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為萬物之母

4
王道還(生物人類學者)



《發現時間的人》傑克‧雷普卻克著 郭乃嘉譯 麥田出版



哥白尼日心說、牛頓萬有引力定律、達爾文演化論,是現代科學史三大突破,它們塑造了現代宇宙觀,難怪不主修科學的人,說起哥白尼革命、牛頓革命、達爾文革命,也能有模有樣。

其他的科學突破,即使現在已是常識,由於缺乏顯而易見的「人文說法」,一般人無所用心,科學界又只顧向前看,前輩科學家篳路藍縷的艱辛,就少有人在意了。本書主角赫頓(一七二六─一七九七)就是個例子,有多少人知道他是現代地質學之父呢?

赫頓出生於蘇格蘭愛丁堡,是愛丁堡皇家學會的創始會員(一七八三)。不過,赫頓的經歷與眾不同。赫頓十七歲從愛丁堡大學畢業,由於不想當律師,再回母校研究醫學,後來到巴黎大學醫學院遊學,最後在荷蘭萊登大學得到醫學學位。一七五○年,赫頓回愛丁堡與同學合資開設工廠,以兩人發明的化學方法利用煤灰,生產助焊劑,賺錢後再到接近英格蘭的邊境經營農場。等他一七六七年回愛丁堡定居,已是衣食無虞的紳士了。

赫頓發展嶄新的地質學說,愛丁堡、蘇格蘭的地質特徵,他的務農經驗以及他對化學實務的理解,都提供了重要線索。簡言之,地球表面飽經風霜,以人世尺度來衡量,「其始也無痕,其終不可知」。怎麼說呢?

因為地表受各種自然力量侵蝕,形成土壤;土壤逐漸沉積大洋;海底沉積層因自身的重量(高壓)、地心的熱力(高熱),形成新岩層;然後,地心高熱(造成火山爆發、地震的力量)將新岩層推升到海平面之上,讓它再度接受風刀霜劍的洗禮……這個岩層循環,既破壞歷史,也創造歷史;於是推斷「地球的年齡」,甚為無謂。

另一方面,西元一世紀羅馬人在蘇格蘭建築的道路,可以當做測量時間的尺:要是一千七百年的風雨、踐踏都不足以讓石板形銷骨蝕,那麼嵯峨崢嶸的海岸、峭壁,得花多少時間雕琢?

答案是「深不可測」(deep time)。這是極具破壞力的革命觀念,令上帝在六千年前創世的聖經年代學,難以自圓其說。赫頓在一七八五年發表這套地質理論,解放了地球史的緊箍咒。美國已故古生物學家古爾德認為,現代地質學對人類思想最獨特也最有影響力的貢獻,就是「深邃時間」觀念,因為它為生物演化論鋪了路。時間者,萬物之母。

可惜,這只是西方人的觀點。在東方,滄海桑田的感悟,動輒千萬年的輪迴觀,怎麼沒有促成地質學或演化論?

【2004/05/23 聯合報】 @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