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地学主要学科名称的形成与演化[]

 

张九辰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100010

 

摘要  学科的分化是近代地学的主要特点之一。从19世纪开始到20世纪中叶,地质学、地理学、气象学这三大地学分支学科不但已相继独立,而且在它们内部又分化出许多新的分支学科。对这些新学科的命名是中国近代地学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之一。该文通过对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大量地学著作的研究,论述了近代地学主要学科名称在汉语中的形成与演化。中国近代地学多数分支学科的名称,都经历了演化的过程。这种变化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中国近代地学的发展过程。该文试对中国近代地学领域中含义变化较大、较易混淆的主要学科名称进行了初步的探讨。

关键词  分支学科、科学术语、地学

 

 

    随着西方科学技术传入中国,新学科、新理论、新概念不断涌现,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新名词和经过定义的科学术语。在近代科学基础尚未建立的中国,对浩繁的科学术语的翻译和理解的混乱在所难免。

    作为科学研究的成果和载体,科学术语一方面以它专业、系统、简明、科学的特点为中国科学带来了新的概念,反映了近代科技的发展成果,并丰富了汉语词汇。另一方面也使得近代科学的普及、交流和发展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和困难,从而使科学术语的统一工作显得紧迫而重要。随着译著数量的增加,传入的科学内容更加全面、系统、完整,当新名词已相当丰富时,统一译名及确定名词的概念就显得尤为重要。

    地学(Earth Science,又称地球科学)以人类居住的地球为其研究对象,研究领域广泛、涵盖面广。因此在近代化的过程中不断产生出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等新的学科。学科的分化是近代地学的主要特点之一。由于中国的近代地学是由西方传入的,因此近代地学及其分支学科的名称首先出现在译著之中。明末清初随着传教士东来,出现了大量的科学译著,其中不乏对西方地学的介绍性著作。但近代地质学诞生于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期[1],近代地理学始于19世纪初期[2],而近代地学传入中国则是在19世纪中后期,所以具有近代意义的地学学科名称在中国的出现应始于19世纪的中后期。

    清朝末期,中国人对地理知识和对地理环境的描述已经有了长期的资料积累,并有了大量的地学词汇。虽然这些词汇不能满足近代地学发展的需要,并且在近代地学译著中不断产生出许多新的术语,但由于近代地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建立经历了一个认识、理解和消化吸收的缓慢过程,因此对地学及其各个分支学科的命名中,普遍借助了中国传统地学著作中已有的词汇来命名新的学科。但这些学科名称多为旧词新用,并非传统概念或知识体系的延续。

    由于中国传统的地学术语有其专门的含义,加上译者对西方近代的地学理解不深,同时作为开创性的工作又缺乏经验,因此在对学科的理解和命名上存在着很大的混乱,不但对矿物岩石学、地貌学和水文学这样具体的分支学科译名混乱,而且对综合性很强的地学学科,如地学、地质学和地理学的理解和命名也存在着混乱现象(见附表)。这些学科名称的形成、演变和统一的过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地学的近代化过程。

    对于近代地学及其分支学科名称形成与演化的研究是一个大课题。首先,从近代地学本身的发展来看,到20世纪30年代前后,地学的分支学科已经达到了几十个[]。这些学科的名称大多经历了演化的过程。本文仅选择了中国近代地学领域中含义变化较大、较易混淆的主要学科名称进行了初步的探讨;其次,从研究资料的范围来看,地学的学科名称出现在译著、学术著作、科普读物及教科书中,甚至出现在英汉字典和各类学校课程设置的档案之中。在这些资料中,仅从学校设置的课程名称中很难分析出该学科名称的具体含义。而早期报刊中设置的“地理”等栏目,由于刊载文章涉及内容广泛,对于其所指代的学科也较难把握。在众多文献中,以各类著作中的学科内容最具体、最容易体现该学科名称的真正含义。因此,本文主要从这些文献入手,以研究当时对于地学学科名称的理解。

 

附表,主要地学著作中的学科名称

现代名称

地学

地质学

地理学

气象学

自然地理学

区域地理学

《新释地理备考》玛吉士,1847

地理

 

 

文、质

《地理全志》慕维廉,1853

地理

地质

 

 

地文、地质

《日本杂事》黄遵宪,1879

地理学?

 

地理学?

