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恩(Kuhn)的台湾评论集

清大历史所傅大为

从1985年孔恩「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的台译本(新桥译丛)在台湾发行后,至今已经超过15年了。在这之中,此译书不断地再版,后来授权有问题则干脆以影印本取代,到后来取得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正式授权,乃至由远流重新出版,其中波折甚多,但国内的需求则从未间断过。除此之外,国内的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界、社会学或甚至广义的社会科学界、科学教育界、乃至科学界本身,对此书的兴趣与研究,也可说不绝如缕。在孔恩过世之后,东海大学社会系与中研院社会所的「台湾社会学研究」期刊,还主办了一个孔恩的纪念研讨会,其中的文字,后来分别刊登在「台湾社会学研究」与「当代」的两个专题中。 显而可见,这20年来,虽然「后─孔恩」的 science studies(科技研究)已经有大幅度的新发展,但是对孔恩的古\经典性思考,还有他在「科学革命」一书以后的新观点,如他的「分类树结构」理论等,国内学界都仍然保持着高度的兴趣。

虽然有高度的兴趣,但是这十几二十年来,台湾学界对孔恩思想的研究、阐发或批评的成果究竟如何?就我所知,至今台湾学者在国际期刊或专集上,针对孔恩而作的研究,大概只有三、四篇。但是对于英文论文,国内一般读者的接受度当然不大,至于其经典作「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的台译本本身,翻译善恶如何,当初还引起一点争论,也不容易有定论。但是,英文论文外,台湾学者的中文论文、还有硕博士论文等,无论是专研孔恩思想本身、或是以孔恩的一个概念而
大加发挥者,在我们简单地搜寻后,发现论文数量不但很多,而且是惊人的多。

这种论文集中在岛内诸学界的现象,十分有趣。就我比较熟悉的相关学界,如科史、科哲、科教、与社会学这几个比较专业地来研究孔恩思想的学门而言,过去倒是有起码的联系与交流,而本评论集中所收的论文,主要也是从这几个学门中来的。这几个学门,也对照呼应了孔恩在美国学术界中比较有交流与联系的那些学术领域。但是,孔恩思想的美国网络,不一定要在台湾的学术网络中作相对应地复制。令人觉得很有趣的,我发现,在台湾的一些其它我不熟习的领域中,却也有相当多使用「孔恩式概念」的论文。我现在就粗略描述一下那些领域中的「孔恩现象」。

大致上,我是透过对论文标题还有发表刊物性质的考虑,作了个审慎保守的估计。时间范围是最近的十年。在前面提过的科史、科哲、科教、与社会学的部分,大概共有三十篇左右。但是,令人惊讶地是,在下列这些学门中,过去十年总共大概倒有四十篇左右!它们是:

一般文史哲(6篇)、公共行政(5)、法学与司法(4)、教育(3)、警察(3)、政治(3)、传播(2)、广告学(2)、企管理(2)、(以下学们均为一篇)女性主义、宪政、心理、宪兵学术、书法、体育、宗教、图书馆、人事管理等。

大致而言,这四十篇左右的一群,主要的讨论题材,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以孔恩「典范转移」等相关观点,作为一方法论的架构,来描述讨论作者自己领域中近来的变迁或「革命」。另一种,则是以孔恩的重要概念如「不可共量性」、「异例」、「危机」等,来讨论自己学科中的相关问题。

如果我把我所熟悉的学门(如科史、科哲、科教、社会学)那三十篇称作 A组,而我不熟的那四十篇称作 B组(一般比较具「应用」性),那么大概的情况是,A组不清楚 B组的进行状况,反之 B是否清楚 A,我也不知道。但不论如何,近十年来的台湾,孔恩理论的发酵与渗透,可以触及到A、B两个学门群。如此广泛的范围,在新奇理论极易流行的台湾,我们不能不说,这个有点古意的、七八零年代的孔恩思想,在世纪末后现代的台湾,仍然有相当的影响力。

可是,虽然有影响力,但其影响型态,可能主要的是纵向的,也就是孔恩的英文与翻译作品,直接影响到 A、B 两组学门群中学者的问题意识。但是总的来说,可能比较缺乏横向的影响型态,也就是说在这六七十篇论文中,彼此互相引用、互相讨论的情形,可能要少很多。固然,这种引用型态,是台湾作为一个国际学术界的(半)边缘地带的通病,但是,话说回来,本中文评论集的印行,也正是为了加强上述这个横向的学术影响型态、并为加强台湾相关学术界本身的 凝聚力与讨论风气而设。

