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杂感七则

焚香之音

 

又是一届世界杯。守着足球,守着世界杯,偶有所感,略成小文几则,以供一笑。

 

克林斯曼——偶像归来

那年花开的夏季,开始迷上足球,迷上魅力无限的绿茵场。那正是西德队鼎盛的时候啊,三驾马车势不可当地驰骋在亚平宁半岛。就在那个夏季,我开始支持德国队,并记住了这个名字:克林斯曼。

从此以后,克林斯曼成为我对足球的一种期待。记不清究竟看过他的哪些比赛,也许更多的印象是来自报纸和收音机,但确实记得他快速的奔跑,准确的抢点,勇猛的突破,精彩的鱼跃冲顶、倒钩,还有让人叹为观止的射门——那些不可再重复的炫丽华彩!

从此以后,任绿茵场上沧桑变幻,花开花谢,珍藏在我心中的英雄只有一个,就是唯一的金色轰炸机。

物造物化,荏苒冬春,金色轰炸机告别了绿茵场。他离开得那么决绝,竟彻底消失于热爱他的人们的视线之外。是的,他真的消失了,他选择了远离祖国,定居在美国——这个不会为足球疯狂的国度。在加州温暖的阳光下,与妻儿一起享受着宁静安详的日子,安静得让这个世界都无法找到。

再看世界杯,我不再支持哪支球队,只在有时间的时候平静地观看那些可能精彩的比赛。心中偶尔还会想起昔日赛场上那一头飘舞的金发,但已恍如遥远的过去的一个梦中场景。

也许英雄自有英雄的命运,英雄的血液中永远奔流着激情。当德国战车锈迹斑斑七零八落,急需注入新鲜血液赋予新的生命的时候,金色轰炸机回来了!他冒着失败的危险,顶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几乎是孤注一掷地担当起了这一重任。

金色轰炸机回来了!带着充满活力、朝气蓬勃的年轻的德国队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这支队伍的表现让全世界震惊!

金色轰炸机回来了!时隔多年第一眼看到他站在场边,我对时间的感觉竟一下发生了错乱,被岁月尘封的感动仿佛经过一个世代的轮回,突然穿过时光的尘埃破茧重生,不可思议地与我前生的记忆重逢,让我难以置信这是在前世还是在今生。如果生命中所有美好的记忆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再现,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童话!

金色轰炸机回来了!在新的篇章中一步一步谱写着新的传奇。

我又成了最忠诚的德迷,默默祈祷着德国队好运。

进入淘汰赛之后每一场都是残酷的对决。强强相遇每个队都怀揣着大力神杯的梦想,每个队的梦想都可能在下一场比赛中破灭。我害怕看到德国队失败,更不敢想象赛场边激情四溢的克林斯曼一旦面对球队的失利,会做出怎样失望、痛苦的表情和动作。

然而我害怕看到的还是到来了。对意大利队加时赛的最后两分钟,德国队轰然倒下——以这样一种谁都难以接受、谁都来不及反应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梦想。摄像机镜头及时地转向场边,残酷地向全世界展示着克林斯曼——那个曾两度泪洒世界杯赛场的德国前锋,那个曾在盛怒之下一脚踢坏球场广告牌的拜仁队长,那个看到球队进球高兴得孩子般跳跃奔跑、而看到球队表现不佳时双手捂脸、怒摔瓶子的德国队主教练——此时,他没有流泪,没有捂脸,没有摔瓶子,更没有一脚踹向广告牌——他挺立在场边,表情比任何时候都更镇定、更坚毅、更有尊严!他走到场中,像慈父一样安慰他哭泣的孩子们,把那些高大的小伙子一一拥入怀中,轻柔他们的肩背,抚摸他们的头发,然后击掌招唤他们:站起来!

此时,没有人关注不远处欢庆胜利的人们,因为这一刻,胜败已经无所谓,我们看到了场上真正的主角!

