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梦梁录》,还是《梦粱录》?

 

曾雄生

 

宋人吴自牧著有一本描写南宋都城临安市情风物的书,名曰《梦粱录》,研究宋史的人经常要用到这本书,余在读书时,发现《梦粱录》经常写作成《梦梁录》,这种现象在网上尤其普遍,用GOOGLE搜索“吴自牧”和“梦粱录”,得到296项,而搜索“吴自牧”和“梦梁录”时,得到699项,如果简单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则必然以《梦梁录》为是,如以《梦粱录》为非。近日,余在校对《中国科学技术史·通史卷》时,又遇到了这个问题,有的地方作“粱”而有的地方作“梁”。余深知音形相近,是导致混乱的根源,但也知梁与粱还是有区别的,并都与科技史有关系。

梁,是个是会意字,从木,从水,刅(chuang)声。从“木”从“水”,表示用木料在水上造桥。梁字的本义为水桥,后来把架设在两个支点上的构件都称为梁,如房梁,横梁之类;粱则是个形声。从米,梁省声。本义:植物名。古代指粟的优良品种,子实也称粱,《说文》按:即粟也,穈也,芑也。今小米之大而不黏者,其细而粘者谓之秫,古舂粟之率,自粝至于侍御皆言粱也。后来高粱传入中国以后,成为高粱的专用名称。

《梦粱录》,还是《梦梁录》呢?找来古书一翻不就清楚了吗?在所网站“馆藏书目检索”中只能找到二本《梦梁录》,一本是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出版的;一本便台北商务印书馆1983影印的文渊阁四库全书,却找不到《梦粱录》,也似乎《梦梁录》是对的,从书架取来书一看,原来两本名《梦梁录》的书,原名都是《梦粱录》,可能是录入员将《梦粱录》错成《梦梁录》了,但这只是一种推测,因为《梦梁录》远较《梦粱录》普遍,不能说全是录入错误。

那么,孰是孰非?还是回到原书中去寻找答案吧。《梦粱录·原序》曰:“昔人卧一炊顷,而平生事业扬历皆遍,及觉,则依然故吾,始知其为梦也,因谓之:黄粱梦,矧时异事殊城池苑囿之富,风俗人物之盛焉,保其常如畴昔哉,缅怀往事,殆犹梦也,名曰:《梦粱录》云,脱有遗阙,识者幸改正之,毋哂。甲戌岁中秋日钱塘吴自牧书。”原来,梦粱录之得名,与成语典故“黄粱梦”确有联系。据唐沈既济《枕中记》载:卢生在邯郸客店遇道士吕翁,生自叹穷困,翁探囊中枕授之曰:枕此当令子荣适如意。时主人正蒸黄粱,生梦入枕中,享尽富贵荣华。及醒,黄粱尚未熟﹐怪曰:“岂其梦寐耶?”翁笑曰:“人世之事亦犹是矣。”本此,《梦梁录》当为《梦粱录》无疑。


“阿输吠陀”中的“输”怎么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