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SARS恐慌在农村蔓延

 

曾雄生

 

近来由于SARS在北京爆发,为了避免远在江西吉安农村的老父老母的担心,每天都给他们打一个电话,可是从电话中反馈过来的情况来看,他们的恐惧远远大于身处疫病中心区的我们。

从电话中得知,今年年初以来,我们当地的村民就从各种渠道中得知广东、北京等地相继发生所谓“非典”疫病,造成了不少人员的感染和死亡,并且一度也影响到了市场上一些商品,如白醋、食盐等价格的上涨,但并没有对他们平静的日常生活构成太大的影响。

然而,自53日报道了江西吉安发现首例输入性非典诊断病例以来,形势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从市到县,从县到乡、从乡到村、各级政府响应上级号召,严防死守,层层落实,群防群 控,责任到人,并且采取了许多措施,如严格禁止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返乡,已经返乡的农民,和与之有过接触的人员要交钱体检,据说是一人80元,在指定的地方进行隔离检查的措施,更有甚者,有些地方还出现了诸如设堵、封路、禁市等等现象,这种行动对于确实存在疫病的地区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但过分的行动和不应有的扩大化的趋势,也对原本已在村民中存在的恐慌情绪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不明就里的村民,似乎立刻感觉到原本远在天边的瘟疫来到了村口,天都要塌下来了,许多人为此感到惶惶不可终日。

其实村民原本对SARS并不了解,他们对通过电视广播和道听途说,把SARS与瘟疫联系起来,而他们所能想起来的瘟疫莫过于鸡瘟(禽流感?),在村里每家每户都养鸡,而每个养鸡的农户都不止一次地遭遇过鸡瘟,当鸡瘟爆发的时候,家里养的鸡有可能在一个下午成片死去。当他们将SARS与鸡瘟联系起来的时候,自然不寒而栗。

笼罩在恐怖情绪之下的村民,纷纷祈求神灵保佑,一时间,纸船明烛照天烧,爆竹之声响彻四野,一些据说具有驱魔除鬼作用的东西,如雄黄、艾草之类,如洛阳纸贵。这种恐慌的蔓延,如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将极大地影响村民正常的生活和生产。毕竟对疾病的恐惧,比疾病本身更可怕。

强烈呼吁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加强对农民的宣传教育,使他们对于SARS有正确的认识,并采取恰如其分的预防措施,防止由于预防SARS所导致的恐惧,以保障农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强烈呼吁有关部门采取措施,警惕封建迷信活动借防SARS之机,在农村的蔓延抬头。同时也要呼吁有关部门停止以防SARS之名,巧立名目,加大农民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