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代科研体制的形成

  亦明

  美国是目前世界上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
美国的科学技术水平与欧洲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这一点,可以由以下这几个
数字来说明:在过去的一百年间,诺贝尔科学奖得主中,有近二百人是从美国得
到的最终学位(通常是哲学博士学位)。但这些人之中在五十年代以前得诺贝尔
奖的,只有25人,大约为八分之一。

  美国科技的发达,得益于它的科技政策。而这个政策的形成,应该说起始
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了解这一过程,对中国的科技管理人员、高等教育领导人、
以及普通科技术工作者,都是有益的。

  一般来说,美国的大学从事科学研究始于南北战争之后。进入二十世纪,美
国的科学研究仍旧只存在于少数精英大学的少数实验室,资金主要来自慈善机构,
如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卡乃基基金会。除此之外,还有工业企业及政府军事部门的
研究,如贝尔实验室、联邦政府的海军部,等等。在1940年以前,美国几乎没有
政府统一规划的科学研究。联邦政府对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的主要资助渠道就是
农业部根据《赠地法案》给“赠地大学”(Land-Grant Universities)农业试
验站的年度拨款。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国家科学院(NAS)有人主张科学研究应该为
国家服务,并且成立了“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NRC),其目的就是要促进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的研究,为国家的安全和福利服
务。不过,NRC的领导人有意独立于政府,拒绝政府的经费,因此很难说NRC达到
了自己预想的目的。不过,NRC利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捐款,建立了庞大的“博
士后奖研金”,支持美国毕业的博士到欧洲进修。这些人,后来成了美国高等教
育和科学研究的骨干力量,第一批博士后中就出了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
阿瑟·康普顿。

  1933年,罗斯福总统成立了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由麻省理工学院
(MIT)的校长卡尔·康普顿(阿瑟·康普顿的哥哥)任主席。这个委员会的目
的是要统一掌管全国的科学研究,但它只存在了两年就无疾而终了。不过,“科
学顾问委员会”的一个深远影响就是卡尔·康普顿把MIT的副校长万·布什
(Vannevar Bush)引进到全国科技政策的决策圈。布什从此开始左右美国的科
技政策。

  万·布什出生于1890年,1916年获得MIT的博士学位。他在1931年研制成功
的“微分分析仪”(Differential Analyzer)被认为是电子计算机的先驱,他
也自认为是“电脑之父”。1932年,布什被任命为MIT的副校长。在被康普顿拉
入“科学顾问委员会”之后,布什迅速与哈佛大学校长科南特、贝尔实验室总裁
杰维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鲍曼等人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这几个人筹
划出了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国家防务研究委员会”
(NDRC)。

  NDRC成立于1940年6月,布什任主任,主要成员包括上面提到的那几个人。
这个机构直接受美国总统领导,连经费也来自总统控制的紧急基金。如果要为美
国现行的科研体制寻找源头的话,这个源头就是NDRC。布什的一个主要决策就是
所谓的“合同制联邦主义”(Federalism by Contract),其实质就是联邦政府
自己不设立研究机构,而是通过签订研究合同的方式,把科学研究任务下放到大
学或私营公司。NRDC在成立之后的第一年就与41所大学和研究机构、22家公司签
订了二百多个科研合同。

  1941年7月,罗斯福总统建立“科学研究与开发办公室”(OSRD),由布什
领导。OSRD是美国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领导全国科学研究的总指挥部,著
名的“曼哈顿工程”(原子弹研制)、雷达研制、青霉素的大规模生产及人工合
成等项目都是在它的领导下完成的,而NDRC则演变成了一个咨询机构。OSRD的最
大客户就是MIT,它从前者手中得到了价值一亿美元以上的研究合同,超过了英
国同期全国的科研费用,相当于哈佛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从OSRD得到合同金额之
和。而这三所大学从OSRD得到的科研合同金额占美国所有大学从OSRD得到的金额
总数的70%以上。

  1944年底,布什知道盟国的胜利不可避免,于是开始考虑战后美国科研政策
的走向。他以罗斯福总统的名义起草了一份给他自己的信件,要求他探讨如何将
OSRD的经验应用于支持战后美国的科研。这年11月,罗斯福第四次当选美国总统。
两周后,总统就把这封信件正式交给了布什。这个信件要求布什回答四个问题:
第一,如何将军事知识公诸于世,也就是军事科研成果的民用;第二,如何组织
医学研究;第三,政府如何资助公共和私有机构的科学研究;第四,如何建立一
个有效的方式来发现和培养美国的科研人才。

  布什根据总统的这个命令,组织人马,起草了一份研究报告,标题就是:
《科学——无尽的战线》(Science - The Endless Frontier)。这份报告可
以说是美国科技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美国现代科研政策的基石,被誉为
“开创新纪元的文件”。这份文件也是布什的得意之作,他个人的思想和意志贯
穿整个报告的始终。《科学——无尽的战线》的中心思想就是,科学研究是国家
强盛、人类进步所必需的,因此政府有责任来支持、资助人类在这个领域的活动。
它建议由联邦政府出资成立一个完全由科学家控制的“国家研究基金会”
(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下设国防、自然科学、医学等部门,分别
掌管各自的研究。