气学

 

 

《地理全志》慕维廉,1880

地理

 

 

文、质

《地理全志》慕维廉,1883

地理

 

 

《地志须知》华衡芳译,1882~1889

 

 

 

 

 

地志

《地学浅释》华衡芳译,1873

 

地学

 

 

 

 

《地学指略》(英)文教治口译,李庆轩笔述,1881

 

地学

 

 

地理

 

《读西学中法》梁启超,1896

地学

地质学

 

 

地文学

地志学

《地理学讲义》,(日)志贺重昂著,萨端译,1901

 

 

地理学

 

数理地理、自然地理

 

《中国地质略论》鲁迅,1903

 

地质

 

 

 

 

《最新地文图志》(英)世爵崎冀著,叶青译,1906

 

地学

 

 

地文学

 

《地文学表解》科学书局编辑所,1906

 

 

 

 

地文学,自然地理学

 

《地学辞书》王益崖,1930

地学

地质学

地理学

气象学

地文学,自然地理学

 

《人地学论丛》张其昀,1932

 

 

 

 

 

方志学,区域地理学

 

1 “自然地理学”的演化:地文学、自然地理学 

 

    西方“自然地理学”一词最早出现于17世纪,但西方近代地理学基础是由德国学者洪堡(Alexander von Hunboldt, 1769~1859)奠定的,因此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自然地理学”一词出现于19世纪的西方。

    自然地理学是地理学分支学科中发展最早的学科之一。由于早期的自然地理学译著都冠以地文学之名[3],因此“地文学”一词曾被普遍用于指代自然地理学,“地文学”也成为最早传入的近代地学学科名称之一。但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地文学”一词起始于何时,目前学者们的观点并不一致。

    “地文”一词中国古已有之,早在战国时期的《庄子·应帝》一书中就有:“乡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古代的“地文”是指地面山岳河海丘陵平原的形状,而这也正是近代自然地理学的研究对象之一。因此中国学者很自然地将近代自然地理学命名为地文学。

    1847年(道光二十七年)出版的玛吉士(Jose Martins-Marquez)著《新释地理备考》中,最早将地学分为“文、质、政”三类:“其文者,则以南北二极,南北二带、南圜、北圜二线平行上午二线,赤寒温热四道,直经横纬各度,指示于人也。其质者,则以江湖河海、山川、田土、洲岛、湾峡、内外各洋指示于人也”[4]。这里的“文”,主要是指以研究地理空间位置为主的数理地理学,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它也是自然地理学的主要内容之一。但在《新释地理备考》中并没有出现“地文”,也没有出现“地质”一词。而且《新释地理备考》以及它的分类方法对中国地学究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尚待进一步的考证。

    在近代地学译著中影响较大者,首推1853~1854年由上海墨海书馆出版的英国人慕维廉(Muirhead William, 1822~1900)的《地理全志》。此书1853~1854年的版本分为上下两编,在下编的标题中出现了“地文”(卷八、卷九)一词。有学者认为这里的“地文”即指自然地理学[5]1880年出版的《地理全志》刻本中,也将地学分为“文、质、政”三类。并指出:“其文者,指地形广大旋动,及其居于空际之位,与日月星辰为比较,并其所运昼夜四季之故,与所画之圆线,推明此理”[6],这里对“文”的定义是以数理地理学内容为主,而且各卷的文论部分的主要内容也是以数理地理为主。其它自然地理学的内容则被放在质论部分。而1883年出版的《地理全志》的总序中,地学仅被分为质、政两类:“地理者,言地面形势,分质、政二家。质家言地乃水土所成,及土之位置、广大、高低、形势大略,水之位置、广大、深浅、流动之理也,总之水图支干、气化不同,故禽兽草本,随地而异,各有限界,此言地质者之至要也”[7]。这里的“质”主要为自然地理学的内容。在这两种版本的《地理全志》中,均未出现“地文”一词,而且自然地理学的主要内容也被放在质论部分。因此具有近代自然地理学概念的“地文”一词能否首推《地理全志》一书,仍有待商榷。

    笔者所见最早、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地文学”一词,出现于梁启超的“读西学书法”中。文中曾提到西方将地学分为三类:“西人言地学者,约分三宗。风云雷雨等谓之地文学。地中矿石物迹,谓之地质学。五洲万国形势沿革,谓之地志学。地文学之书,如《测候丛谈》等是也。地质学之书,如《地学浅释》等是也。地志学之书,如《地理全志》等是也”[8]。虽然梁启超对地文学的解释过于笼统,但他强调“地文之书,《测候丛谈》最足观”。《测候丛谈》属于气象学译著,其内容在当时应属于自然地理学的主要内容之一。在梁启超的地学分类中,地文学与地质学、地志学并列在一起。在当时各学科发展并不平衡的情况下,这里的“地文学”所指代的应属于自然地理学范畴。

