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满铁图书馆

                       著者 神田城[①]

译者 韩  健平

 

  译者按 该文原标题为《憶い出づるまま》,收入《満鉄教育:回顧三十年大连:南満州鉄道株式会社地方部学務課1937,现在题目为译者所加。该文记述了满铁图书馆的兴建及图书蒐集工作,是了解殖民地时期满铁图书馆历史的一篇较为重要的文献。该文拟收入《日伪时期的殖民地科研机构:历史与文献》中的“殖民地科学家文存”中,后因故终止了此文存的编译工作,现将该篇在网络上刊载,希望能有益于殖民地科学史与文化史的研究。为了反映文章的原貌,作者带有殖民主义色彩的观点与表述在译文中未作改动。

 

 

   “满铁图书馆”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让人怀念的称呼。我将一半的人生献给了图书馆事业,其中的一大半又是在这个称呼下工作渡过的,更感缘分不浅,一日不能忘怀。

回想起来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大正2年进入满铁工作,一直参与图书馆的工作,从事图书馆的经营。虽然是不显眼的工作,但却干得很愉快。这虽可说是图书馆工作适合我的性格,但也是因为我非常感谢会社在费用上的慷慨,使我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缘故。

    下面是我记忆中的一些事情,讲出来以供笑

 

(一)到满铁工作

 

  从头说起的话,设立满铁图书馆的动议是由已故冈田理事提出的。我记得满铁创立的时间是明治末年,大概是四十二年吧。隐约听说在当时理事的提案中,因为计划建设的是隶属于满铁的东洋首屈一指的图书馆,因此连书架也要从美国购置钢制的。

  当时我供职于京大图书馆,冈松理事询问了我上面的图书馆计划,并邀请我一定到满铁去工作。我自己也想去满洲,动了很大的心,但最终因家里有事,而没有成行。粟村法学士替代我去了满铁。

  后来听说粟村君改行了。大正二年,冈村理事再次劝我到满铁来经营图书馆。当时自己从京大辞职,正在闲居,于是决定去满铁工作。从此,我与满铁有了关系。

  到了满铁之后才发现,所谓的图书馆是徒有其名,只不过是调查课的附属事业。房子才有一间,在昏暗的角落里放着两个书架,书籍也只有数十部和汉图书。另外,像是报告书一类的东西有数十部。工作人员不过有三、四名而已。主要业务是购买和办理各课定购的图书。

  我希望早日投身到理想图书馆的建设中去,而对会社来说,好像并不很着急,全然不理睬我。

 

       (二)新馆兴建以前

 

  终于听说从美国订购的钢制书架到满铁了,但由于没有书库能放得下,最后只得放在仓库的角落。关于这些书架,还有一个小故事。原大阪府立图书馆馆长今井贯氏是我最尊敬的朋友,前几年去欧美考察,回来路过美国,去参观了一家钢铁公司,可能是有关书架方面的要事。当时该公司接收来自日本的订单正在制作非常气派的钢制书架。今井氏告诉我,他当时很惊讶,不清楚日本的哪个图书馆用这种书架。现在满铁图书馆使用的正是这种书架。到满铁工作时,在现在的图书馆的地皮上,没有栅栏,是一片敞开的空地,野草茂盛,苦力们喜好在此休息。洼地变成扔弃瓦砾的地方。每日上班,不管愿意不愿意,都要目睹这些光景,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未尝一日不祈念新馆早日开工。

  大正五年,终于在松冈理事的极力斡旋下,新建图书馆提案通过。脚手架搭建了起来,工程在苦力们的劳作下向前推进,渐渐地看着希望变成现实。每日午休时,都一次不拉地迈着不稳的脚步穿过脚手架,看着增高的砖墙,真是感到无比的快乐,期盼着早日竣工。

 

        (三)新图书馆大楼

  工程步步向前推进,大正五年的冬天骨架工程大略完工,已经能在本社前面看到它气派的样子了。开馆仪式定在阳春三月里举行,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出于图书馆人的理想,我们提了许多建议。但从营利会社的非营利事业的立场来看,会社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才盖成现在这样的建筑。在我的理想里,图书馆是面向公众的场所,像监狱一样四周砌着红砖墙,总感觉不舒服。因为听说由于区划上没有办法,所以也就那样了。至今唯有此事仍感到遗憾。

