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输吠陀”中的“输”怎么读?

 

曾雄生

 

我所廖育群先生所著《阿输吠陀:印度的传统医学》一书近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书名《阿输吠陀》是由ayurveda音译而来,余不才,又喜卖弄,以为《阿输》乃《阿喻》、或《阿瑜》等之误,质之作者,告之,阿输之译由来已久,余默然良久,查《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输的读音皆为shu,心想yur怎么可以音译成shu呢?难道“输”在古音中还可以读为yu不成。因思汉字中许多从“俞”之字,多读此音,诸如,渝、瑜、逾、愉、喻、愈之类,莫非“输”,古亦可读为yu,廖先生曰:从俞之字,虽多读为俞,但也有例外,比如,偷。余无言以对,但仍不死心。

想起以前的一句俗话,认字认一边,不要查《康煕字典》,难道我也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吗?找来字书一查,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输的确可以读为yu。《说文》:“输,从车俞声”,也就是说输原本也可读为俞, 这还不是孤证,其它古代的字书中也有同样的读音,如,“揄铺(音敷)……缕叶输(音臾),毳也(音脆皆谓物之行蔽也)”(《方言》卷二),《广雅疏证》也说:“输读为渝”(卷三)。可见,输在古时候确有一读为yu。只是后来,shu才成为通行的读法。而《阿输吠陀》的译者正好用的是输字的古音。唯其如此,才更符合yur的发音。

阿输之输,当读为yu,还有一个更为直接的证据,这便是ayur的另一种译法。古印度摩揭陀国孔雀王朝有个有名的国王,他的名字译成中文便是阿输迦、阿输伽、阿输柯,又译为阿育王,音意合译为无忧王(见《大唐西域记》卷8、《广弘明集》卷1220、《法苑珠林》卷294950117、《翻译名义集》集34)。显然,这里的输在读音上应与育、忧相同,或近似。

其实,认字认一边,不要问先生,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对的,因为它也符合汉字造字的“六书”之一,即所谓“形声”,只是不可为常,就象苏东坡批评过的所谓“波者,水之皮;滑者,水之骨”一样。因为在汉字中常常存在一字多音的现象,以“输”字为例,从车,俞声,而俞既可读为yu,又可读为shu,读为yu常见,而读shu不常见,但在用于指人体穴位等的时候,则读shu。由于俞一字多音,所以从俞之字,虽多读为俞,就象俞多数情况下读为yu一样,但也有的时候读为shu,如隃、腧、毹之类。具体读音当视情况而定。从“阿输吠陀”系由ayur音译而来而言,我以为,此处的输读为yu更为准确。

要而言之,如果《阿输吠陀》仍遵从其旧,不能改成《阿瑜吠陀》或《阿育吠陀》之类的话,则此处《阿输吠陀》之输,似以读为yu为准。考虑到现代汉语中输已无yu的读音,则似译为《无忧吠陀》为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