    进入20世纪后,对于地文学的理解更为准确。1906年出版的《地文学表解》,认为地文学就是“研究地球在宇宙中之位置,地球之形状、大小、运动,水陆山川之现象、变化及生物之分布等”[9]。《地文学表解》以列表的形式介绍了学科的基本概念和主要研究内容,类似于工具书,因此书中对地文学的解释应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自然地理学”一词在20世纪初也已出现。1901年出版的译著《地理学讲义》中,已将地理学分为三类:数理地理、自然地理和政治地理,并明确指出了自然地理是“研究地球表面上所现自然之现象”[10]。《地理学讲义》为日文译著,从它对学科的命名来看,“自然地理学”一词应是从日文中转译而来的。十五年之后出版的一本“学校必需、考试必读”的《地理概论》中也出现了“地文地理”的篇名,并指出地文地理就是自然地理学[11]。同年科学书局编辑所编辑出版的《地文学表解》中也将地文学和自然地理学做为同一个概念。

    在教科书和工具书中都出现了“自然地理”一词,说明当时“自然地理学”已为多数人所采用。但是在20世纪的前20年,地文学一词仍很流行。当时出版的自然地理学著作(包括日文译著)多以地文学命名。直到30年代,在《地学辞书》中Physical Geography 条目下,同时标注着地文学和自然地理学,并称地文学为自然地理学之简称[12]

    笔者所见最早以“自然地理”命名的著作是1914年出版的一本教科书[13]。但书中的编辑大意第一条仍强调其编辑的目的是“具述地文大略”。书中内容除自然地理外,还包括了部分地质学的内容。

    直到20世纪30年代“自然地理学”一词才逐渐普及,并出现了许多以“自然地理学”命名的著作[]。但20世纪前半叶,“地文学”一直与“自然地理学”并用。直到40年代后期,还有学者将“地文地理学”作为自然地理学的分支之一以区别于数理地理学和生物地理学[14]

    20世纪初“地文”一词在地理学领域被广泛应用的同时,地质学领域也开始使用“地文”一词。20世纪20~30年代,美国地貌学家戴维斯的地貌侵蚀循环论传入中国,并对中国地貌学研究产生了深入的影响,在研究区域地貌发育的过程中,地貌学者将不同的地貌发育阶段称为“地文期”。直到现代,这一术语仍有着它的生命力[]。但地质学者们所研究的地文分期与地理学中的地文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2 “地质学”的出现:地学、地质学

 

早在14世纪的西方就已出现地质(Geologia)一词,但其含义是指神学以外的关于世俗的事物[15]。“地质学”用来指对古生物、矿物及岩石等的研究始于17世纪[16]。西方近代地质学是在1790~1830年被科学史界称为“地质学的英雄时代”的时期确立的,因此西方近代科学的“地质学”一词出现于19世纪前后。

地质学是中国近代科学中发展较早、成果较多的一门学科。因此地质学也是中国近代最早传入的地学学科名称之一。1853年版的《地理全志》下编已出现“地质”(卷一)一词。对此学者们有不同的理解,有学者认为这是中国最早出现的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地质一词[17],也有学者认为这里的“地质”是指地质学和自然地理学[18]。从书中对质的解释来看:其质者,“专指地内磐石形体、位置,其中有飞潜动植之迹,陆海古今变迁,地面水土,支干绵广,洋海流行,气化异象,暨人民生物草木之种类,仅将斯理考察详明……”。这里地质的内容应包括地质学和自然地理学两个方面。1883年出版的《地理全志》也有“地质”一词(见自然地理学部分的引文),但从原文看,其“地质”指的是自然地理环境,而非近代意义的地质学内容。因此可以认为《地理全志》中的“地质”并非指近代的地质学。

    中国最早的近代地质学译著是1871年出版的英国人雷侠儿(今译莱伊儿或赖尔,Charles Lyell1797~1875)著《地学浅释》。在这部译著的总论中虽已出现“地质”一词:“地球全体,均为土石之质凝结而成。人若未常深求其故,以为苟能察究某金某石之所在,或浅或深,已足以致用矣。及细考之,而知地质时有变化。其变化之故,又有关于生物者,则不得不更究其鸟兽虫鱼草木之种类,以为识别。”但其书名却是用地学指代地质学。

