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600年祭

──為鄭和下西洋600週年而作

張之傑

 

引文:

600年前,鄭和率領世界上最大的艦隊,浩浩蕩蕩的駛入印度洋,可惜只是一場缺乏高遠政經目標的海上大秀。

 

 

19888月,我初次到訪中國大陸,結識了一些知識份子,參加他們的沙龍,談論電影、文學和中國的未來。當時大陸正在啟蒙,物質條件雖然匱乏,但知識份子的心是熱的,我隱約嗅到了五四的氣息。在一次沙龍聚會上,有人問我:「你看過《河觴》了嗎?」我說沒看,他們找來放給我看。我的情緒隨著感性的旁白起伏,為之欷歔吟嘆,為之哽咽落淚。

十七年過去了,當我應科月之邀寫作這篇專文時,初次觀看《河殤》的情景又在心中浮現。是的,黃河文明已經衰老,中國應該走出封閉,迎接大海的邀請。進軍海洋,已成為全球華人的共同願景。

旺盛的海洋企圖

今年711日是鄭和下西洋600週年,中國大陸將舉辦盛大慶祝活動,暖身活動兩三年前即已展開。中國高規格紀念鄭和下西洋是有其政治目的的。中國原為天朝大國,鴉片戰爭以降的民族屈辱,不知累積了多少能量,紀念鄭和,意味著積極進軍海洋的意圖。

其次,在歷史上,國家的崛起幾乎都仰仗武力,當今列強無一例外。中國提出「和平崛起」的說法,以免周邊國家疑慮。鄭和下西洋未曾佔領土地,也未掠奪財物,和地理大發現時代的西方探險家相較,的確可以做為和平崛起的見證。

以紀念達成政治目的無可厚非,換成是其他政權當政,相信也會這麼做。然而,近兩三年來,大陸有關鄭和下西洋的論文、報導滿坑滿谷,無不將鄭和神聖化,將下西洋完美化,各華人地區襲取大陸的資料依樣報導,於是在一片歌功頌德聲中,我們看不到真實的鄭和,也弄不清下西洋的意義。

筆者從不諱言自己是個民族主義者,但做為一個知識份子,為文、治學還知道儘量保持客觀。民族主義和為文、治學之間不應有什麼衝突。筆者試圖提出一些異樣的看法,為鄭和下西洋討論添加點不同的聲音。

鄭和的身世

我們討論鄭和(1371-1433)下西洋,不能不先談談鄭和這個人。《明史‧鄭和傳》敘述其身世極其簡略,只說:「鄭和,雲南人,世所謂三寶太監也。」我們對鄭和身世的了解,主要來自其父的墓誌銘。

鄭和初下西洋那年──永樂三年(1405),鄭和請禮部尚書李志綱為其父撰寫墓誌銘,開篇說:「公字哈只,姓馬氏。世爲雲南昆陽州人。祖拜顔。妣馬氏。父哈只,母溫氏。」這些話顯然出自鄭和口述。哈只(Hajji)是阿拉伯語,意為朝覲者,可見鄭和的父親曾到聖地朝聖,故人稱「哈只」。馬氏,可能是Muhammad的音譯。拜顏,為蒙古語,意為吉祥,可能是鄭和祖父的蒙語名。溫氏,可能是阿語Umm,意為母親。鄭和小名三保(寶),即阿語Abdul Subbar,意為真主奴僕。從這些阿拉伯語聲口,有些學者甚至認為,鄭和家可能以阿拉伯語為母語,或至少參雜阿語。總之,鄭和家旅居中國的時間不會太久,而且和蒙古人關係匪淺。

從小俘虜到大太監

鄭和出生那年,是明太祖洪武四年(1371),元順帝已於上一年死在漠北(外蒙),是年昭宗即位,史稱北元,但這時雲南仍由元朝的梁王巴匝拉‧瓦爾密統治。明朝創建伊始,許多問題亟待解決,朱元璋把雲南暫時擱在一邊。洪武十四年(1381),明太祖命傅友德為征南將軍,藍玉、沐英為副,率軍征雲南。翌年梁王敗走昆明,投滇池自盡。鄭和的父親在這一年去世,根據墓誌,得年僅39歲,很可能被明軍所殺。

在元代,回族屬於色目人,地位僅次於蒙古人。然而,明軍反元,是以漢族起義為號召,蒙古人和色目人都是「革命」對象,於是馬家家破人亡,12歲的鄭和被擄,遭到閹割。大約翌年(1383),鄭和被分發到燕王府,賜姓鄭,當時許多蒙古人和色目人遭到賜姓或改姓。

