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 —— 追寻生命的意义

    公元2000年伊始,传媒老店时代华纳与代表新兴网络媒体的美国在线联姻,俄罗斯在企盼振兴经济和恢复国家尊严的希望中选出了新总统,乌干达爆出“恢复十戒”邪教组织残杀生灵的惨闻,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实施阶段,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英国军情五处为是否解密披头士列侬的旧档案而忙得焦头烂额,一部叫《黑客帝国》的大片把观众弄得懵懵憧憧――就象那个管理漆园的小官一样不知道自己是蝴蝶呢还是庄周。与此同时,地球臭氧层的破坏正在日益加剧,亚马逊河咆哮着向曾为热带雨林覆盖的两岸发出威胁,科学家为未来的计算机在实验室里设计捕捉量子比特的“陷井”,克隆和转基因技术在“福兮祸兮”的争辩声中依然阔步前行。熙熙攘攘的世界,匆匆忙忙的众生,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啊,我头顶上的天,无疵的深邃的星际,光之幽谷。当我仰望你的时候,神圣的希望令心房战栗。”当我们品味尼采的上述话语时,一个知识人不情愿接受的事实也许会涌现脑际:在广漠无垠的时空面前,爱因斯坦与一个农夫都是无穷小;换句话说,他们之间不存在本质的区别 ―― 无论是推论引力场和空间弯曲的关系,还是由天狼星的升降判断尼罗河的汛期,都是运用人类有限的智慧去探索隐藏在大自然背后的无穷奥秘。大自然创造了生命,生命演化出了智慧,人类是地球上将智慧发展到最高境界的动物。从这一意义上来讲,“生命的意义”这一绝对形而上的问题的答案可以用“探索”这个词来概括。

    人类正在进入以高科技和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知识经济时代,21世纪的科学正在走近公众的日常生活。虽然如此,社会的进步并没有随着科学的进步而臻完美,人类智慧的演化也远未达到理想的境地,对生命意义的思索仍然会困扰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的发现永无止境,科学与蒙昧的斗争还将进行下去,向公众普及科学技术知识仍是科学工作者和文化工作者的当务之急。

20世纪的80年代初期,约翰·亨得瑞在美国开始创办的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如今已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大众知识和信息源。试想一下,每天有15颗人造卫星将其5个频道24种语言的声像信息送往145个国家的1亿多个家庭,其内容涵盖科学、技术、自然、历史与社会的方方面面,这是一幅多麽壮观的知识征服蒙昧的图景。

探索频道的节目,一向以其严谨的学风、翔实的资料、崭新的视野、精美的摄影和生动的解说为世人称道,相信我国观众对它的风格和许多节目不会感到陌生;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22家电视台购买和播放了发现频道的节目。由探索频道衍生出来的探索通讯公司(Discovery Communication Incorporation)现在是全球最有影响的大众传媒制作者和营销商之一。1999年初,该公司决定将其优秀的电视系列片改编制作成系列图书,到现在为止, 已出版了《探索》系列丛书二十多种。丛书承绪电视节目的风格,融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身,根据有关自然奥秘和世界各地真实事件的不同题材,向读者展现了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历程,又在对未知事物探索的叙述中,向读者传输了科学知识、科学概念、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

    在实施“科教兴国”伟大战略和全民科普活动的热潮中,辽宁教育出版社果断地与拥有《探索》系列版权的贝塔斯曼亚洲出版公司(英文名)接触,达成长期合作协议,将在国外已获得巨大成功的《探索》系列引进国内。他们又与中国科学院科普领导小组合作,组织有关专家学者进行翻译,在较短的时间内就推出了首批中文版《探索》系列丛书,这是一件有益于国家有益于社会的善举,对于提高我国公众的科学文化素养,对于当前正在进行的崇尚科学、破除迷信的教育活动的深入开展,都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我期待着《探索》系列丛书在中国获得成功。

                                       中国科学院院长

                                        路甬祥(签名)

                                        2000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