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十二年榜葛剌貢麒麟之起因與影響

張之傑

 

國人早知有長頸鹿,且將之比附為麒麟。明成祖永樂十二年,榜葛剌(今孟加拉)貢麒麟。鄭和下西洋後,榜葛剌年年進貢,當時阿拉伯人掌控東西海上貿易,榜葛剌為回教國家,獲取長頸鹿應非難事。榜葛剌以長頸鹿入貢,可能和費信《星槎勝覽》所載永樂十年之出航有關。此次入貢影響深遠,鄭和第四次出使西進至波斯灣,以及永樂十三年麻林貢麒麟,都可能與之有關。

關鍵詞:麒麟、長頸鹿、鄭和下西洋、侯顯、星槎勝覽

 

壹、前言

明成祖永樂十二年(1414),榜葛剌(今孟加拉)的使臣把一濟[1]等帶著一隻長頸鹿來到北京,擇期向大明汗[2](永樂帝)進獻。

這時鄭和已四下西洋[3],東南亞及印度洋各國紛紛由海道前來進貢。據《明史》成祖本紀及卷三二六榜葛剌傳,榜葛剌永樂六年首次入貢,接著永樂七年、八年、九年、十年,年年入貢。永樂十一年停了一年,但永樂十二年卻帶來一隻中國人從未見過的長頸鹿。

長頸鹿是現代用語,明代稱為祖剌法或麒麟。祖剌法,是阿拉伯語音譯。[4]至於麒麟,據馮承鈞考訂,係索馬利語giri對音。[5]早在東晉,國人就知道有長頸鹿這種動物,當時稱為駞牛[6]宋代開始有徂臘的稱謂[7];至於將長頸鹿附會為麒麟,可能也始於宋代。[8]中國與非洲往來甚早,東非沿岸出土大量中國文物,「多到很難相信是經過中間的貿易商之手。」[9]

永樂十二年九月吉日,榜葛剌貢使晉見永樂帝,皇帝大悅,詔翰林院修撰沈度寫了一篇〈瑞應麒麟頌〉,又命宮廷畫師畫下麒麟圖像,並將〈瑞應麒麟頌〉以工筆小楷抄在圖上。[10]這幅〈明人畫麒麟沈度頌〉軸,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為榜葛剌所貢麒麟確為長頸鹿留下最真實的紀錄。[11]

麒麟是一種傳說的瑞獸,據說只有太平盛世才會出現,沈度在〈瑞應麒麟頌〉的序中說:「…迺永樂甲午秋九月,麒麟出榜葛剌國,表進於朝。臣民聚觀,欣慶倍萬。臣聞聖人有至仁之德,通乎幽明,則麒麟出。…」在頌文中,更是極盡歌功頌德之能事:「於赫聖皇,迺武迺文。…惟十二年,歲在甲午。西南之陬,大海之滸實生麒麟,形高丈五。…詠詩以陳,頌歌聖主。」

貳、國際形勢和海上貿易

在動物地理學上,長頸鹿是伊索匹亞區(即非洲區)動物。根據《明史》英宗前紀,正統三年(1438)榜葛剌又貢過一次麒麟。不產長頸鹿的榜葛剌怎會貢麒麟?筆者認為,這和當時的國際形勢、海上貿易以及鄭和等出使西洋有關。

在地理大發現之前,阿拉伯人控制東西海上貿易。他們的單桅三角帆帆船並不大,但憑著冒險犯難的精神,和熟練的航海技術,卻能往來於東非、西亞、印度次大陸、東南亞和中國之間。[12]鄭和等出使西洋時,回教在亞、非兩洲的分布,已和現今相若。此時榜葛剌已是回教國家[13],阿拉伯人也在東非建立若干城邦[14],現今馬來西亞及印尼的蘇門答臘及爪哇等地,已開始或已經皈依回教。[15]