從被擄到第一次下西洋(1405),我們對鄭和幾乎一無所知。唯一的史料是《明史‧鄭和傳》:「初事燕王於藩邸,從起兵有功,累擢至太監。」燕王於建文元年(1399)起兵,當時鄭和29歲。建文三年燕王稱帝(明成祖,永樂帝),建文帝(惠帝)下落不明,這年鄭和32歲。

惠帝失蹤,令成祖寢食難安,南京瀕臨大江,成祖難免不會想到:惠帝是不是浮海而去?這大概才是下西洋的原始動機吧!《明史‧鄭和傳》就說:「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蹤跡之,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至於成祖為什麼選擇鄭和擔綱?筆者蠡測,可能和他的回教背景有關,這就要從當時西洋的國際形勢和國人對西洋的理解說起了。

明初的國際形勢

在明代,「西洋」並沒有明確定義,從相關文獻來看,似乎指東南亞和印度洋海域。地理大發現之前,阿拉伯人掌控著西洋的貿易,他們的單桅帆船很小,但憑著冒險犯難的精神,和熟練的航海技術,卻能往來於東非、西亞、印度次大陸、東南亞和中國之間。《天方夜譚》的辛巴達故事,不正說明阿拉伯人的航海精神嗎?

鄭和下西洋時,回教在亞、非兩洲的分布已和現今相若。此時孟加拉已是回教國家,印度西岸的古里(今卡利刻特)、柯枝(今柯欽)等港埠,多由回教徒當政。現今馬來西亞、蘇門答臘及爪哇等地,已經或正在回教化。從東非沿岸到東南亞沿岸,到處都有阿拉伯人建立的城邦或貿易據點。即使在中國,廣州和泉州也有許多阿拉伯人定居。

在這樣的國際形勢下,下西洋實際上是和回教國家或城邦打交道,怎能不熟諳回情?或曰:永樂帝怎麼知道當時的國際形勢?事實上,當時國人對「西洋」已有相當了解。

對西洋並不陌生

中國商船早就到達印度洋。法顯從師子國(錫蘭)回國所搭的船,據考就是艘中國商船。中國船大而堅固(詳後),據學者考,從法顯時代至元代,印度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都喜歡雇用中國商船。1343年(元順帝至正三年),著名阿拉伯旅行家(今摩洛哥丹吉爾人)伊本‧巴圖塔從印度西岸的古里搭船到中國,在其遊記中說:當時往來這條航線的船舶幾乎都是中國船!

經由通商和朝聖,各地回教徒往來理應十分頻繁。特別是元代,蒙古人所建立的大帝國,使得中西交通較前順暢。蒙古人優遇色目人,前來中國發展的波斯人或阿拉伯人絡繹於途。連居住雲南的鄭和之父都能成為「哈只」,泉州等港埠的回民更無論矣!

阿拉伯或波斯商人東來、回民經由海路朝聖,都會帶來有關「西洋」的訊息。根據史料,當時東南亞各地已有華人僑居,甚至有華人到錫蘭採集寶石。在洪武三年(1370)海禁之前,這些華僑不可能和國內不相往來。

至元二十九年(1292),元世祖曾遠征爪哇,如果對東南亞沒有相當了解,如何跨海遠征?此役然未能取勝,但必然帶回許多第一手的資料。

嘗兩附舶東西洋

藉著通商、征伐、朝聖、歸僑和商船往來,宋、元之際已累積了不少「西洋」地理知識。南宋的趙汝适,根據聽聞寫成《諸蕃志》,卷上的琵琶羅國,從名稱和物產來看,當然就是瀕臨亞丁灣的Berbera(今屬索馬利亞)。元代的汪大淵「嘗兩附舶東西洋,……非其親見不書」,撰成《島夷誌略》,書中的層拔羅國,據考就是現今的Zanjibar(今屬坦尚尼亞)。可見至遲至宋、元,國人就已履足東非了。

這些情報永樂皇帝不可能全然不知,當他決定派人出使西洋時,具有回教背景的心腹太監鄭和就出線了。

 

巨無與敵的寶船

永樂三年六月十五日(1405711日),鄭和奉詔出使西洋。當時艦隊基地在太倉(今屬南京)瀏家港,鄭和什麼時候離開瀏家港已不可考,只知道他於該年冬從福建長樂五虎門(太平港)「開洋」。其後的六次下西洋也都循著同一路線:艦隊從瀏家港出長江口,沿著東海海岸南下,到福建長樂等候季風。當天氣轉冷,颳起東北季風時,艦隊就開洋而去。