    19世纪末,“地学”作为地质学的代名词已很普遍,当时的地质学译著基本上都以地学作为书名[19]。《地学须知》的序言中也有:“地学乃考查地体各类土石之形势部位,及其中所蕴藏之动植物迹与其所藏矿类,又查古今之变迁,并其所以成形化形之理者也”[20]

    现代学者一般认为“地质学”一词被普遍使用是1903年鲁迅在东京出版的《浙江潮》上发表了“中国地质略论”以后,是由日本引进的[]。但早在1896年梁启超的《读西学书法》中就已提到“地质学”,并指出:“地质学之书,就地中生物之迹,以考地球初成以来至于今日,天气地形物种人类递变之状,因识地球由草昧而文明之理。……盖未有文字以前地球之全史也”。在梁启超的《西学书目表》和《读西学书法》所列书目中,地质学译著均以“地学”命名。如《地学浅释》、《地学指略》、《地学稽古论》等,但他却用了“地质学”这一名称。虽然梁启超使用的“地质学”一词源于何处尚待进一步考证,但它说明早在19世纪末“地质学”一词就已在中国出现。

    科学术语被普遍接受需要一个过程。例如在1906年出版的《最新地文图志》[21]中,仍用“地学”指代地质学。但进入20世纪后,“地质学”逐渐取代了“地学”,而且“地学”一词在20世纪又有了新的含义。

 

3 “地学”概念的延伸:舆地、地理与地学

 

中国古代将地理环境称为“舆地”,并出现了《舆地广记》、《舆地纪胜》等重要的地学著作。因此人们又将描述研究人类居住世界的地学称为舆地学。近代地学发展的早期仍有学者使用“舆地学”指代地学,当时京师大学堂的近代地理学多称为“舆地学”。像京师大学堂的《中国地理学》讲义中就有:“舆地之学,关系政治、工商诸务”[22];京师译学馆的《舆地学讲义》,书名虽为“舆地学”,但第一课的概论即称为“地理学总论”,并指出:“地理学者,发明人类所居地球表面一切情形之学。详言之则为区别水陆之位置,及气候形势之异同,人与动植矿物播布之学也”[23]

虽然早期一些地学译著仍以“舆地”命名[],但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多数中国学者已将“舆地”视为中国古代地学的代名词,而较少用于西方传入的近代地学著作之中。例如1927年中国地学会出版的《地学丛书》在谈到“舆地学”时主要指的也是中国古代的地学[24]

    最早以“地理”作为近代地学的代名词,见于《新释地理备考》中:“夫地理者,地之理也。盖讲释天下各国之地式、山川、河海之名目,分为文、质、政三等。”虽然“地理”一词在中国早已出现[25],但《新释地理备考》中的“地理”已包含了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地理学、地质学的内容。其后的《地理全志》等书在讲到地学内容时,也使用“地理”一词。

    《地理须知》中较早给予“地理”以详细的解释:“地理一学所该甚广。如地质、地势、矿石、水泽、空气以及光热、雷电、吸力、草木、禽兽、人类等,莫不属乎地理”。在20世纪之前较有影响的译著之中,“地理”基本上是地学的代名词。

    笔者所见最早具有近代科学意义的“地学”[],仍是梁启超的“读西学书法”:“西人言地学者,约分三宗。风云雷雨等谓之地文学。地中矿石物迹,谓之地质学。五洲万国形势沿革,谓之地志学。”直到20世纪中叶,中国学者对地学的总体分类也没有超出梁启超所述的三个部分。但可以肯定,“地学”在当时并没有被普遍用来指代地球科学,它仍然是地质学的代名词。在19世纪末甚至20世纪初期冠以“地学”书名的著作,其主要内容仍然是地质学。

    20世纪初,随着“地质学”逐步取代“地学”而成为地质学的代名词,地学”一词逐渐取代了“地理”,被越来越多地用以代表地球科学。1909年张相文等人发起成立的中国地学会,推动了中国近代地学的进步,同时也使“地学”一词用于指代地球科学的使用更加普遍。从中国地学会会刊《地学杂志》的内容来看,它包括了地质学、气象学、地理学等学科内容。“地学”逐渐成为地球科学的代名词。但是人们在广泛使用“地学”一词时,却很少注意它的含义和包含的范围。1931年出版的《地学辞书》是中国出版较早、影响较大的地学专业辞书,书中收集有1370余条地学术语,但却未解释何为地学。