  骨架和基础工程完成后,开始进入室内装修,这成了大难题。任何建议都因经费的问题被搁置起来,不得不心起烦燥。在书架方面,好不容易定购到在东洋都是数一数二的东西,组装起来一看,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在美国那边,为了书架防尘,好象各层的地面都用的是磨砂玻璃,在满铁我们也申请一定要用玻璃地面。由于费用大为增加而未被采用。不得已只好用现在这样的粗粗刨过的米松来凑合。真好像将竹子接到了木头上,很不相称。

 

        (四)充实藏书

  满铁图书馆就这样盖好了,接下来开始内部的整理。约能收藏十七、八万册图书的书架,现有的两千余册图书摆上去,书库的感觉一点都出不来,得想办法充实一些图书。正好满铁成立十五周年,活动的结果是,作为记念拨给基本图书购置费二万。由此书库稍稍得到充实。但是,仅仅用这点经费,跨越日文、中文和西文三个语种来购置基本图书,是怎么都不够的。只能慢慢找机会想办法,这回暂且这样了。 

  外观气派的满铁图书馆竣工的结果,是它愈发独立了,终于甩掉了调查部图书股的帽子,划归地方部管理。这样一来,我多年的心愿也就实现了。首任馆长是岛村孝三郎氏,后来唯根伊与氏接任,在他们的领导下,图书馆的人员配置也得到解决。图书馆发展到这一地步,不用说是需要相当的忍耐和苦心的。

 

        (五)对外开放

  终于在大正七年召集大连朝野的名士举行了盛大的开馆仪式,向外昭示满铁图书馆的存在。它名义上是业务参考图书馆,但另一方面却不得负起公众图书馆的职能。图书馆里不设阅览室,有时虽然划出办公室的一部分供做阅览室,但都是小房间,妨碍工作,读者也感到不舒适和不方便。既然要开馆,就一定要赶快盖阅览室。我们期盼的事情庆幸很容易就批准了,盖好的房屋矗立在书库前。开馆不久,恐怕是阅览室太狭窄吧,总是满员,晚到的人甚至被拒在门外。

 

        (六)“Far East”(远东)

大连的满铁图书馆,从会社的立场来看,从来都是主要服务于会社运营的参考图书馆,对外开放图书馆的意义是次要的,而且市内几个地方设有纯粹的市民图书馆。大连图书馆由于是参考图书馆,它在图书分类上有必要加进一新的内容。因此,满铁图书馆特意在杜威的十进法分类表中加进了一个在别的图书馆不见的纲目,那就是设置了“Far East”这一纲目。该纲目主要蒐集外国人撰写的有关东洋的书籍,以资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东洋。收在该部类下的图书,大多是珍本,希见之书很多,不用说在蒐集时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和高额的金钱。庆幸的是,已慢慢积累了起来。即使到了今天,蒐集这方面图书的方针也没有变化。

 

        (七)支那州县志

参考图书馆的任务是蒐集支那图书,但仅有调查课图书股时代调查课作为调查资料购入的一点汉籍。其中又有所偏重,出于调查资料上的需要,购买了十几部州县志。这些州县志都是用粗糙的纸制成,一旦找到,就可以便宜地买到。可能也正因为此,被当成废纸处理,常常用来糊墙底子和纸糊东西的底子。考虑到如果今天不蒐集起来肯定会散逸,于是首先着手蒐集州县志。支那的任何一处可称为图书馆的地方,都没有收藏齐备州县志。只有山东省图书馆收藏齐备了该省的志书。经调查,发现现存的志书超过一千余种,全部蒐集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全力蒐集来的志书约七百部,现在摆放在满铁图书馆的书架上。如此规模的蒐集,恐怕只有满铁图书馆了。这决不是溢美之辞。

 至于其他支那图书,此后也不惜花费大量的经费进行蒐集,到今天已达到相当的册数。如果没有满铁这样的机构去蒐集支那图书,使贵重的图书免受散逸,就只能眼看着它们消亡,将来再想蒐集根本就不可能。

 