第一次下西洋出動船艦208艘,人員27800人。其後的歷次下西洋,出動的船數、人數與此大致相若。艦隊中最大的一艘,當然是鄭和的旗艦,這艘艨艟巨艦長44.4丈(125.65公尺),寬18丈(50.94公尺),有九根巨大的桅桿、掛十二張帆,據推估,排水量約14,800頓,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木造帆船。

除了鄭和的旗艦,還有62艘大船,與旗艦通稱寶船。古人習慣以桅數表示船隻大小,筆者推測,所謂「大船」,可能指五桅或五桅以上的船隻。建造兩百多艘大小船艦絕非一天二日之功,因此在奉詔之前,參謀作業和造船、訓練等工作早已展開,我們甚至可以大膽臆測,下西洋計畫在發現惠帝失蹤時就開始了。

鄭和的旗艦雖然「體勢巍然,巨無與敵」,但中國的造船、航海事業自洪武起就沒落了,下西洋不過是落日餘暉。明太祖盡罷沿海市舶司,嚴禁人民出海。永樂重設市舶司,只准外人前來做生意,對自己人卻防範更嚴,甚至將原有的海船悉數改為平頭船,使其無法遠航。1498年,當葡萄牙航海家達伽馬繞過好望角到達印度,沿途竟然沒遇到過一艘中國船!我們歌頌鄭和下西洋,歌頌明初的海上事業時,不要忘了朱元璋父子對中國航海事業的戕害。

不是海權國家的造船大國

中國不曾成為海權國家,但中國卻是造船大國,從可考的東晉到鄭和下西洋時代,造船一直領先世界各國。中國在造船和航海上有許多重大發明,舉其犖犖大者,有船尾舵(至遲漢代)、水密隔艙(至遲晉代)、龍骨結構(至遲宋代)和指南針(宋代),這些發明都和遠洋航海有關。筆者認為,中國人善於造船,可能和中國人長於木構建築有關。

華夏民族發源於黃河流域的黃土地區,當地缺少石材,就發展出獨特的木構建築藝術。即使華夏民族的分佈不再限於黃河流域,但使用木材已成為慣性,幾千年來未曾變過。營建木構建築的技藝,不難轉換到造船上,這是其他古文明所沒有的優勢。

中國很早就能建造大船。法顯回國所乘的船,「上可有兩百餘人,後繫一小舶,海行艱險,以備大船毀壞。」西方到了地理大發現時代,海船只能坐幾十人;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三艘船,加起來只有87人(一說90人)!法顯距離哥倫布超過一千年,可見中國人造船技術之先進。

歷史向前推進,中國人造的船越來越大。拋開隋、唐不談,南宋的車船最大的長36丈(101.8公尺),每側裝12輪,可載水軍千餘人。元朝的造船事業最為發達,伊本‧巴圖塔在其遊記中說:往來印度洋的中國船分為三級,自三帆至十二帆不等,大的有船員千人,都有小船隨行。從這些數據來看,鄭和的旗艦絕非橫空出世,它是踏著宋、元的基礎建造的。

當然了,論規模及航行距離,鄭和艦隊的確前所未有。然而,如此規模的海上行動,在航海史上具有怎樣的地位呢?

他不是個探險家

這兩三年來,有關鄭和的學術論文或通俗報導,每每將鄭和說成大探險家,將鄭和與哥倫布相提並論,筆者期期以為不可。

所謂探險,指的是探測未知,或前往從未有人履足的地方。迪亞士越過西非到達好望角、達伽馬繞過好望角到達印度、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麥哲倫繞行地球一周……,都是投向未知。反觀鄭和七下西洋,旗艦皆以印度西岸的古里為終點,其他地區都由分遣艦隊前往。從中國到錫蘭和印度的航路,紀元前後印度人就已輕車熟路。至遲到4世紀(法顯時),中國船已來往這條航線。回教興起後,阿拉伯人取而代之,航線更擴及東非沿岸。宋、元期間,中國船已到達東非。鄭和循著已知的航線、前往已知的地方,這哪是什麼探險?

發現新航線了嗎?

