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杉歌

                 

                    胡先骕

 

纪追白垩年一亿,莽莽坤维风景丽。

特西斯海亘穷荒,赤道暖流而温煦。

陆无山岳但坡陀,沧海横流沮洳多。

密林丰薮蔽天日,冥云玄雾迷羲和。

兽蹄鸟迹尚无朕,恐龙恶蜥横婆娑。

水杉斯时乃特立,凌霄巨木环北极。

虬枝铁干逾十国,肯与群株计寻尺。

极方季节惟春冬,春日不落万卉荣。

半载昏昏黯长夜,空张极焰光朦胧。

光合无由叶乃落,习性余留犹似昨。

肃然一幅三纪图,古今冬景同萧疏。

巍升珠穆朗玛峰,去天尺五天为眩。

冰岩雪壑何庄严,万山朝宗独南面。

冈达弯拿与华夏,二陆通连成一片。

海枯风阻陆渐干,积雪冱寒今乃见。

大地遂为冰被覆,北球一白无丛绿。

众芳逋走入南荒,万果沦亡稀剩族。

水杉大国成曹郐,四大部洲绝侪类。

仅余川鄂千万里,遗孑残留弹丸地。

劫灰初认始三木,胡郑揅几继前轨。

忆年远裔今幸存,绝域闻风剧惊异。

群求珍植遍遐疆,地无南北争传扬。

春风广被国五十,到处孙枝郁莽苍。

中原饶富诚天府,物阜民康难比数。

琪花琼草竞芳妍,沾溉万方称鼻祖。

铁蕉银杏旧知名,近有银杉堪继武。

博闻强识吾儒事,箋疏草木虫鱼细。

致知格物久垂训,一物不知真所耻。

西方林奈为魁硕,东方大匠尊东壁。

如今科学益昌明,忆见泱泱飘汉帜。

化石龙胲夸绿丰,水杉并世争长雄。

禄丰龙已成陈迹,水杉今日犹葱茏。

如斯绩业岂易得,密辞皓首经为穷。

琅玉宝笈正问世,东风伫看压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