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下西洋资料的新发现——明内府钞本《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杂剧及其史料价值
时间:2004年9月8日 作者:万明(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 来源:文史聚焦网

郑和下西洋是明初盛事,这一盛事在有明一代广为流传。对此,学者们经常引用的是钱曾《读书敏求记》所云:“盖三宝下西洋,委巷流传甚广,内府之剧戏,看场之评话,子虚亡是,皆俗语流为丹青耳。”这里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是,明朝内府上演的戏剧有以郑和下西洋为题材的。那么,除了罗懋登《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这部著名小说以外,还可能有下西洋的明代剧本传世。可惜的是,小说脍炙人口,而“内府之剧戏”却似隐去一般,沉寂了几百年。直到近日,承陈高华先生美意以示刘铭恕先生文(《郑和航海事迹之再探》,1943年),笔者才知虽刘先生也未得见,却披露了剧本确实存世的线索。循其线索,笔者得见此剧本,真有所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虽然戏剧界早知道此剧,但是从郑和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新发现。笔者有关论述的全文即将发表,这里先作一梗概性介绍,以飨读者。

不同寻常的流传

《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杂剧钞本(简称《下西洋》),原来收入在明人赵琦美辑《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1958年商务印书馆影印,简称《古今杂剧》)之中。脉望馆是赵琦美的藏书之室。赵琦美,原名开美,字玄度,别号清常道人,生于嘉靖四十二年 1563 ,卒于天启四年 1624 。其父赵用贤,为官刚直不阿,万历初因疏论张居正夺情杖戍,后起官,终吏部侍郎,赠尚书,谥文毅。琦美以父荫,历官刑部贵州司郎中。钱谦益为之作《墓表》,说他“博闻强记”,“损衣削食”,“欲网罗古今载籍,甲乙铨次,以待后之学者”。由他钞校的《古今杂剧》,共收入元明杂剧242种,有钞本,也有刻本。钞本173种,其中的“内本”,也就是内府钞本92种,《下西洋》即其中之一。

难得的是,《古今杂剧》这部珍贵的元明戏剧集,是在抗日战争烽火连天的岁月里,由郑振铎先生苦心寻访搜购而得。当年,他得到此书传世讯息时,曾经“喜而不寐者数日”,在颇经一番周折之后,“国宝”才终于成为国家所有。对于这件事,郑先生念念不忘,曾说:“我在劫中所见、所得书,实实在在应该以这部古今杂剧为最重要,且也是我得书的最高峰。想想看,一时而得到了二百多种从未见到过的元明二代的杂剧,这不该说是一种‘发现’么?肯定地,是极重要的一个‘发现’。”(《西谛书话》)他甚至提到了如此高度:“这发见,在近五十年来,其重要,恐怕是仅次于敦煌石室与西陲的汉简的出世的。”(《跋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

现在,就在这样一部戏剧宝库中,我们见到了《下西洋》。剧本后有赵氏所写“万历四十三年乙卯八月初二日校内清常道人记”。对作为“本朝故事”的这一作品,虽然郑先生以为“似乎可以写得活泼些”,《西洋记》“还比这有生气些”,但是,今天我们能够见到这一明代内府钞本,有感于它饱含着老一辈著名学者炽热爱国之忱的动人传世故事,其欣喜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它本身具有的珍贵史料价值,正应了郑先生所言《古今杂剧》242种“几乎每种都是可惊奇的发现”之语。

《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杂剧梗概

明初宫廷剧盛行,《下西洋》剧本产生时间虽晚一些,却是内府编排在宫中上演的本朝故事。剧中人物宾白充满了对皇上和王朝歌功颂德之辞,几乎每一角色上场都有一些类似的套话。比如殿头官一上场的宾白,就很典型:“方今圣人在位,圣智神聪,敬天爱民,豁达大度,摄伏四夷,来宾八方进贡,臣宰贤良,文修武备,真乃是君王圣德赛汤尧,文武忠诚过伊吕。万民乐业,五谷丰登,天下太平,万方朝献。”这里充分表现出一种宫廷文化景象。

此剧一共四折。头折安排在宫廷保举任命,先以殿头官来牵出头绪。这一殿头官的职掌,应该说是与鸿胪寺官员相同,职掌朝仪、礼宾和官员引见之事。其后出场的几名文官武将,全部用的是真人真名。按照出场次序,先上场的是武臣,有:定国公徐景昌,他是明朝开国功臣中山王徐达次子徐增寿之子,袭封定国公;思恩侯房宽,洪武时练兵北平,后移守大宁,降燕王,以功封思恩侯;宁阳伯陈懋,陈亨少子,以战功于永乐初封宁阳伯。武将之后,剧中安排时称“蹇”“夏”的蹇义和夏原吉两位永乐朝颇负盛名的文臣上场。蹇义官吏部尚书,夏原吉官户部尚书。

