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城与避讳

赵洋

 

  斯塔夫理阿诺斯著《全球通史》第十四章“突厥人和蒙古人的侵略”中有这样一段引述:

  中国一位道士当时旅经此地,这样记载道:“我们经过伟大的城市巴尔赫,这里的居民前不久因反抗成吉思汗而惨遭屠杀,不过在街上,我们仍能听到狗叫声。”

原文为:

A Chinese Taoist monk who at the time journeyed through this region recorded, "We passed the great city of Balkh. Its inhabitants had recently rebelled against the Khan and had been removed; but we could still hear dogs barking in its streets."

这里说的是成吉思汗对花刺子模的征服。中国道士应该是被成吉思汗邀来讲道的长春真人邱处机一行。《全球通史》引用的这段话是做了引申的。原文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是这样的:

“过班里城,甚大。其众新叛,尚闻犬吠。”只是描述了大城空巷的景象,并未直指屠城。

巴尔赫(Balkh)在今阿富汗北部,因其古老而被称为“诸城之母”。传说祆教的创始人琐罗亚斯特(Zoroaster)即诞生于此。

公元1221年,成吉思汗率军克此城,屠之。1223年,蒙军再过此城,见居民稍聚,复屠之。邱处机一行于1222年过巴尔赫城,恰在两次屠城之间。

随成吉思汗征西域的耶律楚材应该对屠城之事比较了解,但在他的《西游录》中,只是说:“又西濒大河有斑城者颇富盛”。

只字未提屠城之事。对此,以研究蒙古史著称的法国史家格鲁塞的解释是,前者是独立的道士,后者虽本性慈善,但作为政治家,又和蒙古征服者利害相共。或许耶律楚材对河中文化的高度评价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内心的痛苦。

外人的记载又如何呢?

中世纪著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和伊本-白图泰在其游记中都有对巴尔赫的记载。

马可波罗有如下描述:“古代的巴拉奇城,比现在雄伟壮丽。后来,由于鞑靼人的几次侵扰,城市的部分建筑物,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残垣断壁,一片瓦砾。许多大理石修盖的宫室殿堂,现在已经残破得面目依稀了。只有那宽阔的广场,却还历历在目。”

(《马可波罗游记》汉译本中把Kin-Sai翻译成“京师”,即杭州,窃以为当译作“行在”)

伊本-白图泰看到的是:“该城亦一片瓦砾荒无人烟,乍看之下似有人居住,因其建筑坚固。那原是一座宽阔城池,清真寺、学校的遗迹历历在目……系被可诅咒的唐吉斯彻底破坏的”。伊本-白图泰是穆斯林。

15世纪初,奉西班牙国王之命觐见帖木儿汗的克拉维约也到过巴尔赫,当是时,“此城宽大,四周有高约三丈之城墙围护,城内尚有堡墙两道”。但矗立在他面前的已是历经战火,人烟稍聚的城市了。

参考文献

1. 斯塔夫里阿诺斯 著,吴象婴 梁赤民 译,《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

社,1988年,381页

2. L.S.Stavrianos, The World to 1500: A Global History, Prentice-Hall, Inc., 1970, p271 3. 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卷下

4. [法]格鲁塞,《蒙古帝国史》,商务印书馆,2002年,378页

5. 马金鹏 译,《伊本-白图泰游记》,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 308-309页

6. [西班牙]克拉维约 著 杨兆钧 译,《克拉维约东使记》,商务印书馆,1997年,111页

7. 陈开俊 戴树英 刘贞琼 林健 合译,《马可波罗游记》,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年,34页

载于《读书》2003年9期 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