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人文 和而不同

杨叔子

共生互动
科学所追求的目标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研究和认识客观世界及其规律,是求真。科学是一个知识体系、认识体系,是关于客观世界的知识体系、认识体系,是逻辑的、实证的、一元的,是独立于人的精神世界之外的。
人文所追求的目标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满足个人与社会需要的终极关怀,是求善。我们的活动越符合社会、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就越人文,就越善。所以,人文不仅是一个知识体系,认识体系,还是一个价值体系,伦理体系;因而人文不同于科学,人文往往是非逻辑的、非实证的、非一元的,是同人的精神世界密切相关的。
科学是求真,但科学不能保证其本身方向正确,这既包括研究方向,也包研究成果应用的方向。20世纪科技的高度与迅速发展,不仅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福利,同时也产生了许多众所周知的严重的负面影响。例如,采用基因技术,将人与黑猩猩进行某种杂交,肯定会出现一种新的生物,这种新的生物是否比人更聪明、更健康?这绝对是一个科学问题,但绝对不能进行,绝对比起克隆人还更反“应该”、反伦理、反人类。显然,科学需要人文导向,求真需要求善导向。
人文是求善,但人文不能保证其本身基础正确,可能事与愿违。“应该是什么”的“应该”一定要合乎“真”。据说,过去在我国某沙漠地区进行绿化,绿化自然“应该”;然而,当时并没有弄清沙漠下面水的情况,谁知该处水不多,树种下去,开始有水,蓬勃生长,一旦此水吸尽,树全死了,比绿化前还糟,沙漠下面的水都没有了。显然,人文需要科学奠基,求善需要求真奠基。
然而,科学与人文是共生的,是互动的,有以人文导向的科学,也有以科学奠基的人文,这就是“是什么”与“应该是什么”的“交集”,即数学上所谓的“交集”。既善又真,是“交集”。不处于“交集”中的“是什么”,有两类:一类反善、反伦理、反“应该”,就决不能做;一类不反善、不反伦理、不反“应该”,就应该按实际情况去处理,而决不能采取“急功近利”的实用主义态度来对待,因为其中不少是十分基础性的研究。历史已再三表明,这些基础性的研究不仅满足了人类精神世界中好奇的需要,而且其中不乏对后来重大的科技创新发挥了巨大作用的研究工作。不处于“交集”中的“应该是什么”,也是一样,也有两类:一类反真,反科学,导致反“应该”,就不能做。一类并不反真,不反科学,也无现实的恶果,就不能形而上学地去禁止,因为其中不少是美好的大胆的愿望、幻想、希求。历史也已一再表明,人类许多了不起的科技成果正是前人美好的大胆的愿望、幻想、希求所导致的,人类许多坚韧不拔的前赴后继的奋斗是受此激励的。是的,“风物长宜放眼量”。
相同互通
科学与人文,“本是同根生”,同源共生,存在着“交集”。其根、其源、其交都在实践之中,即杰出的科技大师与卓越的文艺大师,乃至出色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都是承认与尊重客观实际,提炼与抽取客观实际的本质,探索与揭示客观实际规律的。科学固然如此,人文亦复如是:
第一,人文文化、人文知识承认与尊重客观实际。李白写的“日照香炉生紫烟”这一诗句,此时日光射在香炉峰瀑布上,呈现出紫色,而非五彩缤纷,很可能就是由于水珠直径大抵同紫光光波波长相同,导致产生紫光的“全漫射”,而且漫射强度同光波波长的4次方成反比,紫光在可见光中光波又最短,因此,“生紫烟”不足为怪了。
第二,人文文化、人文知识提炼与抽取客观实际的本质。漫画家懂得数学,懂得现代数学“拓朴学”,漫画家笔下的那寥寥几笔,不管如何夸大,确把对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因为那几笔不是一般的几笔,而是所刻画的对象这个几何图形在“拓朴学”中的图形“特征不变量”。
第三,人文文化、人文知识探索与揭示客观实际的规律。曹雪芹的《红楼梦》这部撼人心弦的巨著,内容是描述了以贾府为中心的四大家族的兴衰,思想上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内部的尖锐矛盾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死亡这一无可抗拒的客观规律;“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远远不是指王熙凤一人,而是指一切即将死亡的阶级与社会。