诸臣到齐,殿头官说出主旨:受了皇上之命,商议举荐一员“贤宰能臣前去西洋和番”。于是在定国公首倡下,文武大臣保举了郑和。而郑和又保举了太监王景弘,副使曹铨,奉御刘林保、潘子成、牛金柱等五人,其中除王景弘外,均未见于正史。有趣的是,剧中郑和还保举了海运出名的平江伯陈瑄同去,这纯属戏剧编排。

第二折开场在西洋古里国,紧接着是郑和等人在天妃宫祭祀,编排有郑和梦中见天妃一段戏。第三折在西洋国。第四折场景安排在驿亭,回朝受赏。

特别应该提到的是,《古今杂剧》中内府本特征是每剧之末附有“穿关”。“穿关”就是戏中人物穿戴衣服、鞋帽的式样等,是研究明代戏剧舞台装扮极为珍贵的资料。

史料价值浅析

从宋代以滑稽调笑为特点的表演,到元代发展成戏曲,杂剧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元杂剧每本多为四折,每折由同宫调同韵的北曲套曲和宾白组成。明初继承元代北曲杂剧,大多用来表现歌舞升平,盛大祥和的气象。《下西洋》属于北杂剧,是一部宫廷剧,是用于庆典庆宴时供奉用的戏剧,内容上具有浓厚的盛世时代气息。以往一般学者以为,这种类型的杂剧主要是歌功颂德,没有多少意义。然而,如果我们从另一方面来看,它是一种历史存在,反映的是明朝现实,就此而言,它是时代的镜子,可以清楚地告诉我们明朝上层是如何看待下西洋的,同时,使我们从一个独特视角观察到明朝下西洋产生的真实场景。

为什么要下西洋?这是一个迄今为止中外研究者长期以来争议不休的问题,至少可以归纳出近十种原因。在剧中,答案既简单又明确:“和番”和“取宝”。二者在剧中交替反复出现,构成了叙事的鲜明特征。“和番”,按今天的话说,就是和平外交。更进一步,通过剧中郑和之口,直截了当唱出“又不索动刀枪”之辞,将明朝不采取军事行动的对外和平理念表述的淋漓尽致。

此剧作者不详,可能是内府钟鼓司乐人所作。此剧出现时间,至少是在景泰以后,这可以从剧末加官赏赐部分看出来,宁阳伯加官掌管团营,而团营是在英宗土木之变以后,始建于景泰初年。时兵部尚书于谦改革京营,选出精锐团练,才出现团营之称。英宗复辟后,天顺年间罢团营,宪宗年间复设。这本杂剧的编排上演,只能在景泰以后,可能是在成化以后。

剧中以本朝故事加上艺术创作而成。在杂剧类型上属于故事剧与神仙剧的结合。虽也不乏神话中的人物,但还是以真实色彩浓厚的本朝故事为主,突出表现了三保忠心报君王,得到天妃保佑,并以智谋而不是通过武力取宝归来。

此剧编排郑和是在朝中文官武将保举之下下西洋的。当年是否如此,史料阙如,我们已不得而知。郑和的“三保”一名,到明后期万历初年,世人已不晓来历。史学界至今争议纷纭。剧中郑和上场云“小官姓郑名和,又名三保是也”,明确说明“三保”不是“三宝”,是他的名字,与尊称无关;郑和是宫中人,宫廷剧中应不致随意编排名字,以此也可否定郑和小名三保或以佛家三宝为名之说。

此剧为内府剧,原是在宫廷里上演,它收入脉望馆,说明已从宫中流传出来。明后期宫中除了上演杂剧以外,据刘若愚《酌中志》记载,内府钟鼓司还演出木傀儡戏《三宝太监下西洋》。戏剧在社会上流传与街谈巷语中的郑和传说,都是小说的最好材料。通过戏剧、小说和街谈巷语,郑和事迹仿佛一再复生般地在宫廷和民间存活着。应该说福建长乐显应宫“巡海大臣(神)”郑和塑像群就诞生在这样的土壤中。剧后“穿关”中郑和的“蟒衣曳撒”和剧中“三保赐蟒衣玉带”,可为显应宫“巡海大臣(神)”主塑像就是郑和增添一个例证。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2004-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