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齐民要术》看古代农学与儒学的关系

 

                 乐爱国

       

在中国古代科技体系中,农业科技是最为发达的,中国科技史家们认为,“中国古代农学著作之丰富,实为世界第一,约有56百种之多”①。然而,中国古代科技是在以儒家文化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孕育和发展起来的,因此,发达的中国古代农业科技必然受到儒家文化的积极的影响。

在古代农学发展史上,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是古代农学体系形成的标志。贾思勰,齐郡益都(今属山东)人,曾任高阳太守,北魏时期的农学家。他的《齐民要术》共十卷,九十二篇,内容丰富,“起自耕农,终于醯醢,资生之业,靡不毕书”②,涉及精耕细作、选种播种、作物栽培、果木种植、畜禽饲养、食物加工等等许多方面。《齐民要术》“采捃经传,爰及歌谣,询之老成,验之行事”,其中也吸取了儒家思想以及儒家经典中大量有关农学方面的知识,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齐民要术》吸收了儒家的民本、农本思想。贾思勰在《齐民要术》的“序”说:

 

  盖神农为耒耜,以利天下。尧命四子,敬授民时。舜命后稷,食为政首。禹制土地,万国作乂。殷周之盛。《诗》、《书》所述,要在安民,富而教之。

 

这段论述源自《汉书·食货志》,其中吸收了《周易》、《尚书》、《诗经》等儒家经典中的民本、农本思想;尤其是“《诗》、《书》所述,要在安民,富而教之”一句,实际上是把儒学与农学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据《论语·子路》中记述,孔子到卫国,“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这就是所谓对百姓要“富而教之”。《齐民要术》还说:

 

《书》曰:稼穑之艰难;《孝经》曰:用天之道,因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论语》曰:百姓不足,君孰与足?③

 

儒家讲仁爱,落到实处,也包括富民;讲孝道,也包括赡养父母,所以要发展农业,要“不违农时”,以保证“黎民不饥不寒”④;因此也就需要发展农业科技。贾思勰对儒家经典中有关民本、农本思想的引述,旨在说明他的《齐民要术》是以儒家经典为根据的,是对儒家民本思想的落实。

 第二,《齐民要术》吸收了儒家的“三才之道”。儒家的“三才之道”至少可以追溯孟子所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⑤后来的荀子也说要“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中得人和”⑥,还说:“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⑦《易传》则明确讲天、地、人三者的统一,提出“三才之道”。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吸收了这一思想,其中说道:

 

     顺天时,量地利,则用力少而成功多。任情返道,劳而无获。⑧

       

《齐民要术》要求遵循天时、地宜的自然规律,而不赞同仅凭主观而违反自然规律的“任情返道”,这就是要实现天时、地利、人力的三者统一。《齐民要术》还说:

 

 《孟子》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谚曰:“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鎡錤,不如待时。”又曰:“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稊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⑨

 

《齐民要术》对于《孟子》的这些引述,同样是为了说明遵循自然规律对农业生产的重要性;同时,也可以从中看出儒家“三才之道”的思想与古代农学的密切关系。

 第三,《齐民要术》还吸收了儒家经典中有关农业科技方面的许多知识。儒家经典中包含着丰富的古代科技知识,也包括农学知识。《齐民要术》一书对儒家经典中的农业科技知识有较多的引述,大致可分为两类:

 其一,对儒家经典中动植物知识的引述。比如,《齐民要术·种瓠第十五》有:“《卫诗》曰:匏有苦叶。毛云:匏谓之瓠。《诗义疏》云:匏叶,少时可以为羹,又可淹煮,极美;故云:瓠叶幡幡,采之亨之。八月中,坚强不可食,故云:苦叶。”《齐民要术·种枣第三十三》有:“《尔雅》曰:壶枣;边,要枣;櫅,白枣;樲,酸枣;杨彻,齐枣;遵,羊枣;洗,大枣;煮,填枣;蹶泄,苦枣;皙,无实枣;还味,棯枣。”等等。

 其二,对儒家经典中有关农事安排的农学知识的引述。比如,《齐民要术·种谷第三》有:“《礼记·月令》曰:孟秋之月,修宫室,坯垣墙;仲秋之月,可以筑城郭,穿窦窖,修囷仓,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畜菜,多积聚;季秋之月,农事备收;孟冬之月,谨盖藏,循行积聚,无有不敛;仲冬之月,农有不收藏积聚者,取之不诘。”《齐民要术·水稻第十一》有:“《周官》曰:稻人掌稼下地;以潴畜水,以防止水,以沟荡水,以遂均水,以列舍水,以浍写水,以涉扬其芟,作田;凡稼泽,夏,以水殄草而芟夷之;泽草所生,种之芒种。”此类引述在《齐民要术》中还有很多。

 应当说,贾思勰的《齐民要术》是一部与儒家文化有着密切关系的农学经典;儒家文化不仅从思想上而且从知识层面上对《齐民要术》的形成产生积极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这部经典对于中国古代农学的发展以及后世的农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仅这一点而言,就可看出儒家文化对于中国古代农学的积极影响。

 在儒家文化作为主流文化的背景下,古代农学家大都认真研读过儒家经典,这对于他们的价值观以及知识结构的形成都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他们研究农学,无论是研究动机,还是研究方法,都与儒家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他们的农学著作还包含了大量儒家经典中的有关知识。从这一意义上说,古代农学家大都是有着儒家思想并且是饱读儒家经典的儒家学者,他们的农学著作大都是包含了儒家经典知识并且是在农学领域中延伸的儒学著作。中国古代曾有过辉煌的科技,尤以农业科技最为突出,这一成就的取得与儒学的发展密切相关。儒家的民本、农本思想推动了古代农业科技的发展,儒家经典中所包含的古代农学知识不仅是古代农业科技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成为古代农学家研究农业科技的知识来源,从而推动中国古代农业科技的发展。

       

注释

杜石然:《中国科学技术史稿》(下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323页。

贾思勰:《齐民要术》“序”。

《齐民要术》“序”。

《孟子·梁惠王上》。

《孟子·公孙丑下》。

《荀子·富国》。

《荀子·天论》。

《齐民要术·种谷第三》。

《齐民要术·种谷第三》。

         

注:该文以拙著《儒家文化与中国古代科技》(中华书局200212月版)第144147页为基础,略有增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