猕猴桃发展小史

 

罗桂环

 

猕猴桃是当今最年轻的栽培植物之一,因此,考察一下它的驯化发展过程无疑将是十分具有启发性的。

现今水果市场上的猕猴桃主要是指中华猕猴桃(Actinidia chinensis),这是当今大家都很熟悉的一种果树。实际上我国各地叫猕猴桃的植物有多种。据我国植物学家调查,在我国分布的猕猴桃属的植物有52种以上,其中有不少种类的果实都可以食用,有些味道比中华猕猴桃还要甜美一些,如毛花猕猴桃(A. Eriantha)。还有的经育种专家培育,成为能抗低温、对病害有免疫性的优良品种,如狗枣猕猴桃(A. Kolomikta)[1]。我国西南是这类植物的分布中心[2]

我国现在广为栽培的中华猕猴桃(A. Chinensis)的野生种在我国分布很广。北方的陕西、甘肃和河南,南方的两广和福建,西南的贵州、云南、四川,以及长江中下游流域的各省都有,尤以长江流域最多。它被我国先民采食利用的历史非常悠久。

在距今约2800年的《诗·桧风》就记述河南的密县一带有猕猴桃,当时人们把它叫作苌楚。在《尔雅·释草》中也有苌(长)楚,东晋著名学者郭璞把它注作羊桃。现在湖北和川东一些地方的百姓仍管它叫羊桃。猕猴桃这个名称出现得比较晚,这一名称的出现,可能如后面我们要提到的《本草衍义》记载的那样,常被猴子所食有关。当然它也被山区的百姓采食。

猕猴桃除果子可供食用外,由于它的叶和花都很漂亮,作为观赏栽培至迟在唐代就开始了。唐代诗人岑参的《宿太白东溪李老舍寄弟姪》诗中有“中庭井栏上,一架猕猴桃”的句子,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它当作药物的历史也很悠久。唐代的《本草拾遗》中开始将它作为一种药物记载。宋代《开宝本草》记载它:“一名藤梨,一名木子,一名猕猴梨。生山谷,藤生,着树,叶圆有毛,其形似鸡卵大,其皮褐色,经霜始甘美可食。”[3]《本草衍义》记载:“猕猴桃,今永兴军(在今陕西)南山甚多,食之解实热,……十月烂熟,色淡绿,生则极酸,子繁细,其色如芥子,枝条柔弱,高二三丈,多附木而生,浅山傍道则有存者,深山则多为猴所食。”至于药效,《开宝本草》的作者认为有:“止暴渴,解烦热”等功能。

顺便提一下,清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刊于1700年)记载:“广南无花之果,若古度子,若猕猴桃,若杨榣子。”[4]也象是把它当作一种果品,但作者说的是“无花之果”似乎与现今栽培的种类不符,更可能是薜荔,因为它的果实类似无花果,在南方叫“牛奶子”。花被包住,故不显眼,而猕猴桃的花是很显眼的。

从我国有关史料来看,这种野果一直被山区人们利用,但利用的方式可能与金樱子类似,一直未被驯化栽培。这种野果走出山区,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知名水果也是后来社会发展的产物。

1899年,由英国一家著名花卉种苗公司派出的园艺学家威尔逊(E.H.Wilson)在湖北的西部引种植物时,很快注意到这种花丛美丽、果实味美的果树。并迅速将它引种到英国和美国。虽然英国的一些公司在威尔逊等人的建议下,也曾试图把这种有前途的野果发展成一种商业果品,但并未成功。尽管英国引种的猕猴桃曾于1911年结果。同样的,由于各种原因,美国农业部外国作物引种局也曾对它进行培育驯化,但同样未能把它转化成一种商业果品。在这些国家,猕猴桃只是一种受欢迎的观赏植物。

在威尔逊把猕猴桃引进西方的同时,他也把这种野果介绍给在宜昌的西方人,结果大受欢迎。这些在宜昌的西方领事人员、海关人员、商人和传教士等因此得到一种新型的果品而大饱口福。因为他们觉得猕猴桃的味道象西方久已栽培的醋栗,所以这些西方人就管猕猴桃叫“宜昌醋栗”。

在那稍后,不但在地处长江中游湖北宜昌的西方人对猕猴桃有着浓厚的兴趣,居住在江西九江尤其是生活在庐山的外国人也对这种野生果品十分地着迷。上面提到,江西有猕猴桃的分布。庐山分布着四种猕猴桃,其中就有中华猕猴桃[5]。因为庐山的牯岭长着大量的猕猴桃,在每年7月底的时候,山民们挎着篮子采栽成熟的猕猴桃到城镇出售。在此季节,居住在牯岭的西方居民常把它制成“醋栗饼”或制成“醋栗酱”。到后来,有些精明的商人更在牯岭和九江成立了“达富公司”(J.L.Duff & Co.)经营起猕猴桃的生意来。他们把鲜果用大桶装贮或制成小桶的果酱在上海的虹口商店出售。由于这种果品在市场上受到欢迎,有些外国人还试图在牯岭的小学校园种植猕猴桃,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成功。但在当时在福建和江西的山区可能民间已有猕猴桃的栽培[6]

