礬在我國古代丹藥煉製中的角色

 

郝俠遂

(淡江化學系,本會會友)

 

 

我國古代並沒有硫酸、硝酸、鹽酸等這些液體無機強酸,但醫藥學家與煉丹方士卻成功地利用礬、鹽及硝的配合,可以在加熱後產生具有強烈化學活性的無機強酸,利用在煉丹與製藥的工藝上。本文以鉛丹、輕粉與白降粉的製造過程來說明此項巧妙的應用。

關鍵字:鉛丹、輕粉、白降粉、明礬、膽礬、甘汞、昇汞

 

 

礬有明礬、膽礬、綠礬、黃礬、皂礬等幾種,在我國很早就把它們應用在淨水、製藥、染色、防腐等方面,製造的方法也很成熟 ([1]),([2])。在我國古代若干種丹藥的煉製中,礬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在由礦物和金屬製造各種無機化學產品的過程中,必需要用到一些無機強酸,化學反應才可順利進行。而我國古代並沒有硫酸、硝酸、鹽酸等這些液體無機強酸,但我國古代在醫藥學家與煉丹方士卻成功地製造出了一系列無機化合物。根據這些產品的原料與製程來歸納與分析,我們可以發現,礬類的利用以及礬與硝、鹽的結合使用,起了關鍵性的作用。礬與一些無機鹽類一起加熱會產生強酸,如礬與硝一起加熱,便會產生硝酸;礬與鹽及([3])一起加熱,就會產生鹽酸。因此,有了它們的參與,很多反應就可順利進行了。所以礬類及這些混合物,可以用「固體強酸」這個名詞來形容。現在以鉛丹、白降丹、輕粉的製造過程為例,說明在它們的煉製過程中,礬類所扮演的角色作一簡要敘述:

 

鉛丹的煉製

鉛丹,主要成份是氧化鉛,分子式是Pb3O4(或寫成2PbOPbO2),為橘紅色粉末,民間常用作顏料。鉛丹在我國的使用與製造很早,《范子計然》([4])一書中就有「黑鈆之醋化為黃丹,丹再化之為水粉。」([5]) 的記載。在《神農本草經》中已列有「鉛丹」,說它「主土(吐)逆胃反,驚癇癲疾,除熱下氣」可作為藥物,且已經知道它是有毒性的。《神農本草經》又說鉛丹「煉化還成九光,久服通神明」,可能已被視為可服之令人羽化而登仙的仙丹了。在秦俑坑中陶俑出土之後,李亞東先生對陶俑的紅色彩繪顏料所進行鑑定,判斷其中就含有鉛丹([6]),說明我國大約在先秦時期就知道如何製造鉛丹,而且已應用到顏料上了。

鉛丹最早是用「煎煉法」來製造的,就是把黑鈆(鉛)置於鐵釜中加熱,使之熔化,然後不斷攪拌,直到慢慢氧化成鉛丹。這種工藝,東漢末年狐剛子的《粉圖經》中「九轉鉛丹法」([7]),有詳細的描述。這種製造方法雖然很簡便,但是反應相當的慢,操作又很費工,當然操作的匠人一定很容易遭受到鉛中毒。

到了晉代,有一種利用硝石、硫黃煉製鉛丹的所謂問世,姑可稱之為「硝黃法」。《名醫別錄》中對此有所記載:

「以鉛一斤,土硫黃一兩,硝石一兩。先熔鉛成汁,下醋點之,滾沸時下硫黃一小塊,續更下消石少許,沸定,再點醋,依前下消、黃少許,待消、黃沸盡,炒為末,乃成丹也。」([8])

到了明代,製備鉛丹的工藝有了很大的改變,由於用到了礬與硝,使得鉛丹的製造有很大的進步。這種工藝中實際上是在礬類參與下,利礬與硝加熱產生的硝酸來溶解黑鉛,成了硝酸鉛,再進一步把硝酸鉛分解、氧化,製成鉛丹。這種反應速率很快,反應也很完全,而且產物也容易清洗純化,就逐漸成了鉛丹製備的標準法,可以用「硝礬法」來稱它。《本草綱目》對此方法有所論及:

「今人以作鉛粉不盡者,用硝石、礬石炒成丹。若轉丹為鉛,只用連鬚蔥白汁拌丹慢煎,鍛成金汁傾出,即還鉛矣。貨者多以鹽、硝、砂石雜之。凡用,以水漂去硝、鹽、飛去砂石,澄乾,微火炒紫色。地上去火毒。」