對照一下鄭和下西洋的航線和阿拉伯人的通商航路,發現兩者基本一致,所停靠的地方也幾乎都是阿拉伯人的貿易據點。最近鄭和發現新航線的說法甚囂塵上,拋開一些野狐禪說法──如鄭和發現澳洲、發現美洲、繞過好望角等,最值得討論的是從印度西岸經馬爾地夫到非洲東岸的航線。即使從馬爾地夫算起,直線距離也有三千公里,在正常情形下,阿拉伯人的單桅帆船恐怕不敢輕易涉險,但在非正常情形下呢?不見得沒有阿拉伯人航行過。阿拉伯人當然知道,跨越這段海域就可到達摩加迪休、布拉瓦、竹步、麻林等阿拉伯城邦。鄭和有沒有發現新航路,要看怎麼定義了。

鄭和沒發現什麼新航路,並非他不夠能幹。鄭和指揮龐大的艦隊,從沒發生什麼舛錯,其領導統御能力非比尋常。西方報刊稱他為admiral(艦隊司令),十分允當。如果皇帝下西洋的目的是尋找新的航路、追求財富和土地,以鄭和艦隊的規模和他的統御能力,迪亞士、達伽馬、哥倫布、麥哲倫等能做到的,鄭和更有條件做到。可惜下西洋缺乏高遠的政經目的,只是一場歷史大秀。接著讓我們看看這場大秀到底得到些什麼。

奇名異寶湧入內廷

下西洋的原始目的是為了尋找惠帝,附帶著宣揚國威。頭一兩次可能著意尋找惠帝,後來既然遍尋無著,皇帝為什麼還樂此不疲?有人說:權力是男人的春藥,愈是雄才大略的帝王,愈是執迷。當數不清的外國使臣奉表丹墀,俯首向大皇帝朝貢,試想有哪個帝王不為之陶醉!

隨著萬國來朝,各種奇名異寶湧入內廷。外國貢物不過是些土產,皇帝最喜歡的應該就是非洲的麒麟(長頸鹿)。《公羊傳》:「麟者,仁獸也,有王者則至。」明成祖得國不正,如果弄到隻麒麟,豈不證明自己就是王者!至於長頸鹿是不是傳說中的麒麟,已經不重要了。

鄭和船隊也經由交易,獲得許多中國所不產的珍物。這些珍物主要用來充供內廷,並不進入市場,談不上經濟效益。《明史‧鄭和傳》評曰:「和經事三朝,先後七奉使,所歷占城、爪哇……等三十餘國。所取無名寶物,不可勝計,而中國耗費亦不貲。」

缺乏高遠政經目標

鄭和下西洋期間,還有若干特使往來各地,執行特定任務。所有的海上活動,幾乎都由太監負責,主要任務是為皇帝辦差。我們研究鄭和,不能不考量他的太監身分。服侍皇帝,討皇帝歡喜,不就是太監的職分嗎?鄭和第四次至第七次下西洋,分宗(舟旁)都到達波斯灣和東非沿岸。尋求麒麟等非洲特產,或許才是遠至東非的動機吧?

正如《河殤》所說:「人類歷史還不曾有過這樣一次毫無經濟目的的大規模航海活動。它是一次幾乎純而又純的政治遊行。它要施恩於海外諸國,以表達中國皇帝對他們名義上的最高宗主權。」說得並不過分。

某些學者認為,「朝貢貿易」曾使中國獲利,果然如此,永樂朝長期掌管財政的大臣夏原吉,怎會不贊成下西洋?宣德朝的「三楊」,也不支持下西洋。恐怕沒有一位有良心的大臣贊成糜費國庫、只出不入的下西洋活動。到了成化年間,在大臣和太監的鬥爭中,下西洋的檔案悉遭焚燬,李約瑟憤憤的說:「這些資料被儒家反海運集團的行政兇徒燒毀破壞了。」其實該責怪的是皇帝缺乏高遠的政經目的,而不是大臣。

下西洋的邊際收穫

當然了,下西洋並非全無所獲,起碼具有「科普」效用,讓中國人知道更多域外事物。以筆者較能掌握的動物學來說,馬來貘(神鹿)、飛狐猴(飛虎)、斑馬(福鹿)、長頸鹿(麒麟)、劍羚(馬哈獸)、鴕鳥(駝雞)等等,隨著進貢或交易紛紛來到中國,宣德五年刊刻的《異域圖志》,就有若干域外動物插圖。萬曆年間出現《三寶太監下西洋記通俗演義》,使得鄭和的故事更為深入普羅大眾,這對閩、粵華人前往東南亞發展,不能說沒有影響。

然而,我們所能想得到的種種正面意義,幾乎都是枝微末節。遙想15世紀,鄭和和西方探險家先後進軍海洋,鄭和作了七場海上大秀,西方探險家卻開啟了地理大發現的宏圖偉業,這絕非歷史的偶然。長期遙遙領先的中國,從此被趕過去了,直到現在,還不知何時才能救贖?

