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上海及文化遗产之彰扬
 
 

    ■戴念祖(中科学院研究员)

    上海,留下了多少世界伟人的足迹。又有多少中国大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出生在上海,抑或在上海历练过、成就过。上海的这份文化遗产之富为世所公认。彰扬和利用这遗产,是今天和未来的希望之一。本文作者满怀热爱上海之情,愿上海更有文化气质,更多科学品味,更加明媚璀璨。

    

    1979年爱因斯坦诞生100周年,我曾撰文《爱因斯坦在中国》以示纪念。去年,又是世界物理年、爱因斯坦奇迹年一百年,我又撰文《上海、爱因斯坦及其诺贝尔奖》。文中所涉之事,几乎都发生在上海,上海应当为此感到骄傲。我也一直牵挂着那些爱因斯坦曾经住过、抚摸过、欣赏过的实体文化和精神文化,如今都还在吗?近读《文汇报》,让我久久的牵挂都释怀落地了。

    爱因斯坦一生不忘上海。因为正是在上海,他获得瑞典驻上海总领事有关诺贝尔奖正式通知。上海人也不会忘记他,因为正是爱因斯坦在当时积贫孱弱的上海寄厚望于中国青年,他坚信“中国青年将来对于科学界定有伟大贡献。”

    的确,爱因斯坦乘坐的轮船在从新加坡到香港路上,已收听到1922年爱因斯坦获诺贝尔奖的无线电广播。鉴于十几年来新闻媒介每年如是报道,爱因斯坦对此并不为之心动,媒介传言,真假莫是。当他踏上汇山码头,瑞典驻上海总领事向他伸手祝贺之时,事情真相方明白如镜。在码头上欢迎他的众多媒体、学生(尤其是同济大学、圣约翰大学的学生)立即欢呼庆贺。上海的美景,上海的兰天、清新空气、宜人气候,加上热情的上海人,这一切都铭刻在这位经历过贫困的伟人心里。以致在往后的岁月里,一旦听闻欧美人、日本人欺负中国的事件,他都要挺身而出,表示对中国的关切。

    值得一说的是,爱因斯坦还在上海留有墨宝。当新闻记者向他提出各类有关相对论的问题时,他接过了TheChinaPress记者手中的纸和笔,写下了一个相对论的数学因子,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风趣地对记者说:这个数学因子是“向着相对论的通关密语”。这个签名次日立即刊载于TheChinaPress上。这份报纸是孙中山先生在上海创办的第一份,也是当时唯一一份中国人办的英文报。这个签名和相对论数学式应当好好复制,悬挂在一个适当地方,以激励上海青年攀登科学之巅。

    在爱因斯坦路过上海前后,中国有三个杂志先后出版了“相对论号”或“爱因斯坦号”。他们是《东方杂志》、《改造杂志》和《少年中国》杂志。这三个杂志都是在上海编辑出版的。尤其是《少年中国》出版“相对论号”是在1922年2月,其时中国共产党刚诞生半岁,毛泽东、李大钊、恽代英、张闻天等当时都还是少年中国学会的会员。这一期“相对论号”的文章是由同济大学1920年毕业生魏嗣銮、王光祈撰稿的。此时他们俩都在德国留学。魏嗣銮受少年中国学会的委托,向爱因斯坦讨要照片以刊载在该刊上。爱因斯坦不仅寄来了照片,还在信中说:“你们要出相对论专号,我对于这件事,非常喜欢。我很愿意给你们的许可,我的像片是夹在信中的,请你们收纳。”上海人看到的爱因斯坦和他的言行一样平易近人。中国的报纸当时报道说,他“是一个相貌和蔼的绅士,看起来更像一位乡村牧师”云云。

    上海,留下了多少世界伟人的足迹。又有多少中国大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出生在上海,抑或在上海历练过、成就过。上海的这份文化遗产之富为世所公认。彰扬和利用这遗产,是今天和未来的希望之一。切不可以为上海只是青红帮的打斗之地。本文作者满怀热爱上海之情,愿上海更有文化气质,更多科学品味,更加明媚璀璨。

http://whb.news365.com.cn/jrwh/t20060501_92474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