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年的东北鼠疫

廖育群

1910年秋天,在傅家店——哈尔滨附近一个拥有2400人口的小城市,一些以捕捉土拨鼠为业的山东移民中间开始流行咳嗽吐血的疾病,且愈演愈烈,死者日见增多。随着居民的逃离,这种可怕的瘟疫也随之蔓延到东三省,乃至天津、北京和济南。
    时任天津帝国陆军医科大学副监督的伍连德受命前往东北抗击这场令人恐怖的疾疫。这位出身南洋的华侨青年,毕业于剑桥大学,又刚从英、德、法研究热带病归来,正欲以满腔热情和知识技能报效人类。由于他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得以执法如山地控制交通、隔离病人,并破除旧习火葬病死者的尸体,所以不到四个月,这次死亡人数达6万之多、震惊世界的传染病,竟然销声匿迹。从而使得伍连德的大名广播海外,被公认为战胜“黑死病”(鼠疫)最有力的斗士。
    伍连德和随后应征而来的医护人员,在这场战斗中所采取的主要对策包括以下一些。
    1.隔离患者:例如首先将傅家店分为四个区,每区派一位医药大员主持,并聘请足够的助理员,挨户检查。发现患者,即送往防疫医院,并隔离其亲属。从历史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已经设有“疑似病院”。
    2.控制交通:调集1160名步兵,严格管理交通;征募警察600名,协助防疫。傅家店内四个区的居民,分别佩带白、红、黄、蓝的证章,如欲前往他区,必须申请特别通行证。城内外的警察与士兵亦不得随意出入。
   3.清洁消毒:燃烧硫磺、喷洒石碳酸溶液,以消毒空气和墙壁地面。并将死者的衣物全数烧毁。
   4.火葬尸体:当时死者的尸体已经排列了一里多地,莫说天寒地冻无法掘土埋葬,即便是埋入地下,鼠食虫咬仍将成为病原体传播的隐患,所以必须火葬。然而中国人的习俗观念对此又无法接受。为此,伍连德商讨地方官绅后,上书皇帝,恳请颁下圣旨,以解决此事。三天后,北京传来电报,谓皇上已准其按奏行事。时值旧历正月初一,伍连德雇用二百余名工人,将死尸与棺木集于一处,以百为单位,共22堆,浇上煤油,并请文武大员前来观看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集体火化典礼。从而使得长达一里的尸堆,顷刻处理干净。
    新年伊始,防疫处让民众大放鞭炮,说的是“驱除邪气”,行的是火药烟气消毒。据伍连德医生的自传记载:“说起来也奇怪,或许是天意,从一月三十一日起,死亡率便降落,至三月一日而完全停止。”  这些令人恐怖的瘟疫总是突然而来、戛然而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