經由通商和朝聖,亞、非回教國家間的來往理應相當頻繁。鄭和是回教徒,據說其父曾往麥加朝聖。鄭和出使帶著若干翻譯人員,《瀛涯勝覽》的作者馬歡就是其中之一[16]筆者曾對照鄭和下西洋和阿拉伯人的通商航路,發現兩者基本一致[17],由此可略窺下西洋和阿拉伯人海上貿易活動間的關係。

據文獻記載,阿拉伯人的單桅三角帆帆船除了載運一般貨物,還將阿拉伯半島和索馬利亞的馬匹輸往印度,甚至將緬甸和斯里蘭卡的大象運往印度。[18]單桅三角帆帆船既然能夠載運馬匹和大象,載運長頸鹿當然不成問題。透過回教世界的海上貿易,榜葛剌獲得東非的長頸鹿也就不足為奇了。

參、中國與榜葛剌

榜葛剌貢麒麟,和明初的海上活動有關永樂三年六月鄭和首次奉詔出使西洋,五年九月回京,而榜葛剌於永樂六年首次遣使入貢,兩者的關聯性不言可喻。事實上,外國入貢的頻率和出使活動息息相關,只要鄭和一出使,貢國的數目就明顯增加。翻閱《明史》成祖宣宗本紀,就可以看出兩者的相關性。

《明史》卷三二六榜葛剌傳,敘述中國與該國來往:「永樂六年,其王靄牙思丁遣使來朝,貢方物,齎賜有差七年,其使凡再至,攜從者二百三十餘人,帝方招徠絕域,頒賜甚厚自是比年入貢十年,貢使將至,遣官宴之於鎮江既將事,使者告其王之喪,遣官往祭,封次子賽勿丁為王十二年,嗣王遣使奉表來謝,貢麒麟及名馬方物。禮官請表賀,帝勿許明年遣使齎詔使其國,王與妃大臣皆有賜。正統三年貢麒麟,百官表賀。明年又入貢。自是不復至。」除了正統朝,兩國來往都在下西洋時期。麒麟首先由榜葛剌入貢,應該和兩國間的邦誼有關。

肆、貢麒麟之起因

鄭和下西洋期間,軍人費信曾四次跟隨船隊出航,在所著《星槎勝覽》卷首,列有四次出航起迄時間及所至國家:第一次第三次第四次(永樂七年、十三年、宣德六年)跟隨正使鄭和(參與第三第五第七次下西洋);第二次「於永樂十年,隨奉使少監楊敕等往榜葛剌國,開讀賞賜,至永樂十二年回京。」[19]伯希和指出,楊敕似為楊敏之誤。[20]馮承鈞《星槎勝覽》校注也指出,楊敕為楊敏之誤。[21]以下行文改作楊敏。

費信這次出航不見《明史》,在時間上與鄭和第四次下西洋雖有重疊,但起迄不同,顯然分屬兩次行動。《星槎勝覽》榜葛剌條:「永樂十年併永樂十三年,二次上命太監侯顯[22]等,統領舟師,齎捧詔敕,賞賜國王王妃頭目。」馮承鈞認為,此處疑有脫文,既然卷首列有楊敏,「原文殆作上命少監楊敏、太監侯顯等。」[23]可見費信的第二次隨船出航,長官有楊敏侯顯。楊敏可能是副使——或為費信的直屬長官,侯顯應為特使。

上引《明史》卷三二六榜葛剌傳:「十年,貢使將至,遣官宴於鎮江既將事,使者告其王之喪,遣官往祭,封次子賽勿丁為王。」「遣官往祭,封次子賽勿丁為王」大概就是永樂十年費信那次出航的目的。所遣之「官」,當為太監侯顯。當時航海,為了借助季風,都是天寒時西去,天暖時東歸。筆者推想:榜葛剌的使臣於永樂十年夏季或初秋來到中國,成祖得知曾遣使來貢的國王靄牙思丁去世,立刻命侯顯前往榜葛剌祭祀和敕封新王,這兩個任務必須及時,於是當年冬季,侯顯率領的艦隊出航,費信于役其中。

