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首页 研究工作 > 研究方向 > 科技发展战略 > 研究参考

 

赵祥宇 于洋:国外科技投入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自:精英网(http://www.jiyw.com/Tech/) 更新时间:2007-8-29

 

国外科技投入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20年来,从科技成果到商业化的周期越来越短,科技日益成为经济增长中的一个关键性因素。为此,许多发达国家纷纷适应科技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要求,合理配置科技活动内部各个过程之间、科技活动与生产之间的科技资源结构,谋求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结合我国科技投入的实际情况,了解各国科技投入的模式与特点,以为我国的科技投入发展提供借鉴。

    一、中国的转型中的市场经济科技投入模式

    中国的转型中的市场经济这种模式承认市场对资源配置起调控作用,并形成了有效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但经济、科技立法相对滞后,市场建设诸如科技金融市场、科技中介市场、技术市场的建设,尚在发展之中。在科技投入的配置方面,政府财政支持的几百个技术开发型的科研院所已经完成转制。国有大中型企业、民营科技企业、高新区的企业和跨国公司等已在发挥技术创新主体的作用。但是企业的主体实力还不强,政府在科技投入的配置方面还起着重要作用,我国的企业还缺乏像韩国三星公司在半导体领域实施技术跨越战略,运用购买专利技术的手段直至超越日本、美国这样的成功案例;在软件领域,我国目前主要依靠政府制定发展战略和计划、出台优惠政策、提供资金和技术园区、组织研究队伍,市场机制的作用不强,政府的干预力度还较大。风险投资以国家创办的公司为主,资金多投入在高新企业的成长期和创建期,与世界多数国家一样,科技风险投资多集中于高技术行业,如信息产业、现代生物医药、现代农业、环保和新材料、电子元器件以及航天航空技术等,但我国缺乏科技风险投资退出的有效途径。国家创新系统在科技投入配置上已发挥作用,形成了产学研模式,但是由于我国正处于转型期,系统内部科技投入在企业、研究机构、大学之间的配置不是很协调,要形成真正的高效联动需要系统内部各要素的共同努力。

    二、发达国家科技投入模式

    1.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

    这种模式是科技投入主要是由市场来配置的,政府的作用很弱。国家科技委员会只是通过制定政策、科技预算和政府采购等间接方式来影响科技资金的配置,国家政府的科技事务也主要集中在6个部级机构,行政管理的色彩较淡。从1991年开始,每两年公布一份国家关键技术计划,对列入的项目重点投入。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政府准备在10年内投入27004500亿美元,用科技优势构造美国21世纪的黄金时代。法律,特别是知识产权法,对科技投入的配置起到了法律规范、制约和保护的作用。研究开发具有自主权,企业实验室重在试验开发,大学实验室重在基础研究,政府实验室是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兼而有之,科技人员在三类实体间自由流动。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科技投入配置的重点已经从国防转移到民用方面,企业研究开发经费投入的比重已经超过政府投入的比重。风险投资相当发达,资金的数量巨大,且以私营风险投资为主体,投向主要集中在信息产业等高技术领域,重点投入在创建期和成熟期,第二板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使数以万计的小企业不断成长壮大。美国有一个高效联动的国家创新系统在运作,这是一个科技投入优化配置的系统,尤其是联系大学和企业的科学园区(硅谷等)是配置科技投入的一个创举,在使科技成果商品化、产业化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

    这种模式是国家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干预和扶持,体现其社会性,特点鲜明,同样获得了一定的成效。德国联邦政府设有研究技术部,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共同承担制定科技政策及其科技投入配置的任务,一些半官方组织如马普学会和几个大型研究中心在德国科技发展中很有权威性。主导项目生物区竞赛是德国两种新的科技投入配置方式。德国60%以上的工业产值是由中小企业创造的,而高技术小企业的资源使用效率又相当高,故联邦教科研部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一系列支持发展高技术小企业的技术创新计划和优惠政策,从财政、贷款、税收等方面给予帮助,使高技术小企业在科技投入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风险投资方面,有政府投入的引导性风险资本与私人公司相配合,投入集中在创业企业的后期。