                   (八)图书馆大会

图书馆在经费许可的范围内积极致力于藏书的充实,要求尽快竣工的阅览室也完全建好了,开馆仪式已经能够利用它来做会场了,其后读者也陆续多了起来。

有幸的是,前年召开的日本图书馆协会大会决定,大正八年由满铁图书馆主办在满洲举行大会。提出申请后,得到会社的同意,一是为了宣传满铁,一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满铁图书馆的存在。会社在经费上很慷慨,尽量有很多优待。大会召开时,从内地来了百余名图书相关人士,其中有市岛春城、坪谷水哉、喜田贞吉博士、故和田万吉博士等名人。这是图书馆协会历史上盛况空前的一次大会。另处,因为与当地也有关系,所以中国的图书相关人士也不辞路远来到满洲,宛然是东洋图书馆盛会的气象。

大连的大会结束后,奉天又举行了会议,然后才解散。这样,满铁和满铁图书馆向内地的宣传取得很好的效果。

 

                   (九)地方图书馆

在满铁图书馆独立出来划归地方部以前,会社的图书业务都由调查课图书股来负责,会社沿线的图书阅览场及巡回文库的事务,专由地方课学务股负责。曾在京大图书馆工作的已故佐竹义继氏倾其深厚的造诣,老练地处理这方面的事务,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远非内地那边的图书馆的小规模做法所能比肩,培养了沿线居住的人的读书能力,是非常伟大的事情。大连图书馆独立后,统一了沿线图书馆事务与巡回文库,能够管辖满铁全部与图书有关的事务,是顺利开展工作的好机会。

沿线枢要地方设置的图书阅览场,既处于草创,又存在经费上的问题,不能期望它很完善。房舍全都是借用的,或是学校之一室,或是旅馆之一隅。即使是小规模的图书馆,也应该让读者在独立的房舍里阅览。我们一直操心着此事。大连图书馆建成后,开始准备改善沿线图书馆的条件。首先提出的是奉天图书馆的新馆建设方案。大连图书馆盖新馆舍,是在经历诸多挫折的情况下实现的,沿线图书馆的新馆建设受到冷落是可以想见的。奉天图书馆的新馆建设比较顺利,即使如此,也花费了两年的时间。满洲帝国成立后再来看,也许这些都是小规模的,但在当时,这些事情都是不敢想望的。我退休后,不论是抚顺还是新京,图书馆都盖新馆舍。我想在不远的将来,全部的图书馆都将拥有自己的新馆。

 

    (十)内外留学生

文部省接收日本图书馆协会的建议,推进图书馆在日本普及。与此相应,为了培养了图书馆员,文部省内设立了图书馆职员养成所。文部省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也是时运使然。在我们满铁的图书馆职工中,除数名有经验的外,其他的都是外行,常常影响工作的效率。正打算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时,听说了文部省的计划,就想每年派一、二名左右的人员,轮流作为留学生派往内地。于是决定向养成所派遣了第一届留学生。此后,每年派遣两名。现在是否还有,不太清楚。也许有经验的人多起来后就终止了。

我在职时期望的向外国派遣留学生的事,最后也实现了。现任馆长柿氏留学欧美两年,现任司书大佐氏留学美国一年多,他们在学习了当地的经营法后归来,在满铁图书馆事业和设施的建设上,献计献策,实施了一些内地图书馆界所不见的新经营方法,使我感到非常欣慰。

 

   (十一)出版物

图书馆购入的和接收寄赠的杂志,部数已经相当多了,但利用面却相当窄,这使我感到非常遗憾。我切望编制它们的索引使更多的人能利用它们。不用说,我们不能指望在会社因公务而繁忙的社员能熟读国内外许多杂志的消息,进而去利用这些杂志,但只要是有一个杂志件名索引,那一部分也就能容易利用了。于是决定印刷《国内外杂志件名索引》,这在其他图书馆是从没有的事。我们没有录用新人来做这件麻烦的工作,全都是业务人员利用空闲时间完成的,这是我想要颂扬的。作为印刷物,每月不拉地在社内分发,这是辛勤劳作的恩赐。

为了密切图书馆与公众的关系,出版了用于发布有关图书的消息,通报图书馆内部的情况小册子《书香》。虽然只是8页或16页的菊判小册子,但它有益于读者,这才是莫大的功劳。每月发行一回,现在仍在继续出版,恐怕早过百期了。以前,新到书目作为附录刊登在社报上,《书香》出版后,就全刊载在这本小册子里了。因为经费的原因,图书目录的原稿已经编写出来,但未能出版。我退体后可能陆续投入印刷和出版了。

