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对创造性的敬意和尊重

 

路甬祥 (中国科学院院长)

 

    190225日的《伯尔尼城市报》有这样一则启事: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愿私自为大学生或中学生彻底讲授数学和物理学。本人持有苏黎世联邦工学院的教师资格证书,住正义街32号一楼。试听免费。

 

    这是爱因斯坦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报刊上,也是他唯一一次用文字替自己做广告。那时爱因斯坦大学毕业已近两年,一文不名,远离学术界,但他并不气馁。四个月后,他摆脱了失业的困扰,被瑞士联邦专利局录为三级技术员。又过了三年,即被后人称为爱因斯坦奇迹年1905年,26岁的爱因斯坦在德国著名的科学期刊《物理学纪事》(Annalen der Physik)上发表了6篇论文,彻底改变了人们关于时间、空间、物质和能量的传统观念,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为什么这些贡献是由爱因斯坦,而不是别人做出来的呢?我们注意到了上面启事中的彻底二字。爱因斯坦出生在一个宽容、理性、不信教的犹太家庭。他对宗教的怀疑,是在学习了一些通俗自然科学读物之后产生的。凡事都要追根问底,哪怕是对那些已得到公认的结论。在此基础上,试图寻找涵盖面更广的解释,从根本上彻底弄清来龙去脉。事实上,彻底二字作为主线贯穿他的一生。马赫的《力学史评》引起他的强烈共鸣,因为书中对牛顿力学的批判非常彻底;他和他的奥林比亚科学院成员热衷于研读休谟等哲学家的著作,因为这些哲学家试图从根本上为知识寻找一种坚固的根基。正是这种彻底性,使他从狭义相对论走到广义相对论,再到统一场论。他的成功与挫折,同时都与这种彻底性有关。

    另一方面,爱因斯坦从小就生长在一个技术环境中。在大学期间,他将大部分时间用来做实验。后来他还与别人一起申请过多项专利。他是理论联系实际的高手,绝非坊间所说的纯理论家。

    在当前自主创新已成为主导国家科技发展的战略目标时,纪念爱因斯坦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中国要想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创新。这就要求不仅要有创新的思维和产品,还要有创新的管理方法、机制和体制。推进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是科技界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理应在推进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伟大事业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归根到底,无论对国家,还是个人,创造性都是一种美好而宝贵的品格。今年世界范围内轰轰烈烈地纪念爱因斯坦,我认为,这不是表示崇拜,只是表达对创造性的敬意和尊重。

 

    本文为路甬祥先生为方在庆《一个真实的爱因斯坦——爱因斯坦画传》一书所写的序言,该书不日即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获悉我们的报道计划(指《文汇报》自2006424日开始的“崇尚科学 爱因斯坦与上海”的系列报道)后,路先生欣然同意交给我们首先发表。谨致谢忱。——编者

 

网址:

http://whb.news365.com.cn/whb/pdf/20060501/wh05010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