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中国经济学的冬天是这样来临的——由郎咸平教授的演讲想到的


 
(2004-12-20 09:40:49)

 

□李 侠
    12月8日,香港中文大学的郎咸平教授到复旦大学做报告,笔者有幸倾听了郎教授的演讲,很是感慨。演讲期间,听众对郎教授的许多观点,给予了长时间的掌声,坦率地讲,这种场面笔者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抛开郎教授的具体学术观点和动机不谈,至少他的某些观点是很贴近中国现实生活的,郎咸平教授能够成为2004年度中国最热门的新闻人物,这也多少反映了当下中国的真实声音。相比之下,中国大陆的主流经济学家,在这次意义深远的论战中,已经丧失了公众对他们的认同感。就此而论,中国经济学界开始进入一个寒冷的冬天,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经济学家怎么了?
    相信只要翻翻近几年大陆经济学家的言论,人们不难发现,他们有许多说法实在让普通公众难以接受,比如张维迎教授最引人注目的名言“要善待为社会做过贡献的企业家”,以及厉以宁教授所谓“农民进城买第二套房子”、“房地产市场不存在泡沫问题”等等。只要看一下我们身边的现实,相信会有一种被欺骗与被愚弄的感觉。由此,我们有理由追问一句:谁来善待那些为社会作过贡献的普通人?大多数农民哪有那么多的收入来买即便是白领都感觉吃不消的第二套房子?笔者一直不明白这些经济学家是怎么得出的这些结论,他们经过仔细的论证吗?再来看看中国这几年发生的、得到全国人民高度认同的经济事件,如拖欠农民工的工资问题、审计风暴揭露的严重经济问题等,又有哪一个是由经济学家们提出的呢?整个社会日益处于贫富差距极度悬殊的状况,然而,中国富人阶层对慈善事业的捐款仅为总数的15%。据媒体披露,“中航油”的老总陈久霖的年薪为2350万,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我们还要怎样善待那些企业家?又有几位经济学家在关注和呼吁社会要善待那些下岗的工人、失学的儿童、交不起学费的大学生?在整个国家都在倡导以人为本的今天,我们要善待所有为社会做过贡献的人们,而不仅仅是企业家,更何况他们已经是中国改革的最大既得利益者。
    反观中国当下的现实,在国有企业改革处于无序状态、国有资产流失严重、股市低迷、房地产泡沫严重的今天,郎咸平教授以经济学家的名义,宣告了某些神话的破灭,这就是勇气和良知。郎咸平教授遭遇的长久掌声,已经反映了民心所向与认同。笔者一直坚持认为大陆的经济学家并不笨,那么为什么这些声音不是他们发出来的,而是香港的郎咸平呢?这很好理解,中国经济学被权威垄断了,而权威恰恰与新兴的既得利益者存在一种共谋关系。看看那些在各种上市公司中担任独立董事的经济学家,他们做出的各种预测与判断,又有多少是真正基于科学研究所需要的客观与公正呢?反对的声音在这样的氛围内是很难生存的,坦率地说,中国的经济学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冬天。相对于中国经济形势持续二十多年的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高速增长,而中国经济学家却无缘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原因可能也正在于此。
    造成中国经济学进入冬天的另一个无法忽视的因素是一些权威的虚伪。他们不妨直接说,我就是为某个利益集团服务的,其它的我不管,这样倒也坦率。可惜一些权威既要成为利益获得者,又要把自己装扮成公共知识分子,也正是这点,让很多人失去了对经济学家集体的认同感。从这点来说,笔者倒是很怀念马克思,他曾说,我向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的哲学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以马克思的才华在当时要获得一种中产阶级的生活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然而马克思没有这样做。这就是“我们”的经济学家与马克思的距离,一个需要用光年来衡量的距离。
    郎咸平现象的意义在于,他宣告了中国经济学冬天的来临,笔者认为这是件好事情,一个虚假的经济学谎言被揭穿后,一个真实的关注民生的经济学会在这个基础上诞生。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开始了这种可喜的转变,相信经济学家集体失语的日子不会再有了。因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李 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