   20世纪30年代以前,“地学”成为使用频率最高、定义也最为模糊的术语之一。在中国地学的近代化过程中学科名称的混乱现象一直存在,其中以“地学”的使用最为混乱。例如前文谈及的《地学浅释》,书名以地学作为地质学的译名,而在总论中又有:“地球全体,均为土石之质凝结而成。……及细考之,而知地质时有变化,其变化之故,又有关于生物者,……。如是穷源竟委,遂成地理一家之学”[26]。从全文来看,这里的“地理一家之学”实为地质学,而尽管文中已出现“地质”一词,但译者并未用它来命名这一学科,同一书中,地学、地质、地理均指的是同样的研究对象,而“地学”和“地理之学”更是同为地质学。

    1928年出版的《(新编)地学通论》[27],书中主要内容为自然地理学,在这里地学又成为自然地理学的代名词。直到20世纪30年代,“地学”一词的使用仍很混乱。张其昀在《新地学》[28]一书的序言中就谈到:“兹所云新地学,……,盖欲用以表示晚近数十年来,地理学上之新思想、新眼光、新规律、新趋势与新希望”,这里的“新地学”又指地理学。前文提到的《地理学讲义》,其书内首页却印为《地学讲义》,从每页版口上均印有“地学讲义”四个字看,似乎并不属于印刷上的错误。而这里的地学、地理学则又同指地理学。中国近代地学发展过程中学科名称使用上的混乱,由此可见一斑。

 

4 “地理”概念的转化

 

“地理”一词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和西方的古希腊时期均已出现[29]19世纪西方近代地学传入中国后,“地理”同“地学”一样,在使用上也存在着指代不明的问题,因此也是近代地学学科名称中使用最为混乱的名称之一。

19世纪“地理”的含义十分混乱[]。但随着地学的发展和前文所述相应学科名称的演化,“地理”一词涵盖的范围逐渐缩小、明确。19世纪末出版的《地理初   》的序言中就指出:“地理则详地外之理,如山原河海之成,雨露风霜之故。地学则讲地中之事,如土石之层累、物类之形迹……”[30]。《地学指略》中也有:“盖论地面形势者,谓之地理学”[31]。从这两本书中对地理学的定义看,地理学作为与地质学并列的地学之一,已不是地球科学的代名词。但在这一时期地学仍指地质学,而涉及到整个地球科学时,仍多用“地理”一词。

《地理初   》与《地学指略》中“地理”的含义虽然有了变化,但它们的研究内容仍属于自然地理学范畴,并非近代科学意义的地理学。因为近代的地理学主要由自然地理学和人文地理学两个方面组成。前文谈到的《地理学讲义》已将地理学分为数理地理、自然地理和政治地理,是最早出现的具有近代意义的“地理学”一词。1906年出版的《地文学表解》的“地理学之区分”条目下,地理学被分为“论地球为自然界之一物体”的自然地理学和“论地球为人类之住所”的人文地理学两部分。这是最早对“地理学”的科学解释。

    20世纪“地质学”的学科概念被普遍接受之后,“地理”才由指代地球科学转变为与地质学并列的地理学的学科概念。

 

5 “区域地理学”概念的形成:方志学(地志学)、区域地理学

 

    《新释地理备考》中地学分类的第三项为“政”:“其政者,则以各邦、各国省府、州县、村镇、乡里,政事制度,丁口数目,其君何爵,所奉何教指示于人也”。这里的“政”是世界地理,书中的描述方法与中国古代的方志之学没有根本的差别。《地理全志》中的“政”也是以介绍世界地理知识为主。因此它们还不能完全等同于近代意义的区域地理学。

    1882~1889年间出版的《格致须知》丛书中包括有《地志须知》,书中的总说强调了地志与其他地学学科的不同:“地土之形势,……人民之风俗,……物产之多寡,……是谓之地志”,“至于地之形状、质体及水陆变迁、气候更变诸事乃属于地理等书”[32]。从总说将地志与地学、地理、气学等内容并列看,它应属于近代的区域地理学,但从书中对区域地理的描述方法上看,仍缺乏近代区域地理学的研究方法。梁启超“读西学书法”的地学分类中也有地志学。而且这里的地志学是研究“五洲万国形势沿革”,从定义上看,它强调了区域的历史演进,比《地志须知》中的定义前进了一步。同时他也指出了当时“地志之书,尚无善本”。在20世纪以前,中国虽然还没有较为理想的近代区域地理学著作,但近代区域地理学的概念已经产生。

