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发言稿

 

诸位老师同学好:

 

    感谢所里的老师举办这样一个欢送会,感谢学生会的刘晓同学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使我能够在此发几句感慨,或者不过是说几句废话。

    我们2003级入所的学生近20名,其中经常见的有十位,大多数人熟得掉渣,以玩笑能够七荤八素妙肖毕至很轻易地开到位。因此,我就不揣冒失,谨代表其中大多数人,在此毕业之际郑重地这个虽未生我养我,但却育我成我的科学史所以深挚的谢忱。这样说未免失之取巧,要感谢的科学史所这个集 其实最应该用穷举法来表达,逐一说出所有敬爱的教师员工,亲爱的同学朋友和可爱的草木鸟兽,以及承载这一切的青砖和大殿。在这种被美称为“列锦”的修辞格的表述中,我们将完成一种内心的仪式,祝祷我们昔在、今在、永在的史所。

    然而每个人心中默念到科学史所的时候,涌起的是不同的具体化方式,或是像书画描红时候一样涂出深浅,或者像传统人物画一样缩放大小,正如我在说到我们这拨人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风流快活的老袁和酷爱健美的冯翔并情不自禁地说将出来。事实上,熟悉本身就意味着感情,尽管这熟悉是单调增长的,而感情却是可以在两个度上发展的,朝夕相处则日久生情,爱怜也罢,幽怨也罢,毕竟是牵肠挂肚的记忆。

在科学院这个建 不大却五脏俱全的小所里,在九爷府这个要走偏门却别有洞天的小所里,在北京城这个身居闹市而无车马喧的小所里,却是“小有小的益处”,四 院的生活,人性化的管理,使得更多的两两映射更有内容。这个似乎连一枚幽草都要感受到天意爱怜的“小生态”不知是否会随着迁所而淡薄进滚滚洪流之中,也许那样的话,对于每个同学会有更多的各种机会来完满此身,或者将此身变成“这一半”吧。

刚才说到史所虽未生我养我,但却育我成我,原也是一句需要斟酌的话,因为对每一个人来说,史所未必就不养我,也未必就能够成我。所里的种种学生待遇基本上可以让人朴素而乐足的学习和生活,但是简单和安逸未必能够成就每个禀赋和气质各异的人,任何名所名师也未必能够荫护每个人使其坐享。但是,我要祝福那些满怀虔诚地将这段生涯作为自己事业开端的同学,也祝福那些另做打算的同学,无论如何,成就自我仍须一生不懈地努力。

每个人来做毕业发言也将是不同的具体化方式,就我而言,我是一个驽钝而脆弱的人,一个有虚无主义倾 但却记性很好的人,一个渴望自己支配时间却又不善好好利用的人。在史所,我有过欢乐愁苦,有过喜悦忧伤;有过肆意改造,也有过激情救火;有过开风气之先,也有过堕流俗之后;有过一个人的样子,也有过两个人的感觉;有过紧张充实透支人生竭泽而渔的日子,也有过茫然懈怠打一天鱼晒n天网的日子。我会记住那些助我和我助的人,会记住那些共我和我共的人,会留一方天地来载这片载我的天地,会记住这段日子并希望它们成为我永恒的素材。

我可以虚无政治、权力、金钱和种种世俗,但我无法不敬畏学问,敬畏尽毕生之力未必能尝鼎一脔的人类智慧。科学的历史最浓郁地体现这种智慧,这种工作正如同牛顿的棱镜一样,将今天看似简单的白光 射出历史上诱人的七彩。由此,我深深尊敬所里每位为此执着和奉献着的先生们,感谢他们辈辈相续,绵绵不绝,也感谢他们在尝鼎一脔之时也常常让我们一勺羹为快,并时时不忘提点我们这些后进。希望可以被理解的是,我要携点私心特别感谢使我与史所结缘并多次提点我的刘钝先生,给我树立勤勉严谨治学榜样的导师方在庆先生,以及热情诠解而见地深刻的导师袁江洋先生。但其实,他们只不过是这一岭群雕中具体而微的侧峰而已,感谢这些曾经指导过我们的诸位先生。

当我在今晨的静夜中噼里啪啦地草成此稿时,总是觉得这些话就像打过一遍遍腹稿似的,却又只是打过腹稿而没有最终恰当的定稿。只好让我再次有幸地代表各位毕业生感谢史所和诸位先生们,并尽力在未来为之增辉溢彩,愿永在的史所成为我们共同的精神园。

 

 

徐国强2006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