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在滇北、川西和藏东收集动植物的一些西方人

 

罗桂环

 

1869年,法国传教士卫道(Armand David1826--1900)根据一些在华传教士提供的线索,到四川西部的穆坪(宝兴)收集生物标本。他在那里雇人收集到大量珍稀动植物,其中包括大熊猫、金丝猴和扭角羚以及珙桐的模式标本。还有特产我国的毛冠鹿、绿尾虹雉,以及多个食虫目动物新属。他是第一个到我国西南高山区收集生物标本的西方学者,他的收集在西方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使西方学术界对我国动植物的认识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使他们注意到中国西南山区丰富的动植物区系和大量的珍稀特有种。

1882年开始,法国传教士赖神甫(J.M.Delavay,1838--1895)在此后的将近10年中,不断雇当地的百姓在洱海周围的大理,邓川、浪(洱源)、宾川、丽江、鹤庆、剑川一带约14000平方公里的地方为他收集植物标本。此期间,巴黎自然博物馆共收到他送回的植物标本20万件,约含4000个种,估计有1500个新种,许多新属。他的采集使西方人认识到云南西北植物种类的异常丰富。

1887年,英国人普拉特(A.E. Pratt)特意来华采集动物标本。1889年,普拉特和德国人去了打箭炉(康定)考察采集。在打箭炉西南和北面的高山区,他收集到许多藏马鸡和其它鸟类和昆虫标本。他还发现那里分布有众多的杜鹃和报春花植物。他的收集对西方人对这一地区鳞翅目昆虫和绿绒花卉资源的认识有重要意义。英国昆虫学家李彻(J.H.Leech)研究了普拉特等人从华采集的大量昆虫标本。1889年,他曾在一篇论文中发表了普拉特在长江中上游采集的鳞翅目昆虫258种,包括大量新种。在此基础上他又于1894年出版了《中国、日本及朝鲜之蝶类》这样一本专著。

1890 年法国王室成员亨利(Henri.d Orleans)在四川西部了打箭炉(康定)、理塘和巴塘做过地学和生物学考察、收集,获得不少生物学和地学标本,这些标本后来送交巴黎自然博物馆。其中植物标本有数百种,有大量新种。动物标本包括一些高山鸟类和短尾猴等兽类标本,有一个新种,即灰腹噪

1895,亨利第二次进入我国的云南考察。他们北上到了缅宁(临沧)、顺宁(凤庆)、蒙化(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大理、邓川等地考察。后来再往西渡澜沧江到过怒江的西岸进行地学和生物学考察并采集标本。接着往西过怒江进入缅甸,然后穿越伊洛瓦底江上游的两条支流恩梅开江和迈立开江,然后继续往西到达形成伊洛瓦底江上游西侧支流的葡萄平原,再沿河谷往西北行进到印度阿萨姆的地亚。解决了地理学上有重要意义的伊洛瓦底江源头问题。

1890年,在云南北部活动的传教士比埃特(M.Biet)奉路过此地的亨利之命,伙同其他一些人在云南西北的澜沧江左岸的江坡及其南部的一些地方,巴黎自然博物馆弄从了七只珍贵的滇金丝猴(R.bieti)。这是西方首次获得此种珍稀动物标本,他的名字也因此和这种猴的学名联系在一起。

1899年,年轻的英国园艺学者威尔逊(Ernest Henry Willson1876--1930)在当时丘园负责人的推荐和鼓励下,由维彻花木公司派出来到中国,主要目的是引进珙桐树和其它观赏植物。威尔逊前后五次来华进行生物收集。时间分别是18991902年,19031905年,19071909年,191019111918年。头两次为英国的上述花卉种苗公司收集,后三次为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收集。前四次在中国的湖北、四川工作长达十一年,最后一次去的是台湾。涉足的地域包括湖北西部山区和四川西北的打箭炉(康定)和松潘等地山区以及台湾玉山一带。由于有良好的学术素养和工作热情,加上所到之处花卉植物极端的丰富,威尔逊引进了比以前任何人都更多的观赏植物。被西方称为:“打开西部花园之门”的人。经他引种的珙桐、王百合和川滇木兰等是当今世界颇受欢迎的著名观赏植物。他是第一个攀登川西道教名山——瓦屋山(今洪雅境内瓦屋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西方学者。很可能还是第一个记述松潘境内黄龙风景区的人。他1913年出版的《一个博物学家在华西》(1929年重版时易名为《中国—园林之母》)是一部在植物学界、园林界颇具影响的作品。

19071909年美国人查培(W.R.Zappey)作为威尔逊的助手来到四川西部,为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收集了大量的动物标本。曾在四川西南的大瓦山打死一只扭角羚。他是第一位在我国亲手猎杀扭角羚的西方人。