    20世纪前20年中国学者开始了用近代科学方法研究区域地理的工作,并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但区域地理学一词直到本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期才得以普及。而在此之前“方志学”或“地志学”一直是其代名词。究其原因一部分是由于一些学者对近代区域地理研究认识上的问题。20年代之后尽管出现了大量以近代科学研究方法完成的区域地理学成果,但“略仿《汉书·地理志》体例”[33]的论著仍大量存在,它们与前者混在一起,统称为方志学或地志学。这可能是方志学一直作为区域地理学的代名词的原因之一。但20年代之后多数的地理学者虽然仍多使用方志学一词,但他们已能分清古代的“方志”与近代“方志”的不同:“区域地理的性质,就是中国古来的方志,可是这种方志有纯粹的科学精神的基础,所以叫做新方志”[34]

 

6 气象学名称的演化

 

气象学研究在东西方均有着悠久的历史。公元前340年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公元前384~322年)撰写的《气象学》(Meteorologica)是世界上最早的气象学专著,也是气象学一词的首次使用。17~18世纪西方学者开始了在观测基础上的理论研究;19世纪20年代出现了世界上第一张天气图[35]

近代气象学传入中国的时间虽然较晚,但进入20世纪之后却是中国近代地学中发展较快的学科之一,并且也经历了学科名词的演化。《测候丛谈》是较早的近代气象学译著。测候本用来专指气象的观测,但这里的“测候”则“专考天学之变化,其理原非甚深,惟因地球每年绕日行一周,以成四时,而每日亦自转一周以成昼夜,是以寒暑殊焉,燥湿变焉” [36]。测候成为早期气象学的代名词之一。

    在近代气象学著作中,更多以“气学(汽学)”命名。“气学”一词最早出现于1879年黄遵宪的著作中[37],但作者并未解释这一学科的定义。从19世纪末出版的《气学须知》对气学的定义看:“空气非虚,而实有其质也。将此各事考论证明,是谓气学”[38],气学主要为大气物理学内容。大气物理学是气象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近代科学发展的初期这些名称可以作为同一学科概念。

进入20世纪后,随着气象观测资料的增多和理论上逐步成熟,气象学才逐步完善并成为地学中与地理学、地质学并列的三大主要学科之一。出现了一些以“气象学”(或“大气物理学”)命名的著作,如西师意译的《气象学》[39]、余宗农编译的《气象学》(又名《大气物理学》)[40]、狄克逊的《气象学》[41]、李松龄的《气象学》[42]等等。同时以“气学”命名的气象学著作仍然存在,如1914年出版的译著《气学通诠》[43]。这说明在学科的发展过程中,学科名称的统一需要经历一个缓慢的过程。

 

7 结论

 

    近代科学发展过程中,造成大量名词术语的演变和使用混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语言学上的问题,也有学科发展不成熟的根源。

    从语言学上讲,汉语为形声表意文字,字形中的意符反映了事物所属的范围和属性。其表音和表形两方面较难与国际科技名词接轨。它不能象印欧语系国家那样,在引进科技名词时直接采用字符转写的方式。汉字无法转写,其音和形无法与国际接轨。因此尽管在近代地学传入中国之前,传统的地学资料和知识已经有了长时间的积累,但仍无法满足大量新术语的需要,必然需要创造大量的新词。近代地学中的绝大部分术语都是创造的新词,但本文中并未论及这一部分内容。

    近代地学及其分支学科的名称多是在对于学科理解基础上的旧词新用。由于对这些新学科的理解需要一个过程,因此地学各分支学科的名称几乎都经历了一个演化的过程。因此学科名称的演变有着它独特的原因。首先,这些名称虽然是旧词新用,但这些“旧词”本身已经有了固有的含义,因此在“新用”的过程中,由于早期对近代科学理解不深,难免造成概念理解上的混淆。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前期,不同名称指代同一学科、以及同一名称表示不同学科的情况比比皆是,这种情况甚至出现在同一部著作之中。这说明了中国近代地学学科分化和发展的不成熟。其次,当时一些分支学科还没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和研究人才,一些地学工作者兼顾多门分支学科的情况比较普遍。因此在中国近代地学的发展过程中,一直存在着学科之间分界不明的问题。这一点在学科名称的演变过程中也可以反映出来。

