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都平丈我,学生满堂坐?

 

罗桂环

 

翻阅史籍,曾记得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个小故事,大意说某乡村私塾先生读《论语》中的“郁郁乎文哉”,讹作“都都平丈我”。乡村里的小孩跟着学习,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某天该地方来了一个较有学问的读书人,对上述错误的读音进行了纠正,没想到把孩子们都给吓跑了。因为这个缘故,有人编了两句顺口溜:“都都平丈我,学生满堂坐;郁郁乎文哉,学生都不来。”于此,人们不得不感叹逝去已久的老曹“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深切人生感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都都平丈我”的事情居然也发生在笔者身上。去年,为了给准备高考的小孩买参考书,就到人民教育出版社的读者服务部去看了看,无意中发现该社出版的一本九年义务教育三、四年制初级中学语文自读课本(《蓝色暗点》)中,居然有一篇名为“绿色的挽歌”的文章署名作者为“罗桂环”,而且言之凿凿出自本人的《绿色的期望》。不觉吃了一惊,不敏如我,也有文字值得被人择录。在好奇心驱使下,不免把这篇“挽歌”看了一遍。阅读之后,使自己觉得可怕,怀疑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因为通篇都很陌生。无奈之下,只好买了一本。回家与自己写的小册子一对照,才发现有人在教新版“都都平丈我”。

既然本人的《期望》与上述“挽歌”并无瓜葛,也无意欺世盗名。于是给人民出版社发了一个电子邮件,表明那篇文章并非本人的作品,希望署上真正作者的名字,同时纠正已经印刷课本上的上述错误。另外还顺便指出同书中“天下风流月季花”一文中的两处硬伤,即“天下风流月季花”这句诗的作者并非陈景沂,而且陈景沂也并非“诗人”。不料邮件发出后有如石沉大海,无奈之下,就在本所网站上发表了一个题为“咄咄怪事,何人在唱绿色的挽歌”的短文申言此事。但似乎没有引起该出版社的注意,反而变本加厉地将“挽歌”一文放在网上。

笔者也曾想过用激烈一点的方式解决问题,后来还是觉得以“抹蜘蛛网”的方式比较好。因为我觉得对方不一定有恶意。但为了清白起见,作为当事人的我还是有必要予以说明的。

顺便提一下,今年第四期的《科学中国人》刊登的拙文和本人的照片,并未经过本人的同意。上述刊物的编者是从网上将照片和文稿取去发表的(他们甚至都没想到应该送给本人一本杂志,我是由湖北少儿出版社一位姓何的先生转告才知道此事的)。也许他们出于好意,还给拙文配上插图,使之增色不少。不过,尽管该文经过编辑处理,删除了参考文献,可以认为是科普文章。但笔者还是很担心本文被人看作“一稿两投”,有违学者道德。(原刊科学时报2003722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