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病流行的城乡差别

 

曾雄生

 

SARS爆发,人们最担心的是SARS在农村的蔓延,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农村缺医少药,农民的卫生防病意识较弱,一旦流行将更加难以控制。然而,当我们在考察了历史上的疫病流行趋势之后,我们对于农村爆发大规模的疫病流行的担心和恐惧或许可以有所缓解,因为历史上的疫病主要是在流动性较大,人口比较集中的城市。

全面地展示历史上疫病分布状况是不可能的。这里我们只想利用《宋史·五行志》中有关疫情的记载,来发现宋代疫病流行的城乡差别。宋代300余年的历史中有关大的疫情的记载约有30次,平均每十年一次,除四次发生发生在北宋以外,其余20余次都发生在南宋。从发生的地点来看,主要发生在江南地区,其中尤以行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居多,约有15次,为宋代全部大的疫情的一半。北宋所发生的4次大的疫情中,也有2次发生在京师汴梁(今河南开封)。其它疫情发生的地点虽然难以确定是城市还是乡村,但也可以大致确定是在人口相对稠密的中心城市。由此可见,京都等大城市是宋代疫病分布的主要地区。

宋代大疫一览

年号

公元

月份

地点

淳化五年

994

六月

京师

至道二年

996

频年

江南

大观三年

1109

 

江东

建炎元年

1127

三月

汴京

绍兴元年

1131

六月

浙西:平江府

绍兴三年

1133

二月

永州

绍兴六年

1136

 

四川

绍兴十六年

1146

行都

绍兴二十六年

1156

行都

隆兴二年

1164

江南:浙江

干道元年

1165

 

行都及绍兴府

干道六年

1170

 

干道八年

1172

行都江西隆兴府

淳熈四年

1177

 

真州

淳熈八年

1181

 

行都寜国府

淳熈十四年

1187

行都、浙西

淳熈十六年

1189

 

潭州

绍熙二年

1191

涪州

绍熙三年

1192

 

资荣二州

庆元元年

1195

 

行都

庆元二年

1196

五月

行都

庆元三年

1197

三月

行都及淮浙郡县

嘉泰三年

1203

五月

行都

嘉定元年

1208

淮甸浙

嘉定二年

1209

行都、江南

嘉定三年

1210

四月

行都

嘉定四年

1211

二月

行都

嘉定十五年

1222

 

贑州

嘉定十六年

1223

 

永道二州

徳佑元年

1275

六月庚子

 

徳佑二年

1276

閠三月

 

欧洲历史上的疫病流行也呈现出同样的情形。中世纪时,欧洲的疫病流行也主要发生在君士坦丁堡、佛罗伦萨、威尼斯、伦敦、牛津等中心城市。542年,以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Justinianian)皇帝命名的“查士丁尼鼠疫”(the Justinianian plague),仅君士坦丁堡就死亡一万多人。以十四世纪欧洲黑死病(Black Death,鼠疫)为背景,写于1349—1351年间的短篇小说集卜伽丘的《十日谈》就对当时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疫情有生动的描述。“1348年,意大利的城市中最美丽的城市——就是那繁华的佛罗伦萨,发生了一场可怖的瘟疫。……”

虽然,农村的疫病发生也是不可避免,而且某些疫病最初即可能起源于农村,然而,疫病危害之惨烈则非城市莫属。

导致疫病流行所出现的这种城乡差别主要原因在于人口密度。研究者发现,各种传染病在早期人类中的蔓延与控制,主要受制于群体数量的变化。当每群不超过50人时,只有那些适合在小范围社会聚落中传播的疾病才可能存在;但当人群数量不断上升时,许多传染病便获得了存在与蔓延的条件。

宋代杭州是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而且还有大量的流动人口,因此而成为疫病的多发区。北宋时,在杭州担任知州的苏轼就提到,“杭水陆之会,疫死比他处常多”(宋史,卷三百三十八,苏轼传)。同样近代上海的霍乱流行,也是因为上海“各省商舶麕集,帆樯林立,踵接肩摩”。1894年我国粤港、云南、福建地区爆发鼠疫,广州为重灾区,死亡人数达十万之众。

和大中城市相比,广大的农村地区,人口相对稀少,居住相对分散,而且在自然经济的社会里,一家一户为一个生产单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相对较少,以致于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这在客观上也阻断了疫病传染的途径,也就相应地减少了疫病爆发的可能性。

目前的SARS疫情仍然具有明显的城乡差别。中国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司长齐小秋在2003515日上午10时,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我们国家SARS的流行到目前为止出现过两次高峰,一次高峰是在今年的2月份,以广东等一些城市为主。另一次高峰是在4月中下旬到5月上旬,主要是以华北主要城市为主。但是这两次高峰之后,经过观察,到目前为止,在农村地区仅发现了一些少数的病例。”

SARS至今没有在农村出现大范围的蔓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病流行的一些规律,但决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因为时代不同了,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大批的农民进入城市就业,据农业部副部长刘坚的介绍,中国农民工现在近一亿人,其中跨省区流动的有3600万到4000万人。他们的流动有可能使疫病扩散,疫病流行的城乡差别在缩小。


相关阅读

警惕SARS恐慌在农村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