這種方法借助了礬與硝加熱產生強酸的作用,以現代名詞來說,是無機化學合成的程序,這在當時是全世界最先進的方法。1875年英國蒲洛山(C.L.Bloxam([9])著述的《ChemistryInorganic and Organic with Experiment and Comparison of Equivalent and Molecular Formulas》中所介紹製造鉛丹的方法還是以金屬鉛粉緩慢加熱氧化,這與東漢狐剛子「九轉鉛丹法」的方法,基本上是類似的,而蒲洛山的這本書要比《本草綱目》晚了近兩百年。

 

輕粉與白降丹的煉製

汞與氯的化合物有兩種,第一種是氯化亞汞Hg2Cl2,是正一價的亞汞(Hg+)與氯的化合物,俗稱甘汞,在中藥裏稱為「輕粉」。第二種是氯化汞HgCl2,是正二價的汞(Hg2+)與氯的化合物,俗稱昇汞,在中藥裏稱為「白降丹」。兩者外觀有些相似,都是白色粉末,又都是以丹砂、水銀、鹽、礬等原料煉製而成的,在古代都各有許多別名與俗名,如「粉霜」、「水銀霜」等,煉丹家們又給它們取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隱名,因此古人常把它們弄混淆了,甚至有些醫士與方士還沒弄清楚這是兩種物質,所以不能根據古藥方的名稱來判斷該藥方的實際藥物。如果根據這些別名出現在古籍上的先後和年代,來判斷我國最初製造這些藥物年代的早晚,會很容易誤判。

北京大學的趙匡華教授,曾經對這種丹藥的一些典型配方作了模擬試驗([10]),基本上已經弄清楚了各類配方的產物,以及這兩種化合物的最早製造年代。趙匡華教授指出,這兩種氯與汞的化合物可能是我國人工合成的第一批無機化合物。因此在我國化學史乃至世界化學史中都占有重要地位。這裡要強調的是:從這兩種丹藥的煉製史中可以看出,這項成就的取得和煉製方法的逐步成熟,要歸功於礬 鹽和礬 鹽的利用。

我國早期煉丹術是從煉製丹砂([11]) 開始的,所謂「丹」,最初含義就是指紅色丹砂。在煉製丹砂時,方士們往往混入其他一些物質,例如在煉製「五毒方」([12]) 時,就是將丹砂與膽礬、雄黃等加在一起合煉的。若是方士們將丹砂、戎鹽一起煉製時,便會得到白色的粉末,這便是我國最早煉得氯化亞汞的基本配方。經過趙匡華教授的模擬試驗已可確認,如此煉製所得的產物是甘汞(氯化亞汞)。這一類配方出現最早的文獻,是在成書於西漢或東漢初的《太清金液神丹經》([13])中,它的配方中包括水銀、硫黃、鹽、曾青([14])、礜石([15])。稍晚出現於西晉時的「崔氏方」中([16]),這個配方更簡練,僅僅只有水銀、硫黃和鹽三物。但據模擬試驗的結果,用這類配方煉製甘汞,反應較慢,產率也低,還常常混有水銀在其中,品質較差。

到了東晉、南北朝到隋這一段時期,有些方士又在上述配方中加入了礬類,於是在煉製過程中就有了三氧化硫SO3這種氧化劑的參與,這樣一來,情況就變得比較複雜了,並且使得煉製昇汞的效果大為提高。隋代的方士蘇元明在他所撰《太清石壁記》(卷中)中記載有「水銀霜法」([17]),其煉製所用原料有水銀、鹽、朴硝、太陰玄精、敦煌礬石等。其中敦煌礬石就是含硫酸銅CuSO4的膽礬。

經趙匡華教授的模擬試驗可以知道,如此煉製所得的「水銀霜」就是昇汞,這是我國現存古籍中製備昇汞的最早記錄了。其反應式可寫成為:

Fe2(SO4)    Fe2O3   +   3 SO3

CuSO4 [膽礬]      CuO   +   SO3

Hg  +  2 SO3   +  2 NaCl     HgCl2 [昇汞]   +  Na2SO4  +  SO2

但如果把「水銀霜法」配方中的膽礬更換為明礬(主成份為硫酸鋁鉀)或皂礬(主成份為硫酸鐵),則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經模擬試驗判明,其產物卻是甘汞而非昇汞。《嘉祐補注本草》是宋代醫官掌禹錫在仁宗嘉祐年間所撰,中有「水銀粉法」,就是這類配方的典型。([18])其原文如下

