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为田鼠上市欢呼
zeng 发表于 2007-7-14 15:02:14



为田鼠上市欢呼




雄生/文




今年洞庭湖发生了特大鼠灾,但有消息说,湖南田鼠被偷运到广东流入野味市场。应该为这样的消息感到欢呼,因为这是从根本上消除鼠害,化害为利的好办法。

老鼠曾经被列为四害之首,它破坏庄稼,糟蹋粮食,还传播疾病。因此,被人类所深恶痛绝,以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早在《诗经》中就有过这样的诗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这是历史上,老鼠为害,导致鼠进人退的一个个例子。

但在鼠进人退之时,聪明的人类有时也会反咬一口,将老鼠当作自己的食物,这一口其实就是消灭老鼠的最好办法。

老鼠吃得吃不得,这其实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卫生问题,而是一个历史问题、文化问题。从历史来说,任何生物都不是天生就是供人食用的,它都是人类长期选择的结果,在没有农业和畜牧业以前,任何人类食用的生物都是野生生物。农业出现之后,虽然有了家养的动、植物,但野生动、植物在很长时间里仍然是人类主要的食物来源,尤其是在食物不足的情况底下。

中国人食用老鼠的历史由来已久。在50万年前的“北京人”洞穴遗址的灰烬中,留存着大量烤焦鼠骨。在汉代马王堆二号墓以及河北中山靖王刘胜墓中,亦挖出过坛封鼠肉干。岭南地区一直保留有食鼠的习惯。《顺德县志》中的记载:“鼠脯,顺德佳品也……大者为脯,以待客,筵中无此,不为敬礼。”在福建闽西地区,宁化老鼠干被誉为有风味特色“八大干”之一。

食鼠也不是中国人所独有的习惯。美国考古学家在安第斯山下挖掘到一万二千年前的印第安人遗址,也出土了大量被人啃咬过的鼠骨。食鼠在今天的国外也不少见。在柬埔寨、老挝都有食鼠的报道。柬埔寨人更是热衷于以鼠为餐。[1]在印度,有“劳动者把鼠当作主食”("labourers ate rat as a staple")的说法,特别是在干旱的季节,印度的农夫(ryots)通常要把田垄中的田鼠搜出来,选择健康的老鼠用来烹调。这么做,并非是由于饥饿,也不是为生存所迫,吃鼠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甚至跟是否干旱无关。"All cases (of rat eating) are ones in which people routinely eat rat whether there is drought or not".[2]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西非鼠肉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食物,生活在城市里的居民到商店就能购买到。而在西非的多哥,有一个名为凯特姆的小村子,这里的人们更将鼠肉视为美味佳肴。对当地人来说,这种饮食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吃”,更在于享受捕猎和烹饪过程中的乐趣。捕猎、烹调与食用的过程具有很大的挑战性,能让人充满斗志。[3]猎食老鼠当餐也出现在中美洲哥斯达黎加和尼加拉瓜。[4]

食物问题说到底是文化问题。在一种文化中人们偏爱的食物,在另一种文化中可能是一种禁忌。食也文化,不食也文化。就像中国历史上的北方人,甚至今天的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南方人要吃蛙、蛇、鼠等野生动物一样,人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印度人把牛当作圣物并立法禁止宰杀,犹太人则厌弃猪肉,而欧美人对这两种肉都来者不拒,但当他们看到一些民族吃昆虫就觉得恶心了,对一些吃狗肉的人群,他们的指责甚至会上纲上线起来。为什么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的饮食习惯和口味有这么大的差别呢?美国著名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MarvinHarris)在他的《好吃:食物与文化之谜》(Good to Eat:Riddles of Food and Culture)一书中,从遗传学、生理学、营养学、生态学等多个角度出发,综合考虑了人类不同文化中饮食习惯的形成,剖析了食物与文化的关系。

将害虫当美餐是消灭害虫的有效办法。唐代的宰相姚崇首开食蝗纪录,不仅揭示蝗虫可灭,且而变害为利,成为美餐,成为千古佳话。为了证实蝗虫可食,明代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甚至放弃了自己一贯的科学严谨,得出了蝗为虾所化的结论。虾是人们所衷情的食物,蝗虫自然也可食用。而老鼠可食已为古今中外广泛存在的事实所证明。

面对鼠害,捕食比简单的捕杀、掩埋,或是药物毒杀留下的为害要小得多。药杀使本可利用的鼠肉资源得不到充分的利用,还可能引发新的灾难。化学药物灭鼠,稍有不慎就会污染水源,从而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用水安全和渔业养殖的安全。大量携带毒药的鼠尸如果没有及时掩埋,留下了卫生隐患,通过食物链,引发更大范围内的生态危机。残留的毒药也可能流散到更广阔的地区。人工灭鼠,动员的难度很大,在当今利益多元化,农村人口城市化的情况下,要动员百姓全民上阵去灭鼠是非常困难。历史上曾采用过以蝗蝻换粮食的办法来奖励灭蝗,现在如果能用白薯换田鼠,则也似不错。但恐怕也能行得通。如果能把鼠当作一种食物资源(据报道在广东鼠肉的批发价 20元/斤,零售价 40~50元/只),在利益面前,则人们会不请自来,何患鼠害不灭?

毋庸讳言,任何食物(包括野生的和家养的)都存在各种各样的细菌和病毒,但这并不是我们拒绝食用的理由。否则,因噎废食,人类将无法生存。我们所要做的是在科学的指导之下加以食用,变废为宝。现在动员所有的人出来食鼠自然是不现实的,但既然在一些地方存在鼠肉市场,我们就应该加以利用和疏导,加管监管,使市场上出售的全都是放心鼠肉,而不要盲目地加以禁止。为其如此,才是除鼠害,兴鼠利的好办法。

[1] http://taint.org/2004/10/14/172223a.html

[2] http://www.hinduonnet.com/2003/11/01/stories/2003110103240400.htm

[3] http://gb.chinabroadcast.cn/9523/2005/12/28/421@839156.htm;http://www.congocookbook.com/c0143.html

[4] http://www.maps2anywhere.com/Travel_Videos/Central_America_video_travel.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