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首页 研究工作 > 研究方向 > 科技发展战略 > 研究文丛

 

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研究文丛

 
  • 简介

  • 专题研究

  • 研究人员

  • 研究生培养

  • 战略研究文丛

  • 研究参考

  • 相关链接

     

    技术强国路线图分析 新技术民族主义将兴起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6月23日 15:58 互联网周刊 

      “全美亚洲研究所特别报告”—《中国入世后的技术政策:标准、软件及技术民族主义实质之变化》(以下简称“报告”)从美国政客关心的角度,系统提出中国“新技术民族主义”概念,认为主导中国技术强国路线走向的,将是介于完全封闭的技术民族主义与完全开放的技术全球主义之间,利用全球化促进民族利益的“新技术民族主义”。这是WAPI事件后,国际社会做出的第一个中国技术强国路线图分析。其实,既是居于二者之中,“新技术民族主义”叫成“新技术全球主义”亦无不可。我看这种潮流的兴起是必然的。它将成为“以技术换市场”的替代和终结者。

      我们就不妨从这里谈起。

      从USITO密件中的“阴谋”与

      意料外的发展看WAPI出场主角

      我手头掌握了一份USITO密件:《寻求中国宽带局域网加密标准的下一步:建议稿》,可说是美方在我国进行院外活动的铁证。令人感兴趣的,不光是其中“精确制导”般的攻关名单,而且是其周密的行动计划。计划分以下四个组成部分:

      第一条是“施加压力”。要点是:“我们应该继续向SAC(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和SEMC(国家密码管理委员会)施加压力”。为什么要向这两个部门“施加压力”?原来,一个指向“现官”,一个指向“现管”。国家密码管理委员会商用密码管理办公室主任王长喜强调:如果不解决安全问题,无线局域网的有关产品很难得到广泛的应用,解决无线局域网安全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采用密码技术。

      第二条是“国际合作”。要点是“我们必须提出此事在WTO中是不公平交易活动……。为了达到此目的,我们必须建立国际合作”。也就是说,为了建立国际统一战线,要把口径集中在“贸易”主题上,而回避、否定“安全”主题。

      报告一语点破天机:“如果标准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世贸组织成员国可以不受附件三所规定的约束。中国提出的关于实施WAPI 标准的理由的确提到了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然而美国信息技术企业界代表拒绝接受中国关于国家安全的解释”。

      第三条是“合作关系”。要点是“我们必须努力在中国建立一个更广泛组织的合作关系”。其中点到“电信”这个词。此前,我还一直以为他们有组织地寻找的国内代理只有财经媒体一方,后来由此线索,才有如下令我吃惊发现:站在WAPI一边的,清一色是原“电子”企业,如西安捷通、六合万通、联想、TCL等,而持另一种态度的,又多是原“邮电”企业。USITO这一招,可以说像导弹一样,精确打中WAPI所有环节中最软弱的一环。我奇怪他们怎么得到了我们的内部信息?(从他们的名单看,可以说精确到政策分歧所涉及的人了)。值得特别注意的是,USITO在寻找中国合作伙伴时,明确指示并不要求中方配合者立场统一于Wi-Fi(一些参与WAPI的电信企业后来噤声不知是否与此有关),只要求对方统一于“更加广阔和透明的标准过程”这样的认识。

      我现在算是解开了一个令我一直迷惑的疑团,那就是财经媒体4月22日前全体一致影射西安捷通“背景”问题时,业界盛传的那个“后台”,其相关电信企业为什么并没有站在WAPI这个阵营里?我当时就曾含蓄地以XXX专家不知情,质疑这种传言。现在经过求证,这完全是一个谣言。但这个谣言产生和消失的时间,恰好与相关功利的产生和消失同步,令人产生联想。原来,这个谣言是有功能的,客观功能就是证明USITO的“不透明”主题。功能实现,又自动解消,不去关心结果,与美国人在东欧事变中的手法属一个类型。

      第四条是“折中策略”。要点是“我们应该形成一个折中的策略,也许会建议采用中国WAPI标准,但是仅仅在高机密领域内使用,例如军事应用”。如果仅仅是USITO为主角,结局不过是折中。但最终谈判结果出乎USITO当时的“最高纲领”。我认为,显然有比它更高一层的主角介入了。这就是美国政客。

      美国政客的出发点,与英特尔出发点,甚至与USITO的出发点都不同。即使英特尔罢手了,他们也不会罢手。因为他们的目标是直接抑制中国信息强国战略。报告对此可以说分析得入木三分,深入骨髓。与我此前的分析一模一样:关键点是美国不能容忍中国单方面改变中美IT分工的格局。

      报告分析WAPI的实质时谈到:“中国开发自主技术标准是对全球经济的战略对策,在这一全球经济中,标准对于决定各方在全球化中获益的多少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已明确提出,要由‘信息产业大国’向‘信息产业强国’转变”,“挑战占主导地位的体系标准,试图用新的标准取而代之,并且要承担提供公共产品的成本”。“中国不满于相对收益的分配,正在采取试探性手段来挑战现有的体系标准。通常只有资源丰富的国家(或企业)才采取这种策略”。“中国不但有动机而且有能力奉行强势的标准政策,其动机来自中国对标准制定在商业、安全和文化上的利益。如本文开始所述,这些利益深深地扎根于中国现代历史”。好嘛,把现代史都捎上了。美国人看问题真是一针见血。他们在WAPI问题上绕过了“安全”,直指问题核心。这点比我们一些人都明白。

      技术民族主义与技术全球主义

      两败俱伤

      美国人通过谈判,直接打击了他们所认为的技术民族主义者。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对于他们利用过或作为同盟军的技术全球主义者,也并不看好。这点很滑稽,又是与我所见略同。谈判一结束,我马上判断,中国的新自由主义主张将退出IT历史舞台。没想到美国人也这样认为。从最近的事态发展,尤其是“十一五科技发展战略”决策动态看,这种苗头已经出现。看来WAPI,不是不报,而是报在“十一五”上。

      报告中这张表,真是让人看得心领神会:

      显然,在美国人看来,技术全球主义在中国上不得台面的原因,在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让忘记“促进民族利益”的人,站在主流的位置上。

      中美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一个潮流:未来中国强国的路径选择,一定是在开放与自主之间找到一种平衡。这就是新技术民族主义(或新技术全球主义)会成为今后潮流的原因。

      在WAPI问题上,美国以抑制中国国家战略为目的而出手,我国以贸易问题非政治化理念回应,这种不对称博弈,注定WAPI之争在中方将会是一种策略性调整,利用政府采购和产业引导作为过渡,继续推进WAPI,将是合理选择。这是我对WAPI前景的看法。

      但WAPI毕竟是与“安全”联系在一起的特殊问题。放眼整个标准化战略和信息强国战略,我主张讲三句话——“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第一,要坚定不移实施标准化战略和信息强国战略,加强我国技术能力和市场能力(深挖洞);第二,要走开放路线,广泛调动国内外各种积极因素,建立技术统一战线和战略联盟(广积粮);第三,局部渐进突破,和平崛起(缓称王)。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1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webmaster@ihns.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