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挑金庸

作者:流沙河

出处: 新语丝

 

曾有拙文挑剔金庸给学校写门联,不谙对仗平仄,而且意境阙如,道理亦谈
不上。前几日他入川,游九寨沟,返成都坐茶馆。据记者报道说,在雪白的宣
纸上,他动情挥墨,留下28个大字

  乘兴品茶顺兴馆

  喜见传统皆呈观

  蓉城悠闲宛然在

  奋发腾飞心胸宽

  金庸写完后,谦虚声明说:我作文章,平仄押韵搞不清,作得不好。
是老实话,我不好再挑剔粘对平仄的毛病了。他也未说过这是一首七言绝句诗,
我又怎好以格律和意境绳之呢。只是有一点不得不指瑕,呈观生造躄脚,词
性违碍,讲不过去。本来要用呈现才通,为了落脚平声,就强改
,以至明知故犯。韵文易犯这种错误,不足深责。我要挑剔的是他在九寨
沟的题词。那也是“28个大字

  第一句长江源头九寨沟就让我吃一惊,疑心自己老眼昏花,是不是看错
了。忆我童年,小学地理课本就有长江发源于青海巴颜喀喇山南麓。与此相
应,还有黄河发源于青海巴颜喀喇山北麓。老师叫背熟,期末要考的。过
了六十几年,怎么又发源于四川九寨沟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勘测队到青海
巴颜喀喇山南麓,找到长江源头,在那里竖了碑。噫,是他们找错了地方吗?这
个玩笑开得不小,第一句为长江源头九寨沟的那首诗,还在成都报章上大字
登着呢。当编辑的心知其错而不改正,不是安心拿大师来出丑吗?金庸若肯偶一
收看中央台的天气预报,也不至于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天气预报一开头就映出中
华版图,长江黄河两条明亮的曲线非常醒目,一瞥而知江河源头在哪个省区内。
九寨沟离长江源头两千里以上,失之千里要乘二了。不但不是长江源头,九
寨沟也不是岷江源头。准确说,是在白水江的上游,但也非源头啊。

  金庸的这个错,错得很有学问。想必他读过《尚书·禹贡》吧。古人就
是认岷江为长江上游,所谓岷山导江正是如此。古人这个错认,延续两千多
年,到了明清两代,方才厘清。金庸可能为古书所累,犯了地理常识错误,贻笑
于小学生。这是他游九寨沟第一天的事。

  第二天又给一群著名作家讲羌族历史课。据记者报道说,说起自己拿手的
历史,金庸显示出了他的博学,成了名副其实的教授,在座的都变成了恭敬的学
。鄙人不在现场聆教,未敢臆评。谨就报章文字所载,再来挑剔三下。

  一,金庸说:羌以前是母系氏族,所以羌字当时是姜。后来成了父系社会
时,才改成了羌。这是想当然的说法。甲骨文羌字多,有三十四种不同的写法,
而所指皆族名。董作宾说:羌字从羊从人,谊为牧羊之人。说本《说文解
字》,世所公认。羌字下面的儿即人,是指牧羊之人,代表畜牧民族,此与所谓
父系无关。比较起来,甲骨文姜字极少见,只有一种写法,而所指为姓之一种。
女生为姓,所以姬姒姚姜诸姓字皆女旁,此与所谓母系确有关系。照金庸说,造
字之初,先有姜字,后有羌字。但是《说文解字段注》认为先造羌字,姜字盖
后所制。吾从段玉裁说。

  二,金庸说:羌族在历史上曾经是最大的民族。羌族与西南的汉人联盟,
建立了西周。这大概是指周武王伐纣,建立周朝。所谓西南的汉人又是大
笑话。据《尚书·牧誓》载,武王伐纣,统帅庸、蜀、羌、髳、微、卢、彭、濮
八族战士,宣誓牧野,直捣朝歌,灭了商朝。事实是姓姬的周民族在领导羌族以
及其他七族(金庸称七族是西南的汉人),哪来什么羌汉联盟?那时哪
有什么汉人?汉人这个称呼,受孕于项羽封刘邦为汉王,胚胎于刘邦以汉中
为根据地,创建汉朝,直到北朝方才诞生面世。北朝民歌:遥看孟津河,杨柳
郁婆娑。我是虏家儿,不解汉儿歌。汉儿即汉人。周武王伐纣时,周民族为多
数民族,羌族以及其他七族都是少数民族,那时汉族不但尚未诞生,连受孕也不
曾。到西汉武帝时,这八族被称为西南夷,仍有待于汉化。

  三,金庸还说他正在研究羌族的灭亡。我很吃惊,羌族还在,茂汶羌族
自治县也还在,俱无灭亡预兆,他是要去研究怎样使之灭亡吗?

  据记者报道说,金庸正在编著一套中国通史。我想用拙文《小挑金庸》
(XYS20040205)
内的老话劝他,请勿在他擅场的武侠小说领地外,乱出笨招,
争当箭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