克林斯曼,当年的金色轰炸机,如今融激情与理性、智慧与温情于一身的教练,他是真正的英雄、胜者!

偶像归来!

 

范巴斯滕——短暂的归乡之旅

挥别了,范巴斯滕,挥别了,橙衣军团。在优美而忧伤的旋律中,留下你孤独地站在绿茵场上。

轮回,经过几个四年的轮回,你从气贯长虹的剑客蜕变成沉稳优雅的少帅,但你率领的橙衣军团没有走得太远,在一场混乱不堪的比赛之后,你的军团覆灭了。

这一次,你们没有穿橙色的球衣。

面对着看台上期待你和你的球队的球迷,你没有挥手,没有微笑,也没有招呼你的队员。你高耸的眉骨下向来深邃的目光此时有些茫然无助,脚步显得无所适从。球场上空的灯光在你的脚步四周投下四个交叉的影子,让我有心碎的感觉。这是当年那个笑傲江湖、所向披靡的剑客啊,背影依旧挺拔,略显瘦削,透露着曾为剑侠的风骨。

……想拥抱你。

克林斯曼是完美的英雄,完美得不给热爱他的人们留下任何怜惜他的余地。范巴斯滕是不完美的剑客,当他折剑败北落寞无助的时候,会让人生出太深的怜惜。

Short trip home, 短暂的归乡之旅,我是后来才知道这支曲子的名字的。我反复听了不知多少遍。

 

塞黑——最悲情的球队

激情和悲情永远交织在世界杯之中。照我看来,这届世界杯中,最悲情的不是捷克队黄金一代最后一抹金光的隐灭,也不是荷兰队剑气不再的沉沦,而是塞黑队气若游丝般的绝唱。

以预选赛第一的身份进入小组赛,在小组赛中却屡遭败绩。面对阿根廷队的疯狂进攻,素以强悍著称的塞黑队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让我不忍继续观看,只盼着终场的哨声尽快吹响。

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这个他们在预选赛中所代表的国家,进入小组赛时已经不存在了。

国破山河在,但塞黑队的球风已经不在。

送你远去,知你此行再无归期。

……

给我一个梦吧,让我梦见四年以后一支强大的塞尔维亚队和一支同样强大的黑山队共同出现在南非世界杯的赛场。

 

德阿之战——铁血雄风,长歌相送

德国和阿根廷是两支我最喜欢的球队,在这两个队中,我又首选德国队。然而不幸的是,德国和阿根廷过早地相遇了。两支崇尚进攻的球队,两支无比强大的球队,两支意气风发志在必得的球队,争夺一个进四强的机会!这注定是一场铁血雄风的决战!我们仿佛回到了古战场,长风萧萧,战旗猎猎,交战双方金戈铁马如约临阵,来参加这场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参加的战斗!

“带我飞吧,大雁的翅膀,钢铁的心,驰骋在剑指的方向。带我飞吧,脱缰的梦想,风雷滚过的天地间,好一派,大风起兮云飞扬!”此时,滕格尔的这首歌把大战之前的气氛渲染得淋漓尽致。站起来,伴着滕格尔的歌声劲舞!

比赛开始了!双方果然展开了异常激烈的拼抢。我紧张得透不过气来,虔诚祈祷着德国队战胜阿根廷队,暗自许愿如果德国队获胜,一定临风把盏,好好庆祝一番。

经过几乎让人昏死过去的点球大战,德国队获胜了!我无法形容的释然。

然而此时,我不想庆祝,只是打开音响,让“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这首歌在这个已经恢复宁静的夜晚回荡在我的房间,把这如泣如诉的歌声送给即将远去的潘帕斯草原的雄鹰。在我的感觉中,他们更像一阵旋风,疾速地、狂野地掠过原野。那蓝白相间的球衣,是湛蓝的天空和在旋风中舒卷自如的白云。当他们下半场开场4分钟首先攻进漂亮的一球时,他们高兴地集体在场上奔跑,如同一群自由自在的马儿奔驰在绿色的草原上,让我在为德国队紧张的同时,也生出对他们的艳羡和祝福。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事实上我从未离开你!