    从数量上讲,地学及其分支学科的名称在整个地学术语中并不占有很大的比例,但由于它们的命名多采用对其含义的理解、利用中国已有的名词加以命名。因此从学科的命名及演化上,可以反映出当时对于这些新学科内容的不同认识。因此对这一部分术语的研究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我们通过研究学科名称的演变过程,可以从一个侧面更好地了解这些学科在中国近代的发展历程;另一方面,目前科学史界对于近代地学著作中出现的这些学科名称的认识也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如前文多次谈到的《地理全志》一书,现代学者对“地理”一词的解释差异很大。有学者认为这里的“地理”是指地理学[];也有学者认为“地理”的含义包括了现代地质学、地理学和地文学的内容[]。这种认识上的差异导致了对《地理全志》一书科学内容评价的不同。按照第一种观点,《地理全志》成为较早传入的地理学著作。因此只有搞清这些名称在不同时期的含义及其演变的过程,才能更好地评价中国近代地学著作的科学价值。

 

 

参考文献



[]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宋正海、王冰、艾素珍、汪前进等先生的精心指导,他们还为本文的写作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特此致谢。

[] 由于不同学者的分类方法不同,地学分支学科的数量差异很大。上海中华书局1931年出版的《地学辞书》中收录的学科名称有21个。1929年《地学杂志》上发表的张雨峰的“地理学之意义与范围”一文中,仅地理学的分支学科就有十几门。20年代,北京大学地质系开设的课程中,涉及到的地质学分支学科近10个;中央大学地学系地理气象门的课程设置中包括了近20个分支学科。

[] 主要著作有:1932年王均衡译《自然地理学原理》,1933年张资平著《自然地理学》,1935年王谟编《自然地理》,1935年王华隆著《自然地理》,1949年王勤  译《自然地理学》等。

[] 有关中国近现代地文期的研究及其成果,参见邱维理,中国地文期研究史,《中国科技史料》,1999202):95~106

[] 参见(意)马西尼著,黄河清译,《现代汉语词汇的形成》,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7年,第204页。也有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参见李鄂荣,“地质”一词何时出现于我国文献,《地质学史论丛》(一),地质出版社,1986年。

[] 参见阙维民,中国高校建立地理学系的第一个方案——京师大学堂文学科大学中外地理学门的课程设置(《中国科技史料》1998194):70~74),在大学堂译书局所购的西方地理学书籍清册中,多以“舆地”作为书名。笔者仅见过几本京师译学馆出版的地学教科书,但从其内容上看都不具有近代地学的意义。

[] 在《中外舆地汇钞》(1804年(光绪二十年)出版)的序言中有“好读史书,钩稽参校,尤究心于地学”,书中并未解释何为地学,但书中仍然使用的是中国传统地学的描述方法。

[]《六合丛谈》中所载《地理》的英文目录为Physical Geography,这里的“地理”应指的是自然地理学(据王扬宗.《六合丛谈》中的近代科学知识及其在清末的影响,《中国科技史料》,1999203))。有学者认为近代科学意义的“地理学”是一个来自日语的原语借词,最早出现于1879年出版的黄遵宪著《日本杂事诗》中((意)马西尼著,黄河清译. 现代汉语词汇的形成.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1997, 203);更有学者把《日本杂事诗》中的“地理学”等同于近现代的地理学科(邹振环,《晚清西方地理学在中国》,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255页)。黄遵宪在《日本杂事诗》中仅列出了“地理学”的名称而未解释其定义,所以很难考证这里的“地理学”究竟指代近代地学中的哪一部分。而且《日本杂事诗》也非近代地学著作,所以对近代地学学科名称的考证还需放在近代的地学译著和著作之中去考察研究。

[] 参见李鄂荣,“地质”一词何时出现于我国文献,《地质学史论丛》(一),地质出版社,1986年;曹增友,《传教士与中国科学》,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第251页。

[] 王扬宗,《六合丛谈》中的近代科学知识及其在清末的影响,《中国科技史料》, 199920(3)



