罗斯

3

3

1

3

4

1

2

 

2

1

 

1

 

1

 

 

1

1

1

 

 

1

西班牙

2

1

1

1

1

1

1

 

1

 

1

 

 

1

 

 

2

1

1

 

 

 

加拿大

1

 

1

3

4

2

1

3

3

2

5

2

1

1

3

2

5

5

11

2

1

2

波兰

1

1

 

 

 

 

 

 

 

 

 

 

 

 

 

 

 

 

 

 

 

 

印度

1

 

2

1

 

1

1

 

 

1

 

 

 

 

 

 

2

 

 

 

 

 

瑞士

1

2

 

 

1

1

 

1

 

1

 

1

2

1

 

1

 

1

1

 

 

 

荷兰

2

 

1

 

1

1

1

1

1

1

3

1

3

4

1

3

2

2

2

 

2

 

韩国

1

 

2

 

 

1

 

 

 

1

1

1

 

 

 

 

 

 

 

 

 

 

以色列

1

1

1

3

 

2

 

 

 

1

 

 

 

 

1

1

1

1

 

 

2

1

捷克

1

 

 

 

 

 

 

 

 

 

 

 

 

 

 

 

 

 

 

 

 

 

乌克兰

 

 

2

 

 

 

 

 

 

 

 

 

 

 

 

 

 

 

 

 

 

 

新加坡

 

 

2

1

 

2

 

 

 

2

 

 

 

 

 

 

 

 

 

 

 

 

瑞典

 

 

1

 

 

 

 

2

2

 

3

1

4

2

 

2

1

1

2

 

 

1

澳大利亚

 

 

 

2

2

 

1

 

 

 

1

 

 

2

1

 

4

3

1

1

1

 

匈牙利

 

 

 

1

 

 

 

 

 

 

 

 

 

 

 

 

 

 

 

 

 

 

丹麦

 

 

 

 

 

 

 

 

1

 

 

1

 

 

 

1

2

1

 

 

 

 

芬兰

 

 

 

 

 

 

 

 

 

 

1

 

1

1

 

1

1

1

1

 

 

 

奥地利

 

 

 

 

 

 

 

 

 

 

1

1

 

 

 

1

 

 

 

 

 

 

比利时

 

 

 

 

 

 

 

 

 

 

 

 

 

 

 

 

1

1

 

 

 

 

新西兰

 

 

 

 

 

 

 

 

 

 

 

 

 

 

 

 

1

 

 

 

 

 

葡萄牙

 

 

 

 

 

 

 

 

 

 

 

 

 

 

 

 

1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图1 一国在论文产出最多的前60名机构中所占的比例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6 世界各国进入论文被引用最多的前60个机构的情况

学科

 

 


国别

化学

物理

材料科学

数学

地质学

计算机科学

空间科学

神经科学/行为科学

生物学/生物化学

工程类

药物学/毒理学

分子生物学/遗传学

免疫学

微生物学

心理/精神病学

临床医学

农业科学

植物学

生态/环境

社会科学

经济商业

综合类

 

美国

34

34

32

35

38

41

37

43

39

40

35

39

44

37

51

46

32

33

36

56

50

44

日本

8

4

6

1

1

1

2

2

3

5

2

3

2

1

 

 

 

4

 

 

 

3

英国

5

6

6

6

9

6

8

6

8

5

12

7

1

5

5

 

4

6

4

2

5

6

德国

2

4

2

1

2

1

4

2

3

 

1

3

2

1

1

2

1

 

 

 

 

1

法国

5

5

3

8

3

2

2

2

2

2

 

4

2

5

 

1

3

3

2

 

 

3

意大利

2

1

1

 

 

2

1

1

 

2

1

1

 

 

 

1

 

 

 

 

 

 

中国

 

1

2

 

 

 

 

 

 

 

 

 

 

 

 

 

 

 

 

 

 

 

俄罗斯

1

1

1

1

1

 

2

 

 

1

 

 

 

 

 

 

 

 

 

 

 

 

西班牙

1

 

1

 

 

 

1

 

 

 

 

 

 

1

 

 

1

1

1

 

 

 

加拿大

1

 

2

3

3

2

2

2

3

1

3

2

2

1

3

3

7

6

8

2

2

2

印度

 

 

2

 

 

1

1

 

 

1

 

 

 

 

 

 

 

 

 

 

 

 

瑞士

1

2

1

 

1

2

 

1

 

2

1

 

2

1

 

 

 

 

1

 

 

 

荷兰

 

 

 

 

 

1

 

 

1

1

1

 

4

4

 

4

3

3

3

 