「升輕粉法:用水銀一兩,白礬二兩,食鹽一兩同研不見星,鋪於鐵器內,以小烏盆覆之。篩灶灰,鹽水和,封固盆口,以炭打二炷香,取開,則粉升於盆上矣,其白如雪,輕盈可愛。一兩汞可得升粉八錢。又法:水銀一兩皂礬七錢,白鹽五錢,用研,如上煉製。」

如果用現代的化學方程式來表示,這個煉製過程中的反應為:

12 Hg  +  4 KAl(SO4)2 [明礬]   +  12 NaCl  

6 Hg2Cl2 [甘汞] + 2 K2SO4  +  6 Na2SO3 + 2 Al2O3

2 Hg  + FeSO4 [皂礬]  +  2 NaCl   Hg2Cl2 [甘汞] +  Na2SO3  +  FeO

採用明礬、皂礬和鹽煉製甘汞(輕粉),反應快,產率高,產品精白,成為後世煉製輕粉的標準方法,一直到今日還在沿用。

在「水銀霜法」中以汞與膽礬為原料,產物是昇汞。在反應過程中有氧化鐵Fe2O3與氧化銅CuO生成,而此兩者恰好對昇汞的生成有催化的效能,這是古代方士與醫藥學家不自覺地利用了催化劑,當然這是在長時間嘗試錯誤的實踐中,累積出來的寶貴經驗,這一點在我國的化學史中,應該會留下紀錄的。

同樣是在宋代,我國也出現了「礬 鹽法」來製造昇汞,實質上這就近乎是利用了「無機強酸」的強烈反應能力。宋人所纂《靈砂大丹秘訣》([19])中的「粉霜法」是這種處方的例證。它的煉製法如下:

「明信半兩,白礬四兩,鹽二兩,焰硝半兩,汞二兩,皂礬二兩。在同一處細研,不見汞星為度。以鐵銚內炒成末,堆在大碗內,蓋之,濕紙塞縫,再用好泥封之。冷取下,掃取霜。右取前霜一兩,同鹽、礬各二兩細研,人水火鼎中,依靈砂法升之即是。」

這個煉製昇汞HgCl2的化學反應方程式可寫為:

Hg + 2 NaCl + 2 KNO3 + Al(SO4)3

HgCl2+ Na2SO4 + K2SO4 + Al2O3 + SO3+ 2 NO2

明信又稱信石,是天然氧化砷As2O3礦石,所以照上述配方所得到的「粉霜」中顯然會含有As2O3。元代以後稱昇汞HgCl2為白降丹,昇汞是劇毒物,能腐蝕惡肉並具有強力的殺菌作用,As2O3的摻入更會增強其療效,是中醫常用的外科藥物。

《中國煉丹術與丹藥》一書中介紹了《外科正宗》、《醫宗金鑑》、《瘍醫大全》以及吳夢湘、張四賢等醫書和名醫所推薦的白降丹配方達二十四種,都是以水銀、硝石、明礬、食鹽四物為基本原料。宋元之後,以此四物為基本原料的處方一直是白降丹的標準製造方法。

由前述鉛丹、輕粉與白降粉的製造過程來看,利用礬、鹽及硝的巧妙配合,可以在加熱後產生具有強烈化學活性的無機強酸,在我國古代的煉丹與製藥的工藝中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作者校對)


 

談五種礬石與「黑礬」

 

劉廣定

(臺灣大學化學系,本會會友)

 

 

從五色石脂與幾種礬石之化學成分探討「黑礬」究為何物。作者以為即「涅石」

關鍵詞:五色 石脂 礬石 黑礬 含煤黃鐵礦

 

一、前言

    中國人因傳統的陰陽五行思想,分類常用「五」以配合「五行」。如金屬有金、銀、銅、鐵、錫五金;人之內臟有心、肝、脾、肺、腎五臟,目、舌、口、鼻、耳五官;味有酸、苦、甘、辛、鹹五味,聲音分宮、商、角、徵、羽五音,顏色則分青、赤、黃、白、黑五色。而且在相生、相剋上彼此有關連。如醫藥服食方面,晉人葛洪的《抱朴子》「仙藥」篇中認為:

若本命屬土,不宜服青色藥;屬金,不宜服赤色藥;屬木,不宜服白色藥;屬水,不宜服黃色藥;屬火,不宜服黑色藥。以五行之行,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金剋木故也。

