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鸣花争艳 色染神州脊梁

 

罗桂环

 

它们 “厚积”于西南深山,“薄发”于中华大地,在村民熟悉的布谷声中竞相绽放,绚丽的花丛绵延于祖国大江南北的丘陵高山,把神州大地装点的更加色彩斑斓,仪态万千。人们感叹自然的神奇,不自觉用神话加以点染。这类烂漫而又多姿的山花就是杜鹃。

杜鹃(Rhododendron)是倚鸟名而著称的花卉。《华阳国志·蜀志》等古籍记载,周代末年,蜀帝杜宇因悲亡国之痛,死后魂魄化作杜鹃鸟,悲鸣啼血染红了杜鹃花。北宋诗人梅尧臣为此在一首杜鹃花的诗中写道:“月树啼方急,山房客未眠。还将口中血,滴向野花鲜。”为此,不仅杜鹃鸟有浓烈的悲情色彩,以至于爱国诗人文天祥在他南归无望时沉痛地吟下“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的千古绝唱,而且杜鹃花也因此有如烈士遗孤,让人充满爱怜。

杜鹃花上述颇富浪漫色彩的神话传说,在很大程度上生动反映出杜鹃花在四川分布的普遍和杜鹃鸟(即布谷鸟)开始鸣叫它开花这样一种现实。现代植物学研究表明,我国西南的藏东南、川西南和滇北的横断山区是杜鹃的发祥地和现代分布中心。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全世界有850种以上,我国有600多种。杜鹃分布的地域差别很大,植株的大小高低也很不相同。矮小如匍匐在藏东南石壁上的紫背杜鹃(R. forrestii)高不过数寸,伟岸如长于云南西部大树杜鹃(R. giganteum)高可达25米。杜鹃的花色丰富多彩,争奇斗艳,美不胜收,被誉为我国天然三大高山名花之一(另两类是龙胆和报春)。杜鹃花不但在西南种类繁多,而且在我国普遍分布,它们常在山区成片生长,有时宛似花的海洋。有“木本花卉之王”的美称。我国古人很早就注意到这类美丽的花卉。

杜鹃花这一名称较早见于李白“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的诗句。早先人们提到的杜鹃花主要是我国常见的映山红(R. simsii)。宋人记述它:分布于“山坡欹侧之地,高不过五七尺。花繁而红,辉映山林,开时杜鹃始啼,又名杜鹃花。”[1]这种花在笔者的故乡闽西叫羊角花,是一种高2米左右的灌木。枝条细而直,有毛。叶卵形或椭圆形,绿色。花26朵簇生枝顶;花瓣5片,粉红或鲜红色,长45厘米,脆甜可食。结卵圆形果实。映山红春秋均可开花。在清明前后花开时,漫山遍野灿若红霞,蔚为壮观。它广泛分布在我国的长江流域各省,东至台湾,西至云南和四川,变种非常多。

映山红在古代也称“山石榴”,是古人非常喜爱的一种花卉。唐代诗人白居易对它似乎情有独钟。他被贬江西九江时,不仅栽种,而且还用来寄赠朋友。他的《山石榴寄元九》这样写道:“日射血珠将滴地,风翻火焰欲烧人。……花中此物似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白居易的诗中还提到一种“山枇杷”,很可能指的是分布于秦巴山区的美容杜鹃(Rh. calophytum)。白诗这样写道:“火树风来翻绛焰,琼枝日出晒红纱。回看桃李无颜色,映得芙蓉不是花。”足见诗人对此花的激赏。唐代栽培的杜鹃已经不止一种,李德裕的《平泉山居草木记》里面已经有两种杜鹃。现在我国的著名栽培种类除映山红外,还有尖叶杜鹃、腺房杜鹃、似血杜鹃和露珠杜鹃等。

近代西方人东来后,很快被观赏价值极高的杜鹃所吸引。100多年来,英美等国在我国大量引种杜鹃花,培育出众多观赏品种,数量已达8000多个,仅次于月季,成为世界园林花卉中的后起之秀。(原载《科学月刊》2005.9月号,文字略有修改)

 


 

[1] (宋)阮阅,诗话总龟,卷21, 四库全书本(台北商务印书馆,1986年)1478册,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