    3.日本的社团市场经济模式

    这种模式是以私营的民间企业为主体的高度竞争的市场经济体系,政府直接投资公共事业,为私人资本创造投资条件并开拓国内市场;利用减免税收、价格补贴等手段引导私人资本的投资方向,使民间企业的科技投入是全世界最高的,其科技创新的能力很强大。日本的官产学模式的联动效率很高,企业是科技投入的主体,政府起协调作用,大学和科研机构则提供科研成果。日本风险投资是以大公司和大银团为主体的运营方式,投资对象倾向于风险较小者,对技术评估能力较弱,不像美国提供生产技术、企业经营管理方面的技术人力支援,难以培养风险投资专家。战后日本企业形成的日本特色的、行之有效的吸收——改造——创新的技术引进和开发机制使日本的科技、经济发展建立在高起点上,为日本在较短的时间里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加快实现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科学技术基础,可见企业科技投入的优化配置是日本跻身于科技强国之列的关键。

    三、国内外科技投入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通过几个发达国家的科技投入配置的模式的比较分析,合理配置科技投入应注意以下几点:

    1)政府要起宏观调控的作用。从不同国家的配置模式看,各国在高科技时代都十分注重政府的作用。政府能弥补市场配置的缺陷,因此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和协调能力,有利于提高配置的效率。

    2)科技投入配置要适合本国或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和区域特点。美国的科技投入配置合理,但简单模仿照搬是不能提高我们的科技投入配置效率的,只有在借鉴的基础上,结合本国的国情、制度及文化,以及本地区的具体情况,探索出适合的配置模式,才能使科技真正成为推动地区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3)让市场机制推动企业成为科技投入的主体。市场机制将使企业形成优胜劣汰的竞争压力,使其自觉增加科技投入,不断进行创新,以获得竞争优势,因此减少政府的行政干预,让市场机制在科技投入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对配置的优化至关重要。因此科技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4)发展风险投资业要以民间资金为主,并考虑相应的配套措施和施展环境。美国完善的市场经济、良好的政策、文化和法律环境使风险投资最发达。政府的间接调控既支持了风险企业独立灵活的运行机制,有利于企业家主动性的发挥,又保留了适度的企业风险对企业的压力,以激励企业最大程度地发挥潜力,适应市场需要。我国的科技政策屡次提出或强调要发展风险投资业,但缺乏后续的具体落实政策和相配套的法律法规。因此诸多风险投资探索或缺乏法律保护,或违反规范操作,市场处于一种混乱无序的状态,同时这些政策都主张以政府为主导发展风险投资,忽视市场力量的培育,未能推动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应在创造良好的引资环境方面多做工作,在地方立法方面多做尝试,积极探索发展各区域特色的风险投资,为区域经济多做贡献。

    5)正确认识科技投入配置和国家创新系统的关系。国家创新系统与科技投入配置的关系类似于骨骼系统与血肉之间的关系,双方互为对方的规定,互为对方的评估指标;国家创新系统是对创新要素联动的一种系统规定,这种规定既应满足创新的一般要求,也应符合特定国家的国情,而这种系统规定能否做到这点,关键之一又是看科技投入在企业、研究机构、大学之间的配置能否产生正向联动。一个高效的国家创新系统必然是科技投入优化配置的系统。因此科技投入配置优化问题必须纳入我国创新系统范围内进行整体协调研究。

    参考文献
    [1]
丁厚德. 中国科技运行论.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1
    [2]
周寄中. 科技投入的模式. 科学出版社, 1997
    [3]
徐建国. 我国区域科技资源配置能力分析. 中国软科学,2002.(9)

 



Copyright © 2001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webmaster@ihns.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