此乃因青為木,赤為火,黃為土,白為金,黑為水的緣故。而五臟之肝屬木,心屬火,脾屬土,肺屬金,腎屬水;五金之銀屬金,鐵屬火,鉛(錫)屬水。故如《正統道藏》之丹書《大洞煉真寶經修伏靈砂妙訣》中就說:

銀性戾,服之傷肝;鐵性堅,服之傷肺;鉛性濡滑而多陰毒,服之傷其心。

因此對於某些傳統中醫而言,藥石的顏色是相當重要的。

 

二、五色石脂

    中國的「本草」中有「五色石脂」和五種顏色的「礬石」,今先說「石脂」及其化學組成。《列仙傳》卷三有云:

陵陽子明姓竇,漢銍鄉人。釣魚於涎溪,得白魚,腹中有書,即教子明服食之法。子明遂上黃山,採五色石脂,服之三年,龍來迎去。

《神農本草經》卷一有「五色石脂」:

青石、赤石、黃石、白石、黑石脂等味甘、平,主黃疸,洩利,腸澼,膿血,陰蝕下血赤白,邪氣癰腫,疽痔惡瘡,頭傷癢瘙,久服補髓益氣,肥健不飢,輕身延年,五石脂各隨五色補五藏,生山谷中。1

但陶弘景《名醫別錄》則分五條敘述。五種石脂藥性不同,用途亦不同:2

    青石脂,味酸,平,無毒,主養肝膽氣,明目,治黃膽……

    赤石脂,味甘,酸,辛,大溫,無毒,主養心氣,明目,益精……

    黃石脂,味苦,平,無毒,主養脾氣,安五藏,調中……

    白石脂,味甘,酸,辛,無毒,主養肺氣,厚腸……

    黑石脂,味鹹,平,無毒,主養腎氣,強陰……

在「黑石脂」條下說明「一名石涅,一名石墨」。

按「涅」義為黑色,伊博恩與朴柱秉認為石脂即Saxony earth,黃石脂黃色矽黏土,Lithomarge,亦稱Fuller’s earth(漂白土),黑石脂即石墨,白石脂為白高嶺土,赤石脂為红高嶺土。3章鴻釗曾以白石脂為高嶺土(又稱高嶺玉即白堊)。赤石脂為紅高嶺。4近人郭蘭忠主編《礦物本草》也以「白石脂」即高嶺土,為含鋁礦物分解產物,主要成分為含水矽酸鋁。含二氧化矽46.5%,氧化鋁39.5%,水14.0%,及、鎂、鈣等雜質;5「赤石脂」也是高嶺上的一種,主要成分為水化矽酸鋁及少量氧化鐵、氧化亞鐵、三氧化鉻、二氧化錳等;6而「黃石脂」主要化學成分為水化矽酸鋁鉀與氫氧化鐵水合物。7

 

三、五種礬石 [20]

    「礬石」即《山海經》中的「涅石」。清嘉慶初年孫星衍輯校《本草經》時以《說文》無「礬」字,故作「涅石」。但《太平御覽》卷九八八引魏人吳普之《吳普草本》已作「礬石」,晉葛洪《抱朴子》「內篇」卷四「金丹篇」有「五靈丹經法」云:8

用丹砂、雄黃、雌黃、石硫黃、曾青、礬石、慈石、戎鹽、太乙餘糧,亦用六一泥及神室祭醮合之,三十六日成。

《太平御覽》卷九八五亦有此丹法,但名為「五帝雲丹方」,無「雌黃」而有「礜石」,「太乙餘糧」作「太一禹餘糧」。故知魏晉已有「礬」字。日本醫者森立之據《醫心方》認為應作「燓石」。北京大學趙匡華教授從之。唯據段注《說文解字》,《玉篇》《廣韻》有焚無燓,知燓即焚之譌。實則《醫心方》中「焚」「燓」互見,故知段玉裁之言可信。王筠默、王恆芬輯校之《神農本草經校註》作「樊」似亦似欠妥。唐代之《新修本草》卷三「礬石」條有註云:

謹按:礬石有五種:青礬、白礬、黃礬、黑礬、絳礬。然白礬多入藥用。青黑二礬療疳及諸瘡,黃礬亦療瘡生肉兼染皮用之。其絳礬本來綠色,新出窟未見風者,正如瑠璃,陶及今人謂之石膽,燃之赤色,故名絳礬矣。

宋代《圖經本草》也列五種:

礬有五種,其色各異,謂白礬、綠礬、黃礬、黑礬、絳礬也。白礬則入藥及染人所用者;綠礬亦入咽喉口齒藥及染色;黃礬丹灶家所需,時亦入藥。黑礬唯出西戎,謂之皂礬,染鬚鬢藥或用之。絳礬本來綠色,亦謂之石膽,燒之赤色,故有絳名,今亦稀見。

到了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卷十一則說「不止於五種也」且各有異名。如「白礬」有「白君、雪礬、明礬、雲母礬、波斯白礬」等名,並云:

黑礬,鉛礬也,出晉地,其狀如黑泥者為崑崙礬,其狀如赤石脂有金星者為鐵礬,其狀如紫石英引之成金線,畫刀上即紫赤色為波斯紫礬,並不入服餌藥,唯丹竈及瘡家用之。

方以智《物理小識》卷七則說:

青礬乃煤石所煉者,《本草綱目》未載也。樟樹礬場取煤炭之石,石有銅色,謂之銅石,即以細煤燒而圍之,以礬場水淋其鹹,入釜重煮,冷則成礬……安福出銅炭,即煤中有銅星者也。

這些顏色不同的礬究是什麼?章鴻釗認為「白礬」即今之明礬,至於「青礬」,他說:10

由銅石或銅炭出者是為青礬,可以染黑,故亦謂之皂礬。又即綠礬,煤炭中有銅星者實即磺鐵,非銅也。昔人以其色黃如銅,率稱銅石,又名銅炭,即其物已磺鐵由硫合鐵而成。今之青礬亦有硫有鐵,則礬出於此,其理自合。

也就是說他認為「青礬」即「綠礬」,含硫和鐵。伊博恩與朴柱秉亦以「白礬」乃「明礬」為帶結晶水的硫酸鋁鉀。煅燒後脫去結晶水,是為「枯礬」;「綠礬」是硫酸亞鐵,可用為染料及肥料,但有時醋酸銅亦稱綠礬。「黃礬」為硫酸鐵。11

近北京大學趙匡華在全面介紹中國古代的礬化學時也確認「白礬」即明礬,化學式為KAlSO42‧12H2O,(或K2SO4‧Al2SO43‧24H2O)在200℃以上焙燒能脫水成為白色粉末KAlSO42,即「枯礬」。「綠礬」為硫酸亞鐵FeSO4‧7H2O,「黃礬」有兩種,其一化學式為KFeSO42OH6,另一為Fe2SO43‧9H2O。「膽礬」為硫酸銅CuSO4‧5H2O藍色結晶。「絳礬」為綠礬焙燒後的硫酸亞鐵再氧化而成三氧化二鐵(Fe2O3)紅色粉末,「敦煌礬石」則是含膽礬的黃礬。12淡江大學郝俠遂13及上述《礦物本草》書中都同意趙匡華的這些看法,又島尾永康所著的《中國化學史》書中14也提到明礬、綠礬、黃礬三種染料,並以「涅石」為黃鐵礦。

 

四、「黑礬」試探

由於五色礬石中「黑礬」究是何物,除上引蘇頌《圖經本草》和李時珍《本草綱目》之說法外,未見近人有道及者,因試為探。

首先須說明,中國古時並無現代化學「純化合物」之觀念,「本草」中之「玉石」類多為採集天然產物。「礬石」與現代之「礬」並不一定具有相同定義。如上文所引《新修本草》有「絳礬本來綠色,新出窟未見風者,正如瑠璃」之說,故知「綠礬」可取天然產出,並不經焙燒。

由於「礬石」與「五色五脂」都是「玉石類」的「上品」,與「金類」不同。古人不致將「黑礬」與黑色金屬製品如氧化銅,硫化亞錫等混淆。中國所產礦石原為黑色或煅燒呈黑色的並不多,且如磁石雖為鐵黑色,但性質與礬石明顯不同,亦不會誤判。前文已可確定「石墨」是「黑石脂」,故也不是黑礬石。《山海經》卷三「北次三經」中記「賁聞之山」「孟門之山」都說「其上有蒼玉,其下多黃堊,多涅石」。據《說文》,「涅,黑土在水中者也」,故「涅石」應指「黑礬石」。按《考工記》已有染黑(緇)之法,《淮南子》「俶身訓」則有「以涅染紺,則黑於涅」之說。曹元宇就說「涅石因能染皂,恐專指綠礬」。15吳淑生和田自秉也認為春秋戰國時代染黑的煤染劑是「青礬」,也就是「涅」。16至於李時珍所謂「黑礬,鉛礬也」,很可能只是形容其顏色。