  不过,罗斯福总统的去世使布什的设想没有能够实现,而布什与杜鲁门总统
之间不同的政治理念以及个人矛盾,导致后者决定不支持《科学——无尽的战线》。
OSRD在1945年解散,布什离开白宫,转向美国国会,争取通过立法手段实现自己
设想的“国家研究基金会”。在国会,布什的“由政府出钱,但不受政府管束”
的科学研究管理体制受到了民主党人的严重挑战。争论的焦点有三个:即这个基
金会由谁来出资,由谁来控制,谁将从中受益。布什是典型的共和党人,他的想
法也非常明确,即由联邦政府出资,但由科学家控制,至于谁从中得利则语焉不
详。而民主党参议员凯尔高(Harley Kilgore)则主张由联邦政府出资和控制,
并且特别提出政府扶持的科学研究,受益人应该是美国公众。

  参议员凯尔高为什么要强调政府扶持的科学研究,受益人应该是美国公众呢?
前面提到,布什控制的OSRD研究经费分配极不均衡,他的母校MIT得到的合同金
额超过美国所有大学获得合同金额总数的三分之一。MIT能够从一个手工技校演
变成一个世界一流大学,布什所起的作用大于MIT历史上的任何校友。另外,在
OSRD签发给大学的研究合同中,90%流向八所大学;给公司的合同中,40%流向
十个公司;从中获得的专利,90%的所有权归到大公司的名下。所以,布什在第
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作为,以及他的“国家研究基金会”计划,具有明显的“精英
主义”特色,实际上还是要继续由少数人控制政府资金,资助他们认为的“好科
学”。而凯尔高则强调政府控制,资金分配考虑地理分布,研究成果归政府所有,
等等。

  1950年,美国国会终于通过了《国家科学基金会法案》(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Act),决定建立“国家科学基金会”,即著名的NSF。虽然这个机
构的名称来自凯尔高的提案,但一般认为,它的宗旨更接近布什的设想。至今,
NSF认定布什是自己的创始人。

  NSF在成立的第二年仅有区区十五万美元的预算,1952年也仅得到三百五十
万美元的拨款,相当它向国会要求拨款的十分之一。只是在1957年,前苏联发射
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枚人造地球卫星之后,NSF的命运才发生了改变。1959年,它
得到的国会拨款超过一亿三千万元,比前一年多出整整一个亿。

  但是,在1945年到1957年这段时间,美国联邦政府的各个机构纷纷自动和不
自动地承担了资助大学科研的责任。首先,成立于1945年、受美国海军控制的
“海军研究办公室”(The Office of Naval Research, ONR)成了美国大学
校园中科学研究的最大施主。1946年,当它被国会授权成立之后,它控制两千四
百万美元的研究经费,与美国的81所大学签订了177个研究合同,扶持600多个科
研课题。在1948年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上,80%的论文注明受到ONR的资助。除了
ONR,成立于1946年的“美国的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
掌管了原子能科学的研究。在1949年,美国大学内来自联邦政府的科研资助款有
96%来自国防部和原子能委员会。

  与此相似,对医学研究的扶持重任,则落到了“国家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的肩上。

  NIH 的前身可以上溯到成立于十九世纪末的“卫生实验室”(The Hygienic
Laboratory),当时归财政部的“公共卫生服务局”(Bureau of the Public
Health Service)管辖。1930年,“卫生实验室”改名为“国家卫生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注意,Institute是单数)。在此之后,相
继成立了国家癌症研究所、国家精神卫生研究生、国家心脏研究所等机构。1948
年,根据《国家心脏法案》(National Heart Act),“国家卫生研究所”改名
为“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注意,Institutes
是复数),实际是一个研究所群体。1953年,“公共卫生服务局”,连同NIH,
归入新成立的卫生、教育、福利部。

  NIH的主要任务是自己从事医学研究,其实并没有扶持本身以外其它单位研
究的功能和能力。但在OSRD解散之后、NSF成立之前,布什把OSRD签订的医学研
究合同转移给了NIH,由它代管。从1946年起,NIH开始向大学提供研究资金,这
就是它的所谓的“院外”(Extramural)功能的开始。(Extramural是拉丁语,
有“大墙之外”的意思)。到了1950年,NIH的院外资助金额已经超过一千万美
元,NSF回天无力了。

  2000年,美国联邦政府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支出(Federal Obligations
for Research)超过380亿美元,其中NIH占大约170亿,国防部占大约50亿,能
源部和太空署各约40亿,而NSF只有27亿,是总数的7%。[资料来源: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Division of Science Resources
Statistics]。

  参考文献
舸昕,《从哈佛到斯坦福》。东方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北京。
Bush, Vannevar. 1945. Science - The Endless Frontier. ARNO Press. Reprint
Edition, 1980. New York, NY.
Greenberg, D. S. 1999. The Politics of Pure Scienc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hicago, IL.
Kleinman, D. L. 1995. Politics on the Endless Frontier: Postwar Research
Policy in the United States. Duke Universoty Press. Raleigh,NC.
Leslie, S. W. 1993. The Cold War and American Science.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NY. 
Zachary,G. P. 1999. The Endless Frontier: Vannevar Bush, Engineer of the
American Century. MIT Press. Cambridge, MA.

(XYS20030511)

 


原载:新语丝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