[1] 吴凤鸣.世界地质学史. 吉林教育出版社, 1996, 164

[2] 詹姆斯等. 地理学思想史.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9, 168

[3] 参见艾素珍. 清末自然地理学著作的翻译和出版. 中国科技史料. 1995163):16~25

[4] 玛吉士(Jose Martins-Marquez. 新释地理备考.1847年,《海山仙馆丛书》本

[5] 李鄂荣. “地质”一词何时出现于我国文献. 地质学史论丛(一),地质出版社,1986

[6] (英)慕维廉. 地理全志. 光绪六年(1880年)刻本

[7] (英)慕维廉. 地理全志. 光绪九年(1883年)上海美华书馆排印本

[8] 梁启超. 读西学书法. 1897年卢靖辑本. 西学书目表, 附卷

[9] 科学书局编辑所编. 地文学表解, 1906

[10] (日)志贺重昂著. 述萨端译. 地理学讲义. 上海金粟斋译书社,1901

[11] 葛陛伦编辑. 地理概论. 上海会文堂,1915年排印本,5

[12] 王益崖. 地学辞书. 上海:中华书局,1931325

[13] 傅运森. 自然地理(中学).1914

[14] 葛绥成. 地理丛谈. 上海:中华书局,19483

[15] 陈国达等主编. 地学大事典. 山东科学技术社,1992258

[16] 章鸿钊. 中国地质学发展小史. 民国丛书本

[17] 李鄂荣. “地质”一词何时出现于我国文献. 地质学史论丛(一),地质出版社,1986;王仰之.中国地质学简史.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 86~90

[18] 王扬宗. 《六合丛谈》中的近代科学知识及其在清末的影响. 中国科技史料, 1999,20(3): 211~226

[19] 参见艾素珍. 清代出版的地质学译著及特点. 中国科技史料,1998191):11~25

[20] (英)傅兰雅撰. 华衡芳译. 格致须知丛书, 1882~1889年刻本

[21] (英)世爵崎冀著. 叶青译. 最新地文图志. 上海:山西大学堂译书院编发,商务印书馆印刷,1906

[22] 引自北洋官报局编印. 学报汇编

[23] (清)韩朴存. 京师译学馆舆地学讲义. 光绪三十一年(1905), 京师学务处官书局铅印本

[24] 中国地学会编. 地学丛书. 1927年刻本

[25] 曹婉如. 唐锡仁. “地理”一词在中国的最早出现及其含义. 地理. 19615

[26] (英)雷侠儿著. ()玛高温口译. 华蘅芳笔述. 地学浅释. 上海: 江南制造局, 同治十年(1871)刻本, 1总论

[27] 刘玉峰. (新编)地学通论. 上册. 北平文化学社,1928年初版,1933年第三版

[28] (法)马东男(Emmanual de Martonne)等著. 竺可桢等译. 新地学. 南京钟山书局,1933

[29] 唐锡仁、杨文衡主编. 中国科学技术史·地学卷. 科学出版社,2000126~127

[30] 地理初   . 益智书会辑. 西学九种. 光绪二十五年(1899), 上海华美书馆铅印本

[31] 地学指略. 益智书会辑. 西学九种. 光绪二十五年(1899), 上海华美书馆铅印本

[32] 地志须知. (英)傅兰雅撰. 华衡芳译. 格致须知丛书, 1882~1889年刻本

[33] 张其昀. 中国风俗论. 科学,1926111):55~58

[34] 张其昀. 人地学论丛. 第一集. 南京钟山书局,1932180~181

[35] 中国大百科全书·大气科学、海洋科学、水文科学. 大气科学发展史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7

[36] ()金楷理口译. 华蘅芳笔述. 测候丛谈. 光绪三年(1877)刻本

[37]黄遵宪. 日本杂事. 1879, 小方壶斋舆地丛钞本

[38] 气学须知.(英)傅兰雅口译,华蘅芳笔述,上海:格致书室,格致须知丛书,1882~1889

[39] ()马场信伦著,()西师意译. 气象学. 上海:山西大学堂,1906

[40] 余宗农编译. 气象学,上海:中新书局,1908

[41] (英)狄克逊(H.D.Dickson). 气象学. 上海:广学会,1913

[42] 李松龄. 气象学. 上海:商务印书馆,1917

[43] (法)马得赉(J.De Moidrey)著. 刘晋钰. 潘肇邦等译. 气学通诠. 上海:土山湾印书馆,1914

 

 

 

Forming and Changing of the Main Translated Terms of Chinese Modern Earth-science

 

Zhang Jiuchen

(Institute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CAS, Beijing 100010)

 

 

    Abstract  The dividing was the main character of the modern earth-science during its development. From late 19th century to early 20th century, geology, geography and meteorology etc. became the main branches of earth-science. It is one of the problems to translate the names of these new branches. According to a vast amount of scientific books in late 19th century to early 20th century, this paper studies the forming and changing of these branch names. And the paper tries to show the development and problems of Chinese modern earth-science by the changing of these translated names.

    Key words  branches of earth-science, scientific terms, earth-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