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具备一定的科学史常识——一例

 

段耀勇

 

在查阅相关文献时,我偶然读到黄祯翔先生的文章“我国古代的救火车”。之后,为作者的不小心和编辑的大意深感遗憾。

黄先生在文章的摘要中写道:“提起救火车,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装有水龙带、灭火药物、多级云梯及其它消防救护设备并载有消防队员的红色消防车。至于这种消防车是谁发明的,一般认为不外乎是从西方引进的‘舶来品’。其实,我国古代早就发明了近似现代消防车的救火车。只是我们在这方面缺乏深入发掘、考证、研究,所以鲜为人知罢了。据古籍《奇器图说》载,我国古代救火车大体上可分两种类型,一种适用于陆地,装有四只车轮(图1),便于在大路上拉行,在小道上采用人抬;另一种适用于水上(图2),是将救火车装置安装在两只木船上。该救火车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水铳,二是蓄水... [1]

我们知道,《远西奇器图说》与水铳。邓玉函(1576-1603, 1576年生于德国南方城市康斯坦茨主教区一律师家庭。他先入纽伦堡附近的阿尔特道夫大学学习医学,后就读于意大利的帕多瓦大学,此时就与伽利略相识。他于明末清初之际来到中国,逐渐背弃原来来华传教的初衷,帮助崇祯皇帝修历,在中国大力传播天文学及医学知识。后来,他与中国官吏学者王徵共同合作写下了《远西奇器图说录最》,把当时欧洲最先进的机械学基础知识传授给了中国人。在邓玉函的帮助下,王徵((1571-1644),陕西泾阳人,1594年中举。但他热爱机械的制作和研究,以致影响了他的科举,直到1622年才中进士)凭借自己的算学功底,仅用数日就通晓了翻译《远西奇器图说录最》所必备的“度数之学”的梗概。之后他们合作编译一个月,天启七年正月(16272月或3月)完成了《远西奇器图说录最》三卷。同年,王徵补扬州推官,7月《远西奇器图说录最》与“诸器图说”合刻于扬州[2]。在《奇器图说》[3]的第三卷最后10页中介绍了当时西方最为先进一种灭火用“人力双缸活塞式压力水泵”。其中,有水铳图四幅,且详细地介绍了水铳的制作、使用和性能。

自明末起,随着传教士的来华,西方科技以空前的规模传入我国,其中《远西奇器图说录最》(又名《远西奇器图说》或《奇器图说》),是一部专门讲述西方机械的书籍。因为黄先生缺乏必要的科学史的常识,故作者以之论证我国古代就有消防车,以及“据笔者所知,这种古代救火车一直到50年代初,在江南农村常有所见。但惜乎缺乏何时何人发明古代救火车的史料记载,这实在是遗憾的”([1]19页)之说,似乎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此,无论是作者还是编辑,一定的科学史的素养是必要的。当然,如果编辑严格执行审稿制度,由同行评议把关,这种事情也是可以避免的。

 


 

参考文献

 [1]黄祯翔,我国古代的救火车,《发明与革新》,1999年,第2期,18-19页。

[2] 张柏春,王徵与邓玉函《远西奇器图说录最》新探,自然辩证法通讯,1996年,第1 期,45-51.

[3]邓玉函口授、王徵译绘,《奇器图说》,道光十年(1830年)刻本。第三册,5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