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长新年祝词

 

同事们、朋友们:

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次新年祝词,因为明年8月本所长的任期就要结束了。我们这一年来的工作,很多也是围绕着明年领导班子换届和争取研究所的持续发展而进行的。比如说,本所主办的两个学术刊物,明年都将交由年富力强的研究员担任主编,今年初创刊的《科学文化评论》,实际上也是由年轻的同志在那里承担重任;8月在哈尔滨召开的中国科技史学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产生了新的领导班子,学会秘书长则由更年轻的科研人员兼任;在刚刚结束的职能部门岗位招聘工作中,我们如愿地聘到了具有科研背景的同事担任科研处长。

年终之前我们还进行了新一轮的基地岗位评聘。应该说明的是,这一工作是严格按照院里的要求和给定的指标进行的。限于职数与本所工作的某些特性,在评聘开始之前我们就有两点充分的估计,那就是最终的结果不可能使人人满意,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合理。这项工作得以顺利完成,我要感谢全所多数同事的支持,特别要感谢那些来自没有竞聘到如期岗位的同事们的理解与大度。这里我想强调的是,研究员的学术水准并不完全由基地内外或聘期长短体现;基地内的同事则需躬身自省,应该具有更强烈的责任感、任务意识,以及更出色的表现。总之,大家应该把基地的流动开放看成学术健康发展的标志。

在全所同事们的努力下,今年我们在学术研究与学科建设方面还获得了一些重要的进展。其中较突出的包括:马普小组与科学文化小组在中德双方纪念正式开展科学合作10周年的活动中表现优异并获上级赞许;传统工艺与文物科技研究中心顺利挂牌并启动工作;本所的第二个“百人计划”到位;第二期竺可桢科学史讲席圆满完成;一些新的研究计划(如“西北考察团”、“清史科技志”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研究生教育工作更加规范;还有一些计划正在紧张地筹备进行之中。同时,科辅、行政、后勤部门的同事们也为科研服务和研究所工作生活环境的改善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这里应该特别对新一轮的基地成员提出更高的要求。我们注意到,个别基地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未能达到相应职级的最低要求,网上资讯更是不可思议地落后于时代;一些部门的负责同志尚缺乏统调部门内部工作的艺术和独立处理业务的魄力,个别部门内部存在不团结的苗头。当然,对各门类学科具有初步了解这一目标对于多数管理工作者在近期还很难实现,但是我们应该鼓励大家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如果说要求你了解学科内涵不切实际的话,至少你自己应有主动的愿望去了解同事们在做些什么工作。这些不足应引起有关同志的充分注意。

明年除了要进行领导班子的换届以外,还将以我所为主举办第22届国际科学史大会,这将是一次提升我们的研究水准和中国科学史家在国际科学史界声望的良好机会。另一个重要的任务是研究制定科学史学科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争取使本所在院“知识创新”三期工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实现科学史事业可持续的、跨越式的发展。我相信在院、主管局领导的关心下,在所党委的配合与指导下,发挥全所员工的聪明才智,我们一定能顺利地完成诸项任务,以优异的成绩向祖国和人民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