費信《星槎勝覽》記載這次出使甚詳,晉見榜葛剌王時:「其王恭禮拜迎詔,初叩謝加額,開讀賞賜。受畢,鋪絨毯於殿地,待我天使,宴我官兵,禮之甚厚。…宴畢,復以金盔、金繫腰金盆金瓶贈我天使,其副使皆以銀盔、銀繫腰、銀、銀瓶之類…」從文義來看,副使不只一人,楊敏應為副使之一;而「天使」顯然為侯顯。《明史》卷三二六榜葛剌傳也記載此事,內容襲取《星槎勝覽》,惟較簡略。

這次出使,費信雖說「隨奉使少監楊敏等往榜葛剌等國」,但往榜葛剌祭祀和敕封應為主要任務。費信等永樂十二年回京,很可能率同榜葛剌貢使東來。鄭和下西洋期間,貢使隨同中國艦隊回國極其平常。《明史》卷三○四鄭和傳:「(永樂)五年九月,和等還,諸國使者隨和朝見。」《瀛涯勝覽》滿剌加國[24]、南浡里國[25]、錫蘭國[26]、柯枝國[27]、古里國[28]、祖法兒國[29]、忽魯謨斯國[30]、天方國[31]等條,都有隨同回航寶船前來進貢的記載。下西洋期間,貢使隨同使者前來應為常態。費信等永樂十二年回京,同年榜葛剌貢麒麟,兩者很可能同行。

永樂十三年,侯顯再度奉命出使榜葛剌。《明史》卷三○四侯顯傳:「十三年七月[32],帝欲通榜葛剌,復命顯率舟師以行」未說明出使目的筆者推測,可能和回聘榜葛剌貢麒麟有關。侯顯曾參與鄭和第三次下西洋(永樂六年奉詔,九年回京)[33]。永樂十年出使榜葛剌,十二年回京,同年榜葛剌貢麒麟。十三年再度出使榜葛剌。侯顯連續三次出航,且恰在這段時間麒麟入貢,個中因果耐人尋味。

《明史》卷三○四侯顯傳:「其王賽佛丁遣使貢麒麟及諸方物,帝大悅,錫予有加。」既為侯顯傳,「帝大悅,錫予有加」當針對侯顯,而非榜葛剌使臣。如筆者解讀無誤,則侯顯促成榜葛剌貢麒麟已昭然若揭。

伍、貢麒麟之影響

永樂十三年,麻林(今肯亞麻林地)貢麒麟,大臣夏元吉撰〈麒麟賦〉,其序文:「永樂十二年秋,榜葛剌國來朝,獻麒麟。今年秋麻林國復以麒麟來獻,其形色與古之傳記所載及前所獻者無異。臣聞麒麟瑞物也,中國有聖人則至。昔軒轅時來游於囿,成康之世見於郊藪,是後未之聞也。今兩歲之間而茲瑞載至,則盛德之隆,天眷之至,實前古未之有也。…」[34]

永樂十二年秋榜葛剌貢麒麟,隔年秋麻林來貢,兩者似乎有其關連性。據伯希和考證,鄭和第一二、三次下西洋只到印度,第四次才到達波斯灣。[35]李約瑟說,第四次下西洋「有的船隊則再到東印度各地,而另一路則(以錫蘭為基地)從事孟加拉(榜葛剌)、馬爾代夫(溜山國)到奧莫茲(忽魯謨斯)波斯回教王國的探險。在這個時候,在阿拉伯文化區域中,包括東非海岸的阿拉伯城邦,也發生了探險興趣。」[36]

筆者推測,榜葛剌貢麒麟,未到中國之前,消息可能已傳至鄭和船隊,於是西進波斯灣,尋求麒麟等奇名異寶。鄭和此行永樂十三年回國,如不能帶回麒麟豈不大失顏面!如果上述推測正確,則永樂十二年榜葛剌貢麒麟一事,其影響實非同小可。