 

 

韩国

 

 

1

 

 

 

 

 

 

 

 

 

 

 

 

 

 

 

 

 

 

 

以色列

 

2

 

3

 

2

 

 

 

1

 

 

 

 

 

 

1

1

 

 

1

1

瑞典

1

 

1

 

 

 

 

2

2

 

3

1

2

1

 

1

2

1

4

 

 

1

澳大利亚

 

 

 

2

2

 

1

 

 

 

1

 

 

2

 

 

2

2

1

 

 

 

丹麦

 

 

 

 

 

 

 

 

 

 

 

 

 

 

 

1

2

 

 

 

 

 

芬兰

 

 

 

 

 

 

 

 

 

 

 

 

 

1

 

1

1

 

1

 

 

 

比利时

 

 

 

 

 

 

 

 

 

 

 

 

 

1

 

 

1

1

 

 

 

 

新西兰

 

 

 

 

 

 

 

 

 

 

 

 

 

 

 

 

1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2 一国在论文被引用最多的前60名机构中所占的比例

资料来源:数据库I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本研究统计整理

 

从表3456不难得出:在所有国家中,美国的机构在科研产出能力和影响力方面都是最强的,远远高于英国及其它国家;在科研产出能力方面其次依序为:英、日、加拿大、法、德;再其次依序为;荷兰、意大利、俄罗斯、瑞典;中国(包括台湾省)、澳大利亚、以色列、西班牙、瑞士基本属同一水平。在影响力方面,英、加拿大、法、日、德、荷兰依次排在美国之后;之后是瑞典、瑞士、澳大利亚、意大利、以色列;在SCI的统计指标中,相对于论文产出的能力而言,中国学术机构论文的影响力偏低,排在俄罗斯、西班牙、印度、芬兰之后。

国际上,一般用CPP表示论文被引用的平均次数,这一指标代表着论文被重视的程度,也相当程度地反映了一国的论文发表水平。由表7可见,CPP值最高的是美国,平均每篇论文被引用次数达到7.55次;其次依序为:荷兰、英国、德国、法国,这些国家达到5次以上,亚洲国家以以色列和日本为最高,分别为4.92次和4.62次,其次依序为:新加坡、南韩、中国(其中中国大陆为1.87次、台湾省为2.71次)。

 

7世界部分国家的CPP值(1995—2001

国家

数值

国家

数值

美国

7.55

日本

4.62

荷兰

6.48

新加坡

2.85

英国

6.03

中国台湾

2.71

德国

5.74

韩国

2.41

法国

5.32

中国大陆

1.87

以色列

4.92

 

 

资料来源:台湾学术研究能量之总体表现[4]

 

3、世界著名大学、研究机构、企业的论文数量和被引用次数的排名分析

从总体上看,国际一流大学和研究机构基本都进入了前60名的排名,这说明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充分大的样本空间中,论文数量和被引用次数确实是一流研究机构和大学的特征之一。如哈佛大学在10个学科的论文数量排名中列前5名,被引用次数在11个学科中名列前5名;MIT5个学科的论文数量排名中列前10名,被引用次数在7个学科中排列前5名;NCI(美国癌症研究所)在免疫学、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生物学/生物化学的论文数量排名分别为第5名、第5名、第22名,但被引用数量均为前5名。

    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基础研究活动不仅仅在大学和公共科研机构中进行,跨国公司、企业的基础研究活动也占有相当的比例,甚至在某些学科中占有优势。美国和日本的企业更加突出,美国的杜邦有限公司、数字设备公司(DIGIAL EQUIPMENT CORP)、IBMAT&T等;日本的日立公司、日本钢铁公司、日本电报电话公共公司、日本电报电话股票上市公司等在某些领域中显示出了很强的研究能力和影响力。如IBM在计算机科学、材料科学、物理学的论文排名分别为第1名、第18名、第22名,而被引用次数均为前5名,其中计算机科学的排名为第1名;AT&T在计算机科学、物理学的论文数量排名分别为第2名、第20名,而被引用数量为第2名、第1名。

荷兰的研究能力和影响力在最近10年中有了很大进展,开始进入科学强国的行列。俄罗斯科学院在9个学科的论文排名中名列前5名,但在被引用数量的排名中,5个学科排在最后,4个学科未进入前60名,影响力在下降。

 

五、对中国学术研究能量的基本估计

从上述四个方面的分析,可以对中国学术研究能量有一基本估计:

1、 基础研究的学术影响力仍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中国基础科学学术研究能力在最近的10年中有了很大的提高,2002SCI论文总量已经跃升到第6位,截止到200311月,SCI收录的学术刊物数量达76[6],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但被引用次数,特别是平均被引用次数,高影响力的论文数量还都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这证明学术研究的影响力较低。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会有语言上的因素,但语言决不是主要原因,影响力较高的国家并非都是英语国家,随着中国科学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语言方面的障碍会越来越小。

2、 中国大陆在一些发展迅速的学科上更加落后

与先进国家、或与中国台湾相比,中国大陆在发展迅速的学科上显得更加落后,如在神经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微生物学、免疫学、药物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这一事实进一步说明,中国大陆基础研究的总体发展水平仍然处在跟踪的状态,原创性的工作或称“自生性”的研究工作少,或未形成主流。

3、 中国企业在研究基础上的创新能力需要大幅度提高

    上述第四方面的分析结果表明,企业在某些学科的基础研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研究基础上的创新太少,在基础研究中的作用更加微弱。同处亚洲和非英语国家的日本,进入前60名排名企业就有:日立公司、日本钢铁公司、日本电报电话公共公司、日本电报电话股票上市公司等。

 

六、就提高中国学术研究水平相关科技政策问题可供讨论的意见

1、 在评价体系中,注重高影响力论文

藉由SCI的中国发表论文数量已经排列世界第5位,基础研究的论文数量排到世界第6[6],但论文的引用率,特别是单篇的引用率很低,而且一直未见明显的增加趋势,说明我国的科研论文的影响力很低。就评价指标而言,与论文数量相比,论文的引用次数更具有客观性,如在过去的几年中,科研管理部门曾以论文数量的多少作为配置各种科研资源的依据,许多学校和研究机构一度运用诸多政策手段,在较短的时间段内,大幅度地提高了本单位的论文发表数量,但在论文引用率的提高上难以奏效。提高论文的影响力,依靠的是我国科技“自生”能力的提高,根据对获诺贝尔奖的论文在作者获奖前引用情况的考察,发现被考察的某一时间段的论文都是具有很高影响力的,如美国1961-1971年间未来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获奖前每年平均被引用222次,而相同时间段内,即将被选入美国科学院的学者的平均被引用次数为99次,《科学引文索引》中具有代表性的学者,其平均引用次数为6.1[5]。高引用频率象征性地说明了特定的科学家群体做出了更富有成效的科学贡献,是他们成为某一学科领域学术带头人重要必要条件之一。因此,将“高影响力论文”引进评价体系,对于提高我国的科技的“自生”能力是有益的,而科技的“自生”能力标志着一国的科技竞争力。

 

2、在国家创新系统中协调发展R&D, 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比例

学术研究能量的大小直接反映学术研究水平的高低,一国学术研究水平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基础研究能量的大小。基础研究在科学发展中起着核心的作用已成共识,并且已经成为人类社会发展最为重要的智力基础。因此,资助基础研究不但是发展科学本身的需要,而且对于提高国民的科学素质和智力水平,技术领域的持续创新,以至保持一国的国际的竞争能力,都是至关重要的。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R&D投入有了稳定增长,2002R&D投入已占GDP1.2%,预计2005年达到1.5%。但是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比例一直只占R&D投入的5%左右,与许多国家相比,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一般在10-15%),如果不能尽快提升,可能会使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商业化倾向更加严重,这种倾向的不断加剧严重影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知识创新能力,从而损害国家创新系统的整体效率。

 

3、在提高大学、科研机构创新能力的同时,提高企业在研究基础上的创新

   就学术研究能量而言,中国的大学、科研机构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存在着相当差距,相比之下,企业的差距更大,特别是企业在研究基础上的创新长期处于劣势,企业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经济的发展过多依赖自然资源的投入与规模,特别是政府的投入与规模。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只有不断加强企业自身研究基础上的创新能力,才能大幅度地获取、引进、利用全球的知识资源,创造自己的核心技术,不断促进中国未来的繁荣与发展。

 

参考文献:

[1] 龚旭,SCI、科研评价与资源优化配置[J],科技导报,2002,2,

[2]张利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科技自生能力”的分析[A],科学发展报告,北京:科学出版社,1997145

[3]ISI 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 数据库[Z],

[4] 荷兰莱登大学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台湾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科学技术资料中心,台湾学术研究能量之总体表现(1995-2001[M]2003

[5] [] 哈里特.朱克曼,科学界的精英[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3(第二版)

[6]张利华,2002SCI收录我国论文与引证情况分析[A],科学发展报告,北京:科学出版社,2004193-196

* 港澳台作者未被统计在内

(作者供稿)

   

 



Copyright © 2001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webmaster@ihns.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