前文已述,我國傳統只有「五色」,「青」「綠」是不分的,也因此「綠礬」又稱「青礬」。趙匡華曾說:「現代學者通過地質調查,已弄清楚有一種黃鐵礦常與煤礦伴生,所以它呈黑色」。17這應是古代染黑所用「涅石」的來源。由於「綠礬」也是用來染黑的,故又稱「皂礬」。另《神農本草經》中已有許多「青」色的礦石藥都是銅鹽,如空青、曾青、白青、扁青等;《宋會要輯稿》卷四二六九又言「….等處有皂土,堪煎青礬」。故綜合上述可以推測,早期的「涅石」就是唐代起「本草」的「黑礬」,亦即混有煤質的黃鐵礦。唐人所謂五色礬石中的「青礬」乃指後來的「綠礬」。

 

後記:「本草」中之「黑礬」究係何物,久縈於懷。章鴻釗、曹元宇、島尾永康、趙匡華等諸前輩皆未言及。近同好聚會時郝俠遂會友介紹新作「我國古代礬的使用與製造」,惜亦缺黑礬。遂整理舊藏資料,撰成斯篇,以向同好會友請教。(作者校對)

民國第二壬午十月望日


 

[1] 趙匡華,《自然科學史研究》,第4卷第2期,北京,1985

[2] 郝俠遂,《淡江史學》,第13期,196-203頁,台北,2002

[3] 讀音如撓,是氯化氨NH4Cl的天然礦石。

[4] 據云為春秋時代之作品,後已佚亡,殘篇散存於《太太御覽》、《藝文類聚》、《昭明文選註》等書中,漢代人將之集成冊。

[5] 劉廣定,《科學月刊》172期,151-152頁,台北,1986

[6] 李亞東:「秦俑彩繪顏料及秦代顏料史考」,《考古與文物》,第3期,1985

[7] 見《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九),《道藏》總第585冊。

[8] 見明劉文泰《本草品匯精要》(卷五),人民衛生出版社,1982

[9] 本書於光緒八年(1882)由英國傅蘭雅(JFryer)和徐壽譯述,命名《化學鑑原補編》刊行。見《中固科學技術史稿》下冊,科學出版社,1982

[10] 趙匡華,《自然科學史研究》,第2卷第3期,北京,1984

[11] 丹砂又稱朱砂,因貴州辰州盛產,固又名辰砂,化學成份是硫化汞HgS,六方晶系紅色固體。與碳酸鈉共熱則可生成金屬汞,為提煉汞之重視原料。

[12] 成份可能是氧化砷As2O3與硫酸亞汞Hg2SO4的混合物。

[13]《太清金液神丹經》,見《道藏》洞神部眾術類總第582冊。

[14] 曾青就是藍銅礦,CuCO3Cu(OH)2

[15] 礜石又名毒砂,主要成分有鐵、砷、硫。

[16] 唐王燾:《外台秘要》,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經余居藏版,1955

[17]《太清石壁記》,見《道藏》總第582 ~583冊。

[18] 李時珍:《本草綱目》中「水銀粉」條。

[19] 江蘇新醫學院:《中藥大辭典》下冊第1870頁,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

1王筠默,王恆芬:《神農本草經校註》,吉林科學技術出版社,1988127頁。

2尚志鈞:《名醫別錄》(輯校本),人民衛生出版社,1986年,10-11頁。

3 Read and Park, Chinese Materia Medica. A Compendium of Minerals and Stones, 2nd Ed. (1936),

pp. 36-38.

4 章鴻釗,《石雅》中編。

5 郭蘭忠主編:《礦物本草》,江西科學出版社,199559-61頁。

6 同前書62-68頁。

7 同前書72頁。

8 據王明校釋本78頁。

9 同註1123頁。

 

 

10 同註4

11 同註371-74頁。

12 趙匡華:《自然科學史研究》42期,106-119頁(1985),《中國科學技術史,化學卷》,506-517頁,科學出版社,1998年。

13 郝俠遂:《淡江史學》,13期,195-203頁,2002年。

14島尾永康:《中國化學史》,東京,朝倉書店,1995160-161頁。

15 曹元宇:《本草經》,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7年,33頁。

16 吳淑生、田自秉:《中國染織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63頁。

17 前引《中國科學技術史,化學卷》,50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