1903年,有个在新西兰北岛西海岸汪加努女子学校教书的女教师伊莎贝尔(M.I.Fraser),利用假期到宜昌去看望她的姐妹凯蒂(C.G.Fraser),当时凯蒂在宜昌当福音传教士,同时也教书。19042月伊莎贝尔返回新西兰的时候,把猕猴桃的种子带回到自己的国家。然后给了该校一个学生的父亲,后者又把这些种子给了在当地养羊和种果树的农场主兄弟爱里生(A.Allison),爱里生将它栽培后于1910年结果。后来新西兰栽培的猕猴桃都可以追溯到这个农场果园。[7]由于它的味道符合当地人的口味,加上富含维生素,所以他们不断地对它进行驯化和品种改良。加上土壤和气候条件的适宜,他们终于取得了成功。

猕猴桃作为果树栽培并成为商品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新西兰[8]1940年,新西兰北岛的几个果园产的猕猴桃已有可观的产量。就这样,这种新型的水果在新西兰逐渐引起了人们的重视。经过一段时间的栽培选育,又育出大果品种。1952年,猕猴桃鲜果首次出口到英国伦敦。由新西兰培育出来的品种还被逐渐引种到澳大利亚、美国、丹麦、德国、荷兰、南非、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9]。但由于气候等方面的原因,其他国家似乎并未有产业形成。1980,仅新西兰栽培猕猴桃12300公顷,年产量达2万吨,独占世界市场。

由于它成为新西兰的一种著名水果,而外国人又把新西兰人叫作Kiwi。后来人们干脆也把猕猴桃叫作Kiwi。顺便说一下,这个过程非常有趣,Kiwi原先是新西兰的土著毛利人因为当地一种不会飞的鸟(我国现在叫它几维鸟)叫声象Kiwi,而把这种鸟叫Kiwi, 后来,外来的白人将毛利人叫作Kiwi,没想到它后来又成为带有新西兰特色的猕猴桃的别称。

我国把它当作一种果树栽培则在20世纪70年代前后。并从新西兰引进一些优良品种。同时也大力发展自己的良种选育工作。根据有关报道:在1975年的时候,我国猕猴桃的产量就达500800万斤,到20世纪90年代末已发展优质猕猴桃498万亩,仅河南西峡县就达4.9万亩。我国现在产的猕猴桃品质和果实的外观也很不错,以河南产的猕猴桃为例,个重一般在100克,大的可达350[10]

猕猴桃从一种并不太引人注目的野果。成为现在世界著名的商品水果是非常值得人们回味的。这不仅使我们联想到原先同样不为人们重视的橡胶、番茄同样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工业原料和蔬菜之一这类事情。是的,猕猴桃作为一种果品可能有它的偶然性。作为一种浆果,它不适合储藏,也不象柿子适合作果干(柿饼)。就我国传统的果品市场而言,浆果的重要性并不突出。反之,在西方草莓、醋栗、葡萄和无花果等浆果则是占主导地位的果品。也许正是因为西方人喜欢浆果、这种果实适合加工他们喜爱的果酱、果饼,这种文化上的差异,推动了他们作出巨大的努力促成这种果树走向果园、走向市场。同时还因为遇到合适的人和传播到合适的地方。

从这种果树的发展历程,还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启发,我们的认识水平还很有限,难以预料什么生物将为我们所需,或将给人类社会带来何种效益。正如猕猴桃可以变为世界著名的水果一样,随着科学技术和社会需求的发展,我们也许可以期望有一天,木莓(Rubus corchorifolius)、刺梨(Ribes burejense)、赤楠(Syzygium buxifolium)、乌饭(Vaccinium bracteatum)等有朝一日也会成为我们众多水果中的成员。其它生物也将为后代的生活提供可能的、潜在的保障资源。因此我们要保护生物多样性,善待自然。


 

[1] 俞德浚,中国果树分类学,农业出版社,1979年,198-201

[2] 俞德浚,中国果树分类学,农业出版社,1979年,193

[3]转引(宋)唐慎微,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年,478

[4] 25,中华书局,1984年,635

[5] 熊耀国,庐山的野生果树,1951?,中国植物学杂志,64132

[6] L.K.Kupfer, 1930, The Yantao, China journal, 12(6)365-366

[7] Ferguson, A.R. 1983, E. H. Wilson Yichang and Kiwifruit. Arnoldia, 43(4):24-35

[8] 陈宾如,中华猕猴桃源流考,中国农史,1984,161

[9] 陈宾如,中国猕猴桃源流考,中国农史,1984,161及俞德浚文

[10] 猕猴桃里写追求,今日中国(中文版),19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