陸、結論與討論

永樂朝的海上活動,起初主要是為了尋找失蹤的惠帝,但演變到後來,卻變成宣揚國威和搜尋奇名寶物。永樂十二年榜葛剌貢麒麟,可能和《星槎勝覽》所記永樂十年的一次出使有關。這次出使,特使為侯顯,副使為楊敏等,目的為祭祀舊王、敕封新王。《星槎勝覽》的作者費信參與這次行動。

這次出使永樂十二年回京,貢使可能隨同出使船隊東來。至於榜葛剌怎麼知道中國人重視麒麟,並將長頸鹿比附為麒麟?不外兩種可能:一,榜葛剌「比年入貢」,貢使得知中國重視麒麟,且將祖剌法比附為麒麟,因而主動往東非購買,或以其園囿已有的祖剌法作為貢品。其二,通過下西洋,國人得知「麒麟」確有此物,於是授意以之作為貢品。兩說都能成立,但文獻無徵,已無從稽考。

筆者蠡測,榜葛剌貢麒麟,可能和鄭和西進波斯灣,及永樂十三年麻林貢麒麟有關。或曰:鄭和能知否悉榜葛剌貢麒麟之事?回教國家海上往來頻繁,鄭和艦隊與侯顯艦隊不應不相往來,消息應可傳到鄭和耳中鄭和得到消息後會有什麼反應?為了顏面,當然是西進波斯灣,前往產地附近尋求鄭和有足夠的時間嗎?祝允明《前聞記》下西洋條記述第七次下西洋各站航程,從錫蘭到波斯灣的忽魯謨斯(今伊朗赫姆茲)計四十五日。自忽魯謨斯回航,二月十八日起錠,六月二十一到達江蘇太倉,計一二○日。[37]鄭和前往波斯灣尋求麒麟,在時間上頗有餘裕。

得知榜葛剌將貢麒,鄭和西進波斯灣,激起阿拉伯世界的響應,於是有永樂十三年麻林貢麒麟一事,並激起日後的「麒麟熱」[38]。蒭蕘之見,乞請碩學君子有以教之。

主要參考文獻

方豪《中西交通史》第三冊,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1954年。

伯希和(馮承鈞譯)《鄭和下西洋考》,台灣商務印書館(史地叢刊),民55年台三版。

李約瑟(金龍靈、楊傳琪譯)《中國之科技與文明》第11冊《航海工藝上》,台灣商務印書館,1980年。

《明史》,鼎文書局版,第一冊成祖、宣宗本紀;第十一冊卷三○四、列傳一九二、宦官一鄭和(附侯顯)傳;同冊卷三二六、列傳三二六、外國七。

林盛然等譯《放眼新世界》,錦繡出版公司,1996年。

黃省曾(謝方校注)《西洋朝貢典錄》,中華書局(北京),2000年。

費信(馮承鈞校注)《星槎勝覽》,台灣商務印書館(史地叢刊),民51年台一版。

馬歡(馮承鈞校注)《瀛涯勝覽》,台灣商務印書館(史地叢刊),民51年台一版。

 

(本文將刊《中華科技史學會會刊》第八期)

 

作者電郵:zjzhang@seed.net.tw(以簡化字來函,主旨請寫 about giraffe


 

[1]謝方校注《西洋朝貢典錄》榜葛剌國第十六,頁90:「十二年,又遣其臣把一濟等來朝,貢麒麟等物。」

[2] 當時波斯人對明朝皇帝稱大明汗。據阿里‧瑪扎海里(耿昇譯)《絲綢之路──中國、波斯文化交流史》,中華書局(北京),1996年。該書《沙哈魯遣使中國記》,述永樂十八年波斯使者到中國「進貢」之事,這是記敘永樂朝國外使者朝覲的第一手資料。

