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冲击背后

彭万华

新病毒是全人类的公敌。SARS自出现到现在才5个多月,但在全球科学家和医学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初步确定了“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科学家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对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学家已经设计了至少三种快速检测“非典型肺炎”的新方法。上海的科学家正在夜以继日地研制非典型肺炎疫苗。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已于近日启动了非典型肺炎基础研究计划。所有这些都为有针对性地预防、控制、治疗“非典型肺炎”以及研制治疗药物奠定了基础。这种研究速度是人类与病毒斗争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SARS有很强的传染性,也达到6.67%的死亡率,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的传染性与死亡率远低于流感病毒,与死亡率超过90%的埃博拉病毒相比,SARS病毒更是一个小角色。所以,人们的恐慌反应似乎有些过度,SARS病毒被渲染的程度可能超过它的真实损害程度。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和采取的一系列紧急隔离强制措施、每日疫情通报等手段,主要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的健康,避免更大的损失。因为SARS病毒毕竟是一种侵犯人类的传染性新病毒,又容易变异,我们对它的预防、控制和治疗还不是十分熟悉。
    历史的长河不会被短暂的事件所改变,但教训却值得永远记取。需要思考的是,像“非典型肺炎”这类突发性事件以后还会遇到,还会对我国的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发生冲击和影响,我们的公共政策中有没有考虑紧急应对措施。金融风暴和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固然可怕,但肉眼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更可怕。“新病毒”是21世纪全人类最危险的敌人,比SARS更凶恶的传染病也一定会到来,但人类对此还没有准备好,无论是在政治上、经济上、心理上还是医学上,都准备不足。中国有句老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的传统中也一直强调“居安思危”。今天,面对“非典”的挑战,我们更需要“居危思危”,快速反应,建立一个拥有处理突发事件能力的公共卫生系统,使卫生部门有办法迅速诊断、控制和治疗数量庞大的急性传染病患者。从这个角度来看,非典型肺炎也许发挥了十分重要的警示作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