1913年,奥地利植物学家韩马迪(H.Hande-Mazzetti,H. 18821940)和施奈德到云南考察。韩马迪先后在云南的大理、维西、丽江、中甸和中(德钦境内)及其附近河谷采集,以及云南的西北角恩梅开江(伊洛瓦底江上游)和怒江之间的山区一带、川西的盐源、木里和藏东等地旅行收集,后来在怒江沿岸作采集。韩马迪在滇、川、藏的采集一直延续到1917年,是英国人福雷斯特、瓦德之后在川西和滇北进行大规模采集植物标本的西方学者。他的采集不象福雷斯特那样主要局限在杜鹃等有观赏价值的种类,加上有深厚的植物学功底而比瓦德更有热情,因而成就更为突出,所采集的标本中包括大量新种。他在华共收集到13000多号植物标本。后来,他对分布中心在我国西南的报春花属和珍珠菜属颇有研究,后来成为这方面的专家。由他主持编写的《中国植物志纲要》,至今仍是我国植物学家的重要参考著作。
1916
年,美国纽约自然博物馆的安得思(R.C.Andrews)受命到安德思等前往动物种类丰富的云南西部收集动物标本。他们在今德宏自治州的南畹江畔及北部一带山区狩猎采集了一年多。他们在上述地区的收集取得异常丰硕的成果,其中有哺乳动物标本2100,鸟类标本800,爬行动物和无尾两栖类动物标本200个。兽类标本包括白眉长臂猿。鸟类包括原鸡、绿孔雀等等。其中白眉长臂猿是西方首次在我国获得。此行,他们为美国纽约自然博物馆在华这一地区进行了大量有代表性的小动物标本的收集。

1916,德国的鸟类学家魏戈尔德(H.Weigold)与施托茨纳在川西的巴塘、汶川和川北的松潘一带收集动物和植物标本。他们此行的收集非常成功,收集到大量的兽类和鸟类标本。其中兽类包括6只大熊猫标本,以及白唇鹿、毛冠鹿等珍贵兽类。据说魏戈尔德是第一个看到活的大熊猫幼崽的人。他们收集的动物标本后来送到德累斯顿博物馆。

1928,芝加哥自然博物馆派出一个考察队到我国西南及周边地区作动物标本收集和考察。由罗斯福兄弟(T.& K.Roosevelt)率领的一个支队主要目的是寻猎大熊猫。他们后来到了大理。并继续往北过金沙江进入四川,一直到打箭炉(康定)。他们在打箭炉、穆坪都没能达到目的之后,准备放弃这一目标,往东南方向进发经宁远府(西昌)返回云南。途中经过越雟(越西)的时候,终于遭遇到一只大熊猫,并将它射杀。这是西方人首次亲手猎获此种珍稀动物。罗斯福兄弟在中国射杀大熊猫后,激起了不少西方人到川西亲手猎取此种罕见动物的强烈兴趣。后来美国不少探险队到这一地区的活动都以猎获大熊猫为重要目的。

19311932年间,英国标本商史密司(F.T.Smith)受雇为芝加哥自然博物馆到我国的西南四川一带收集动物标本。他在那里为该博物馆收集得大量的珍稀动物标本。其中大中型的兽类有大熊猫、小熊猫(Ailuropoda melanoleuca )、金丝猴、扭角羚、马鹿、、麅、、鬣羚、北山羊(Capra ibex)、盘羊等。1936年以后,史密司曾多次在川西的汶川等地收购大熊猫活体运往英国,虽然前两次都未成功,被捉的大熊猫在运输的途中就死了,但在1938年,他最终成功地将六只活的大熊猫以及金丝猴、一些盘羊、鬣羚和竹鼠,以及不少罕见的雉鸡运回伦敦。其中金丝猴的活体是首次被运到国外。他是在我国收购大熊猫标本和活体最多的外国人之一。与美国哈尼克斯寡妇都以倒卖我国西南珍稀动物大熊猫和各种名雉著称。

1931年,费城自然科学院自由自然博物馆和宾西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博物馆派出了以杜兰(B.Dolan)为首的考察队,到我国西南考察和收集动物标本。他们在川藏边境打箭炉西北一带高山地区收集,得到大量的鸟类和兽类标本。包括特产于川西一带的大熊猫和金丝猴标本。另外还有青羊、岩羊、扭角羚、鬣羚和梅花鹿等等。
1934
,杜兰再次率考察队到我国为该博物馆收集生物学标本。他们考察旅行了川西北的松潘等地,还往西到了今青海境内的阿尼玛卿山(积石山)区、西藏中部的拉萨等地,以及青海的柴达木盆地和长江、黄河两大河的源头。在上述广阔的地域中,他们获得野牦牛、藏野驴、白唇鹿、毛冠鹿、鹅喉、藏、盘羊、岩羊)等大中型珍稀兽类和其它许多动物标本。他们此次在青藏的动物学考察收集是历年来西方人在该地考察中范围最广的一次。除动物标本收集外,他们还对那里的动植物地理和风土人情作了一些调查。

1936, 哈克尼斯遗孀(R.Harkness)完成丈夫捕猎大熊猫的遗愿来到中国。她在华裔美国人杨昆、杨杰克兄弟的带领和安排下,到了川西汶川境内的映秀。杨氏兄弟帮她弄到一只出生约三个星期的大熊猫幼崽。随后这只大熊猫被带到美国,这是大熊猫活体首次从我国带出。为了感激杨氏兄弟的帮忙,这只大熊猫被冠以杨杰克妻子的名字——苏琳(Su-lin)。1938年后,这位美国妇女又多次来我国搜罗大熊猫到美国售给动物园。她和英国标本上史密司都是当时倒卖我国大熊猫的著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