在目前本评论集中,有十篇论文、一篇书评、一篇座谈会部分纪实,我简单分类介绍如下。首先,林正弘、方万全、傅大为、陈瑞麟的这四篇,主要是科哲与科史方面的「古典」论文。徐光台的论文则衔接了科哲、科史与科教这三者。苑举正则企图连结科哲与社会学。顾忠华以孔恩的理论架构来讨论与反省社会学与经济学的发展史,林崇熙则把孔恩的「常态科学」概念拿到晚近发展的 science studies 脉络中来检讨。最后,社会学家朱元鸿以语艺学的风格来颠覆式地「纪念」孔恩,而物理学家高涌泉也以「孔恩与费曼」的对比作为讨论架构,客气但又不失针贬之意地来讨论孔恩的科学观。除此十篇之外,傅大为的书评对中国学者吴以义着的「库恩」一书(东大出版:讨论孔恩的中文专书),作了仔细的评论。而以孔恩、史华慈、杜维明为主的一场哈佛座谈会,则饶有兴味地企图把中国文化、历史,与孔恩的问题意识三者,作个有趣的对话。

最后,写一点我个人对台湾的孔恩思想脉络之感想。从我在美国作研究生时代与当时作博士后的程树德一起翻译孔恩的书到今天,已经超过十五年了。在这段不算短的时光中,虽然我自己的思想取向与研究领域,都起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对于孔恩的科哲与科史的理论与观点,我始终抱持着高度的兴趣与敬意。特别在教学、基础考试等项目上,我都一贯把孔恩的观点看成是重要的参考坐标,是学生们在我们这一行必要的基础认识之一。就如前面提过,在后现代「流动」的台湾,新奇理论极易流行,学界文化圈习惯于紧紧追求西方新说,但是,孔恩的思想观点,可说是我在智性上的古典之爱,是我在随波逐流的西潮大海中的一块盘石。

当然,西方学术的发展也是不停留的。孔恩在上世纪末的骤然过世,他经营已久的「知识分类树」新理论、还有对「不可共量性」的新观点,至今仍然迟迟未能透过他的遗稿而出书问世。作为一个有真信仰的科学家、科哲与科史学家,孔恩后来却与晚近发展的 science studies,特别是其中的「社会建构论」学派,渐行渐远。而同时,近来更有如 Fuller 等社会取向很强的哲学家,重新检讨美国二次大战后所发展出来的科哲与科史研究传统,认为它们孤立科学、远离社会关怀等,并且要孔恩(因为他的成功?)负很大的责任云云。但是我想,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发展,Fuller讨论孔恩的大书也才刚出版没多久,自然非本专辑里面许多论文所讨论的对象。而今天 science studies 的多面发展,或它与台湾「科技与社会」诸面向的关系,都非孔恩个人过去所能处理或想象的了。所以,在本评论集中,这方面的新问题,我们基本上不去处理,也许俟诸下一本孔恩的进偕评论集吧。

结尾不能不提一些感谢。这本评论集,除了陈瑞麟与高涌泉的论文,是专门为此集子而写之外,其它论文等,大部分都已经在其它期刊、杂志、文集中刊载过,我们在此特别一一注出,并感谢这些刊物很快应允我们重新集结出书:朱元鸿、苑举正、还有傅大为的书评,过去曾刊于中研院的「台湾社会学研究」(第二期,1998);顾忠华、林崇熙二文,曾刊于「当代」杂志第132期 (1998)。徐光台的论文,曾刊于中研院的「欧美研究」第28卷第二期 (1998),傅大为关于H2O的论文,曾刊于中研院欧美所第四届美国文学与思想「研讨会论文选集」的哲学篇 (1995),而林正弘的论文,则在第二届美国文学与思想研讨会论文集中刊过(1991)。还有方万全的论文,则于香港的新亚学术专刊第九集中刊过(1989)。最后,本评论集能够集结出书,要谢谢元鸿、巨擘等朋友的提议、催促、与全力的支持!

 


原载“台湾STS虚拟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