 

附表

鄭和下西洋回次及所至地區一覽

回次

奉詔日期

離開中國日期

回京覆命日期

所至地區概略

1

永樂三年六月十五日(1405/07/11

永樂三年冬

永樂五年九月二日(1407/10/02

中南半島、印尼、錫蘭、印度西岸

2

永樂五年九月十三日(1407/10/13

永樂五年冬

永樂七年夏

中南半島、印尼、錫蘭、印度西岸

3

永樂六年九月二十八日(1408/10/17

永樂七年十二月

永樂九年六月十六日(1411/07/06

中南半島、印尼、錫蘭、馬爾地夫、印度西岸

4

永樂十年十一月十五日(1412/12/18

永樂十一年冬

永樂十三年七月八日(1415/08/12

中南半島、印尼、錫蘭、馬來西亞、錫蘭、馬爾地夫、印度西岸、波斯灣、東非沿岸

5

永樂十四年十二月十日(1416/12/28

永樂十五年冬

永樂十七年七月十七日(1419/08/08

中南半島、馬來西亞、印尼、錫蘭、馬爾地夫、印度西岸、波斯灣、阿拉伯半島、東非沿岸

6

永樂十九年正月三十日(1421/03/03

永樂十九年冬?

永樂二十年八月十八日(1422/09/03

中南半島、馬來西亞、印尼、錫蘭、馬爾地夫、印度西岸、波斯灣、阿拉伯半島、東非沿岸

7

宣德五年六月九日(1430/06/29

宣德六年十二月九日(1432/01/12

宣德八年七月六日(1433/07/22

中南半島、馬來西亞、印尼、錫蘭、馬爾地夫、印度西岸、波斯灣、阿拉伯半島、東非沿岸

據方豪《中西交通史》及《海上史詩──鄭和下西洋》

 

 

 

文獻所載下西洋人員與人數表

 

馬歡《瀛涯勝覽》

《鄭和家譜》

祝允明《前聞記》

各級宦官

正使太監7員,監丞5員,少監10員,內官使53

欽差正使太監7員,副使監承10員,少監10員,內監53

 

軍士及其他人員

計下西洋官校、旗軍、勇士、通事、民稍、買辦、書手,通計27670名,官868員,軍26800名。指揮93員,都指揮2員,千戶140員,百戶403員,戶部郎中1員,陰陽官1員,教諭1員,舍人2員,醫官醫士180員,餘丁2

 

都指揮2員,征西四哨副都督4員,指揮93員,千戶104員,百戶103員,管糧草戶部官1員,陰陽官1員,陰陽生4員,通譯番書教諭官10員,舍人2員,醫官醫士180員,鴻臚寺序班2員。書手、民稍、買辦、力士、軍力、旗校勇士共26203

官校、旗軍、火長、舵工、斑碇手、通事、辦事、書筭手、醫士、鐵錨木捻搭材等匠、水手、民稍人等,共27550

《前聞記》資料應指第七次下西洋。《鄭和家譜》資料據《海上史詩──鄭和下西洋》,作者未睹原典。

 

主要參考文獻

《明史》,鼎文書局版,第一冊、第十一冊。

馬歡(馮承鈞注校)《瀛涯勝覽》,台灣商務印書館,1962年台一版。

費信(馮承鈞注校)《星槎勝覽》,台灣商務印書館,1962年台一版。

鞏珍(向達校注)《西洋番國志》,中華書局(北京),2000年。

汪大淵(蘇繼廎校注),《島夷誌略》,中華書局(北京),2000年。

黃省曾(謝方校注)《西洋朝貢典錄》,中華書局(北京),2000年。

方豪《中西交通史》第三冊,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1954年。

英‧李約瑟(金龍靈、楊傳琦譯)《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第十一冊,台灣商務印書館,1980年。

法‧費琅編(耿昇、穆根來譯)《阿拉伯波斯突厥人東方文獻輯注》,中華書局(北京),1989

林盛然等譯《放眼新世界》,錦繡出版公司,1996年。

王志宏等編著《海上史詩──鄭和下西洋》,經典雜誌,2002年。

 

(此文刊《科學月刊》2005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