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也是科学——借题发挥论“熊良山现象”
时间:2004年8月20日 作者:田力 来源:学术批评网

所谓熊良山现象,是指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熊良山胡批《老子》,并向学生讲授,得到某些名人和官员的支持,被媒体广泛宣传,就要向全国推广,因而可能贻害学术、贻害青年的这么一种现象。那么,这样一种现象,与科学有什么关系呢?

在这里,我们又碰到了一个被不少人长期忽略的话题,那就是“社会科学也是科学”。虽然这话不断有人讲,但实际上不少人不以为然。“什么社会科学,还不是红口白牙两片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有了熊良山现象,大家可以看看,社会科学中的事,是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平心而论,社会科学的声誉,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社会科学研究者自己给弄坏的。什么风来了就跟什么风跑。要批什么了,他比谁批得都起劲,批得比谁的调门都高。要尊崇什么了,他又吹得比谁都起劲,吹捧的调门又是比谁都高。总共不过十几二十年,甚至只有几年光景,行外人还能看不出一点门道来!于是这些年来,有些人就乘某种东风,开始作践起传统文化来。先是作践《周易》,现在又来作践《老子》。看来,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那几部好书,不作践个完,作践个够,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然而,社会科学毕竟是科学,所谓科学,就是要弄清事物的真相。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是什么就不是什么。丁是丁,卯是卯,容不得胡说乱讲。社会科学的这种本性,势必会召唤一部分研究者,实事求是、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研究对象,并且为维护社会科学的尊严,保证社会科学的正常发展而斗争。这就是陈鼓应教授、王煜教授在熊良山现象正烈火烹油、锦上添花之时,要兜头泼上一盆凉水的原因,也是南郭不平先生“路见”不平,要吼上一声的原因,还是李荫远院士要气愤地发话、邢东田编辑要专门致电谴责熊氏的原因。

社会科学也是科学。维护社会科学的尊严,是每一个社会科学工作者不容推缷的责任和义务。事情还不止此。

《周易》被作践的重要结果之一,就是算命先生满天飞。《老子》被作践的结果又将怎样呢?我们在熊良山的“浅释”中看到了,什么“太上老君坐镇大道轴心指挥着大道的运行”,什么要“修道”,要“修德”,要“修出谷神”,要“修出阳神”等等,等等。这是要干什么呢?

特异功能热或者说是气功热才刚刚过去不久,许多所谓气功大师的名言、高论还都言犹在耳,经过这段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些话的含义,也会知道这些话将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而熊氏的老师孙享林,正是一位气功大师。他于1998年创立“……功”。只可惜生不逢时,第二年就是法轮功被摧毁,孙享林也就未能成什么大气候。于是,他矛头一转,指向了素质教育。素质教育不是重视青少年道德教育吗,那么,我就来给你讲道德。不仅是道德,而且是“道德经”,道德之经!?但是他告诉你,这道德之道,是太上老君创立的,而太上老君正坐镇大道的轴心指挥着大道的运行呢!

我们的一些官员,一些行外名人,太容易轻信了,以为《道德经》就是讲“道德”的,讲《道德经》就可以提高学生的道德。熊氏的《道德经浅释》中就有一篇讲学了《道德经》如何端正入党动机的事。而杨院士的序言也说熊氏的书“符合落实三个代表这一重要思想”。看来,南郭不平在他的文章中说,过去以为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现在是不是又以为一部或者半部《道德经》就可以治天下。是不是呢?

互联网消息,孙享林曾经在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北京大学、青岛大学等高等学府讲授老子《道德经》。最新消息,北京市某县民政局于今年六月邀请孙享林、熊良山等做报告。此后还有多少民间的、官方的单位、部门会邀请他们?不得而知。此事使我们不由得不想起曾经满天飞舞过的大师们,至于孙、熊二氏是否能够借助某种东风腾飞起来,那就非鄙人所能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