[3] 第四次下西洋永樂十年十一月十五日奉詔,翌年出海,十三年七月八日回京。榜葛剌貢麒麟時,鄭和尚出使途中。鄭和出使回次,有新舊兩說,舊說根據《明史》及實錄,新說根據南山寺碑記,現學界普遍採新說。方豪《中西交通史》第三冊,頁190,列有新舊說對照表。有關鄭和下西洋回次,本文以此表為依據。

[4]據韋氏字典(1998年英文版),giraffe源自阿拉伯語zarafah,而zarafah可能源自某非洲土語

[5]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頁55阿丹國條麒麟注:「Somaligiri之對音,即giraffe也。」

[6] 李石《續博物誌》卷十:「撥拔力國有異獸,名駞牛,皮似豹,蹄類牛,無峰,項長九尺,身高一丈餘。」轉引謝方校注《西洋朝貢典錄》榜葛剌國第十六,頁90。謝方注:「長頸鹿原產東非,撥拔力即索馬里之柏培拉。」柏培拉即濱臨亞丁灣之Berbera

[7] 南宋‧趙汝適《諸蕃誌》卷上:「琵琶羅國……獸名徂臘,狀如駱駝,而大如牛,色黃,前腳高五尺,後低三尺,頭高向上,皮厚一寸。」琵琶羅國即《續博物誌》之撥拔力。轉引張星烺編注《中西交通史料彙編》第2冊,頁583,中華書局(北京),2003年。

[8] 宋‧邢昺《爾雅疏》釋麟:「麟,麇身牛尾,狼額,馬蹄,有五彩,腹下黃,高丈二。」很可能是指長頸鹿。見《爾雅注疏》,廣文書局,頁84,民國61年再版。

[9]李約瑟(金龍靈、楊傳琦譯)《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第11冊航海工藝上,「中國與非洲」頁268

[10] 〈明人畫麒麟圖沈度頌〉軸刊《故宮書畫圖錄》第9冊,頁345,台北故宮博物院,民國81年。

[11] 〈明人畫麒麟圖沈度頌〉軸深藏內府。上世紀初,伯希和等西方漢學家曾為文考定入貢麒麟即長頸鹿,如能看到此圖,就不必費此苦心。相關考證見伯希和(馮承鈞譯)《鄭和下西洋考》頁60-61注六。

[12] 《放眼新世界》第9冊「北非、阿拉伯半島」,頁152-153(阿拉伯的船──海上貿易的先鋒)。

[13] 《明史》卷三二六榜葛剌傳:「王及官民皆回回人。」馬歡《瀛涯勝覽》榜葛剌國條也說:「其國地方廣闊,物穰民稠,舉國皆是回回人。」

[14]《放眼新世界》第10冊《中非、南非》,頁18:「索馬利亞人在十二世紀改宗回教的正統遜尼派。」頁87:「約西元一千年起,沿海地區出現了阿拉伯文明,一些回教城邦如麻林地、蒙巴薩,貿易活動蓬勃,經商範圍最遠甚至到中國。」頁94:「目前已知坦尚尼亞歷史始於十二世紀,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在在沿岸及近島嶼建立永久聚點。」頁120:「阿拉伯人在(莫三比克)沿海一帶建立了若干貿易聚落。」

[15] 據楊碧川編撰《世界史大辭典》(遠流出版公司,民國70年),馬來西亞條:「十五世紀起,逐漸被回教徒的麻六甲王國征服。」蘇門答臘條:「十三至十四世紀小國分裂,逐漸回教化。」爪哇條:「十四世紀……回教勢力抬頭,由西向東發展。」又據《瀛涯勝覽》,爪哇國條:「國有三等人:一等回回人,皆是西番各國為商流落此地。……一等唐人……一等土人……」滿剌加國條:「國王國人皆從回回教門。」(滿剌加,即麻六甲,在馬來半島西南。)啞魯國條:「其國王國人皆是回回人。」(啞魯國,《瀛涯勝覽》作阿魯國,在蘇門答臘。)南浡里國條:「其國邊海人民止有千家有餘,皆是回回人。」(南浡里,一作南巫里,在蘇門答臘北端。)