 

  (十二)莫里森文库

大正8年的时候,为考察支那的图书馆事业,兼进行图书购置,我旅行到了北京和济南。在燕京滞留期间,无意间听说多年住在北京的支那通、有名的伦敦泰晤士报特派员莫里森博士,将要离开他所向往的支那,隐英京。该博士是有名的爱书家,外国人撰写的有关东洋的著作的初版,网罗遗。莫里森文库令与图书有关的人员所垂涎。传闻他归乡时将卖掉全部的藏书。博士的意思是尽量全部汇集起来留在东洋,不打算散卖。只要能找到永久保藏的途径,愿意卖给日本。这是特殊类型的藏书,我评估它的价位在三四万元左右。因为特别想让满铁去买它,以充实“Far East”书架的收藏,于是请当时住在北京的川上理事尽快带话过去。私下商量后,大体同意了。一日,在北京公使馆面会了小村欣三郎氏,谈到这个话题时,他讲曾听说莫里森的爱妻——博士将与自已年齢相差很大的妻君称“爱妻”——那里正在打印全部藏书目录,如果打出来了的话,可以请让看看。他说不知消息是否可靠,让赶快打电话联络。当时芳泽书记官——成为犬养内阁外相的谦吉氏——刚好进来,于是请他一定劳神问一下。

后来听说博士想买个好价钱,抬高了价位。说什么英国本土想用十万元买,美国政府也通过个人想用十八万元买等,最终却是一场空。后来正金银行的小田切支店长从中斡旋,屡次交涉,希设出让给日本国,终于由岩家买走,好像是用二十三万元才谈妥了这桩卖买。现在东京的岩家,与静嘉堂文库并置在一起,莫里森文库在东洋文库的名下得到收藏。

在我看来,莫里森文库是在瞎要价,但岩家慷慨买下,也算是图书界人士的福音。文库中的英国外务省蓝皮书,从初刊全部收齐,是外交方面的贵重资料。但是,不论怎么说有关东洋的初刊著作才是我非常想要的。

 

(十四)四库全书的复写

早川社长就任了。他是爱书家,特别是对汉籍造诣很深。我常常被叫到满洲馆,接受有关图书的咨询,也曾谈了种种自己的想法。也曾将满铁图书馆要购买的汉籍等的目录提交给他,得到他的同意。我们还曾拟定了一个大计划去游说社长。从外面得到大谷光瑞氏和丘襄氏的后援,要复写在北京的四库全书,制成正副二本。方法是按四库全书原本那样让北京老练的写字工抄写。社长将完成的正本作为纪念献给皇室,副本收藏进满铁图书馆。要完成这件工作至少也要十年的岁月和近数百万元的经费,是一项大事业。不管怎么,早川社长赞赏这是一个有趣的计划。他考虑了一下,说要实现这件事,还要与北京方面交涉看看。外部的反响很大,当中成事的时机愈加成熟时,突然早川社长长逝,计划也在若有若无中泡了汤,实在是遗憾。

今日满洲帝国成立,该国的文教部也致力于东洋文化的发展,如果实施该计划,四库全书的复制等,早晚一定能实现。现在想想来看,在当时这个计划的提出,也许是鲁莾的。

 

           结语

我的回忆就在这桩鲁莾的没有实现的四库全书复写计划里划上句号吧。

现在满铁图书馆发展迅速,仅在大连,其藏书就超过二十万部。只凭这个数目字,就可与内地的大图书馆比肩了,其设备也不亚于他处。可以说是二十五年的岁月使它走到了这一步,不可否认它是现在馆员诸氏努力的结果。在今后的岁月里,不容置疑它会有更大的发展。我在故乡遥望满洲的天空,表达我的敬意。

满铁能创建图书馆,我自己能负起经营它的重任,这完全是已故理事、法学博士冈松参郎氏努力的结果,也是去世的同僚们辛勤工作的结果。让我在对他们的缅怀中结束这篇小文。

 

 

 

 

 

  



  []满铁大连图书馆第三任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