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斯“颠覆”民主

周兆呈

中国最初隐瞒疫情的时候,没有人怀疑这个国家僵化的官僚体系和政治制度,需要为沙斯的传播负主要责任。因此,才会有来自体制内外的诸多呼吁政治改革、建立开放透明制度的舆论。人们更冀望第四代领导人能够草船借箭,开创中国政治的新局面。

心怀这种愿望的人或许现在又会感到些许失落,或者有些迷惑。在对抗沙斯的战役中,中国依靠的还是传统的自上而下的群众运动,基层强制隔离、各地明墙暗堡等措施虽然有些矫枉过正,但是对控制疫情行之有效。

而在一国两制的“很民主”的香港、台湾,疫情同样一发不可收,甚至在自称为“民主典范”的台湾,披露疫情也戴上口罩,发生了与大陆一样隐瞒疫情、“不报、晚报、虚报”的事情。原来,民主不是抗炎良药,专政也不全是罪魁祸首。

人们还从电视里看到,一些香港人和议员忙着上街游行,烧董建华的画像,展现东方之珠的民主,“倒董”乐此不疲;台湾的一些议员则忙着打“口水战”,在议会里羞辱台北市长马英九处理不力,逼马下台。香港因担心市民反弹,在关卡检测体温等不少措施都“慢一拍”;担心被指侵犯人权,台湾对违反隔离令者采取强硬措施也是瞻前顾后。这些,都是港台疫情严重的肇因之一。

昔日显示民主制度的点点滴滴,如今却造成另一种形式的内耗,时机在争吵中流逝,决断在迟疑中葬送,沙斯病毒的快速扩散需要果断拍板以应对,“民主”却让抗炎措施捉襟见肘,不能不让人哭笑不得,这些活生生的浮世绘看得人目瞪口呆。

沙斯好像是个哈哈镜,人性、制度、生活都随之变形,在颠覆了既有的价值观之后,沙斯这厮,照出的到底是民主之过,还是集权之福?

《联合早报》2003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