 

马拉多纳——你在哪里?

德阿之战后,有人慨叹“梦回1986,不见马拉多纳。”1986已经远去,1986年的马拉多纳自然也不见了踪迹。然而我遗憾的是,德阿之战中,竟然没有看到2006年的马拉多纳!

那天,镜头几次对准阿根廷球迷的看台,每次我都努力搜寻马拉多纳的身影——阿根廷队前几场的比赛他一直在看台上啊,穿着他1986年夺得大力神杯时穿的那件球衣不遗余力地欢呼,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阿根廷队的坚强后盾。然而,这一次,迭戈,你的阿根廷队与强大的东道主德国队巅峰对决的这一次,你没有出现在现场,后来才知道原因竟仅仅是你的一个保镖没有得到门票。你想没想过,这场比赛中面对东道主球迷排山倒海般的声浪,赛场上的阿根廷将士多么需要你的呐喊!

对墨西哥队的比赛中,你说是你把左脚借给了马克西,让惯于用右脚的马克西如灵魂附体一般用左脚射进了关键的一球。然而此时,当德阿两队以点球决胜负时,迭戈,你在哪里?你曾经两度伸出的上帝之手,此时为什么不能借给阿根廷队的守门员去扑出德国队的点球?

 

德国队——我拿什么送给你

看到喜欢的球队出局,心中总有一丝凄然。

荷兰队曾经是我喜欢的球队,这次他们出局,我以short trip home 相送。阿根廷队一直是我喜欢的球队,他们失利的时候,我以“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相送。可是我的德国队,我拿什么送给你?你以那种让人难以接受的方式失利,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为什么有的球迷会在自己喜欢的球队失利的时候作出我原来不能理解的行为。

我欲哭无泪,不知该如何排遣心中的悲痛。茫然打开德迷网站,这里也笼罩着哀伤。然而德迷最骄傲的就是他们是德迷,他们没有怨恨,没有骂人,他们很快找到了德国队更衣室的歌Dieser Weg的下载地址,并把德文逐句翻译成中文,告诉所有热爱德国足球的人一起来听这首歌!

德国队,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在这个时候,我只能和你所有的球迷一起,陪着你们听你们最熟悉的这首歌:“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这条路上困难重重,瓦砾满布。也许不会有很多人与你同行,然而这样的生活会给你更多收获。”

年轻的德国队,相信这次失败会给你们带来收益,帮助你们成长。

 

三四名比赛——最完美的结局

这不像比赛,这简直是一个节日啊。

一上场,双方队员就面带微笑,即看不出半决赛失利的阴影,也看不到大赛前的紧张。场边,克林斯曼和斯科拉里握手拥抱,亲切交谈。

6场比赛中从未上场的队员都出现在场上,向我们展示了新的阵容和陌生的面孔。

卡恩在坐了6场冷板凳之后,如愿以偿地站在了德国队的大门前,完成了他在国家队的最后一场精彩表演。

当斯科拉里双臂和肚子一起挥舞指挥队员压向前场时,这个我一向不太喜欢的老头竟变得可爱起来。

比赛结束前两分钟,菲戈将球传给戈麦斯,戈麦斯头球攻破德国队大门,葡萄牙黄金一代以世界杯赛上这个精彩的进球完美谢幕。

最后,东道主德国队以31获胜,向家乡父老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又见克林斯曼最灿烂的笑容。

虽然没有大力神杯,但有礼花绽放,有几万人的欢呼,有双方队员最友好的握手、拥抱。

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结局啊!

 

尾声

尘埃落定,风烟散去,又是谢幕的时候了。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个夏天,这一个月,抛开一切俗务,看着足球,放任自己的喜怒哀乐,权且算是精神的一次短暂的归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