相异互补
科学与人文共生互动,相同互通。然而,科学毕竟是科学,人文毕竟是人文,既彼此密切相关,又相互明显区别,即“和而不同”。相关,表明可以互通,可以互补;区别,相异,表明应该互动,应该互补,以求共同和谐的发展,以求有利于高素质高级人才的培养。科学与人文正因为相异,就还需彼此互动互补,以求有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与成长,这主要表现为:
第一,有利于形成正确的人生追求:人生的追求,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科学是求真,人文是求善;但求真需求善为其导向,求善需求真为其奠基。求真是负责,求善是负责,求真与求善的结合,即求得“是什么”与“应该是什么”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全面的对社会负责。
第二,有利于形成完备的知识基础:科学知识是关于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知识,人文知识是关于同精神世界密切相连的知识。古今中外大家,不论是科技大家,还是文艺大家,还是政治、军事大家,他们所具有的知识一般都是较为完备的。
第三,有利于形成优秀的思维品质:优秀的思维应包含两个基本点,一是正确,一是能有原始性创新能力。科学思维主要是严密的逻辑思维,这是正确思维的基础;而同人文文化有关的思维主要是开放的形象思维,直觉、顿悟、灵感,这是原始性创新思维的主要源泉。
第四,有利于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人作为人,首先是动物,必须有物质生活;而且还是人,必须有精神生活。一个健康的生活应包括:一是物质生活主要应合乎生理健康,一是精神生活主要应合乎心理健康。前者主要取决于科学,后者主要取决于人文,而且,这两者还是互动的,而且往往心理健康在一定程度上起着更重要的作用,心理健康的本质就是脑健康,可以说,脑健康是一切健康的前提。
第五,有利于形成和谐的个人同外界的关系。科学承认外界,人文关怀外界,只有既承认外界,又关怀外界,才能同外界和谐,即同他人、同集体、同社会、同自然界和谐,乃至达到“天人合一”。
和而创新
从某一角度上看,科学是在讲“天道”,人文是在讲“人道”;固然,“天人合一”,在更深层的意义上是指“天道人道合一”;但从某一角度上看,也可指科学与人文的互动、互补、交融、合一。“天人合一”,是中华民族文化一大精华,特别在今天更为国内外一切有识者所公认。
我国面对着世界科技的高度发达与急速发展,面对着国际上激烈的国力竞争,而我国的科技相对工业发达国家的又有相当大的差距,在高科技领域中严重缺乏原始性创新,纵观历史,横看世界,无疑我国应高度重视作为第一生产力的科学技术及其发展。但是,历史表明:人是世间第一个可贵的因素,“人是生产力中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只看到科技,看到物,而没看到研究、开发、发展与运用科技的人,没看到人文,丢失了人,就丢失根本就丢失一切,当然也丢失科技。
没有科学的人文是残缺的人文,人文有科学的基础与科学精髓。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残缺的科学,科学有人文的精神与人文的内涵。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没有先进技术,就是落后,一打就垮,痛苦受人宰割;而没有民族传统,没有人文文化,就会异化,不打自垮,甘愿受人奴役。
我深信,特别是在今天,学习人文文化,加强人文陶冶,提高人文素养,对于一个科技工作者而言,是不同而和,至少有两大作用:第一,陶冶与纯洁思想感情,升华精神境界,树立对国家、对民族的高度责任感,此曰“钟情于爱国”,这就是大德;第二,活跃与完善思维能力,开启人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的固有灵性,发挥人类进化500万年来所形成的巨大潜力,此曰“极利于创新”,这就是人材。无才,寡用;无德,多害;富才缺德,灾难!富才厚德,大幸!爱国与创新,德与才,科学与人文,不可缺一。
(转贴自《科学时报》本文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