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院院士评科技新闻的做法值得商榷

 

饶毅

 

收到一份刚刚出来的五百多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评选的2002年“中国十大科技新闻”和“世界十大科技新闻”。也许因为我曾经谈过哪些科学工作重要,寄资料给我的人原意大概是问我觉得2002年哪些科技进展是新闻。这是一个误解:我不认为科学进展可以简单地用新闻价值来表述,故而不会公开对科学成果的新闻性有评论,而私下对科技成果的新闻性聊天,是另外一回事。看到这个评选,我不想对其结果评论,而觉得中国用两院院士评科技新闻的做法很有商榷之处。

我相信,多数科学家都知道:科学进展不是可以简单地用新闻价值来表述,许多技术成果,也不一定可以新闻价值来肯定。如果用受人尊敬的许多院士来评每年的十大新闻,有可能助长中国科技界追求科技新闻价值的风气。对还没有从事科技、而爱好科技的青少年,更有可能树立一个追求新闻价值的目标。评选科技新闻也许是为了使公众理解和支持科技,但是用两院院士来评选,对于中国科技健康发展来说,也许弊大于利。

多数从事过科学的人都知道:科学研究的成果,常常不是很快可以明确其价值的,一年之内知道其价值是不合实际的要求。动用两院院士来评科技新闻,给公众和科学工作者造成科学研究要赶快体现效应的印象,不利于提倡科学工作者长期刻苦做研究的风气。
两院院士虽然代表中国科技界的精英,但是不同学科的院士,绝大多数并没有判断其它学科领域工作的能力,不难推断,许多院士是不懂多数评选的研究项目的。动用他们评选新闻,也是勉为其难。这不并不是说中国的科学家水平不行,就是让世界上还活着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来评选这样的名单,他们也是多数不懂的。

用两院院士来评选这么广泛的学科,还有可能使一些行政人员和其他非科技人员认为院士可以评价包落万象的学科领域,对中国目前存在的“重名义、轻实质”的问题,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实际上,据我所知,中国2002年有些重要的科学进展,不在名单上,如果要由同行专家来评选结果不会是一样的。

中国目前已经开始有一些评价长期工作的奖励,也许这样的奖,和各学科内部的评价,更值得提倡,至少,这样可以使科学工作者更关注科学价值而不是新闻价值。

国际上,科学家也没有大批参与新闻的评选。即使是《自然》、《科学》这样的杂志,每年的有新闻性质的评选也是杂志编辑部评的,而不是请科学家评选的(虽然编辑部内有退出科学研究前沿的人)。一般科学工作者也就视这些杂志的结果作为有趣的读物,而不视它们为科学界公认的成就。这些杂志每年预计下一年的重要领域,也是编辑部人员愿意给人聊天的资料,而不成为科学工作者研究方向的指导。
我看不出中国有特别的理由需要大批科学家来评选科技新闻,至少,比较一下可能的支持理由和反对理由,不难得出结论:由大批两院院士来每年评选科技新闻,是弊大于利。

我并不是说科技不能有新闻,也不否认科技界应该帮助公众理解科学,科技界有理由争取公众对科技的兴趣和支持,也不一概反对由新闻工作者参考科学家意见来评年度新闻。
因为各种原因在中国参与评选科技新闻的人里面,有我尊重的人,但是我如果因为这样就不说出自己的意见,却是不对。也许长期下去以后有不同意见的人更多,反而更难堪;早点结束了,也许一时不舒服,长期却是更好。我在这里提
出的商榷,仅限于说出我对两院院士每年大批参与评选科技新闻的异议。这样的异议,大概肯定不只我一个人,不过是我愿意写下来罢了。花这样的时间写出来这个意见,是得知中国这样的评选已经进行了多年,而且好像还要进行许多年似的。也许我费这点时间,可以省其他几百人每年花的时间,特别是他们费了这样的时间后带来的副作用可能还大于正作用。
 
   200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