[16] 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頁1瀛涯勝覽序:「太監鄭和統領寶船往西洋諸番國開讀賞賜,余以通譯番書亦被使末。」

[17]張之傑〈明代的麒麟─鄭和下西洋外一章〉,《科學月刊》19975月號,頁367--373

[18]同注11,頁152:「這些冒險犯難的船員所買賣的貨品很多,從稻米、糖、鹽……不一而足牲口也是買賣的項目之一:阿拉伯半島和索馬利亞的馬匹輸往印度作騎兵的坐騎,就連緬甸和斯里蘭卡的大象,也運往印度供統治階級役使。」

[19] 馮承鈞《星槎勝覽校注》頁1

[20]伯希和(馮承鈞譯)《鄭和下西洋考》頁27注一:「此名他處未見,或者有誤。《明史》卷三二四暹羅傳中有中官楊敏,於一四一九年使暹羅,觀此兩名字形相類,疑楊敕即是楊敏之誤。

[21] 馮承鈞《星槎勝覽校注》頁1:「朱本(國朝典故本)作刺,疑皆敏字之誤。」

[22] 《明史》卷三○四侯顯傳:「十一年春復奉命,賜尼八剌、地湧塔二國」如侯顯永樂十年出使榜葛剌,永樂十一春不可能前往尼八剌地湧塔。與《星槎勝覽》矛盾。本文依《星槎勝覽》,因《星槎勝覽》為第一手資料。

[23]馮承鈞《星槎勝覽校注》頁39

[24]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滿剌加條(頁26):「其國王亦自採辦方物,挈妻子帶領頭目,駕船跟蹤寶船赴闕進貢。」

[25]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南浡里國條(頁33):「其南浡里王常跟寶船將降真香等物貢於中國。」

[26]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南浡里國條(頁37):「王常差人齎寶石等物,隨同回洋寶船進貢中國。」

[27]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柯枝國條(頁42):「國王亦差頭目隨同回洋寶船將方物進貢中國。」

[28]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古里國條(頁49-50):「使回之日,王欲進貢…差頭目乃邦進奉中國。」

[29]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祖法兒國條(頁54):「其國王於欽差使者回日,亦差其頭目將乳香駝雞等物,跟隨寶船以進貢于朝廷焉。」

[30]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忽魯謨斯國條(頁69):「國王亦將船隻載獅子麒麟馬疋珠子寶石等物,并金葉表文,差其頭目人等,跟隨欽差西洋回還寶船,赴闕進貢。」

[31]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天方國條(頁72):其默加國王亦差使臣將方物跟同原去通事七人獻齎於朝廷。」

[32] 七月應為奉詔月,出航當在是年冬。

[33] 李約瑟(金龍靈、楊傳譯)《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第11冊航海工藝上,頁254。「第三次以麻六甲為基地,船隊遍歷東印度各地,及西南印度之奎侖,並捲入錫蘭島上的暴亂。此時有三個能幹的領導者,太監侯顯,與鄭和及王景弘同行。」此行分遣艦隊可能到過榜葛剌。

[34] 《古今圖書集成》第51冊禽蟲典上,頁563,鼎文書局景印版。

[35]伯希和(馮承鈞譯)《鄭和下西洋考》頁28-43之敘述。關於下西洋回次,伯希和採舊說。

[36]李約瑟(金龍靈、楊傳譯)《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第11冊航海工藝上,「三寶太監」頁254

[37] 祝允明《前聞記》下西洋條,頁36-38,百部叢書集成‧紀錄彙編,藝文印書館景印。

[38] 張之傑〈明代的麒麟─鄭和下西洋外一章〉,《科學月刊》19975月號,頁367--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