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玻尔兹曼》一书不宜评价过高

 

关洪 (中山大学物理系教授)

 

从贵网上看过方在庆教授对《玻尔兹曼》一书的评论后,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特此提出,供批评

一、对原书的评价

方在庆教授对《玻尔兹曼》一书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在看过全书之后,我对原作不是很满意。同阿伯拉罕派斯(Abraham Pais)的同类作品相比,这本书的结构显得比较松散,欠缺对要点的概括能力;尽管材料不少,但组织得比较差。特别是第III页说的“有些章节深入到…技术方面…那些置于卷末的材料使本书可用做…统计力学教程(或部分教程),显然有些章节可因此省略。”(加下划线的是看不懂的译文词语)

Penorse的序写得很好。正文第一章不错,第二、三章很一般,下面几章技术性内容太多,显得作者抓不住最主要的线索。最后几章列举的项目不少,但深入得不多。也许这种情况同作者本人是统计物理学、特别是分子运动论的一位研究者有关系。有点“胡子眉毛一把抓”的感觉。但派斯亦是(或者更是)一位在理论物理上富于成果的研究者,写出的东西却很不一样。

二、对译本的看法

方教授的评论中,只字未提译本的质量,这里面或有原因。平心而论,翻译这样的书并非易事,能做到基本通畅已属不易。但是一些明显的瑕疵影响了这本书的翻译质量。比如将kinetic theory(封面折页,2333)错译为“运动学理论”或者“动力学理论”,按官方制定的《物理学名词》(科学出版社,1956)和《英汉物理学词汇》(科学出版社,1975),kinetic theory都是“分子运动论”。 《物理学名词》(科学出版社,1988)改成新撰的“动理论”,但好像没有叫开。并且,在这一版里kinetic theory of gases 仍然注明曾用名“气体分子运动论”。1988版的注释上说kinetic“曾用名‘动力学’,专指研究稀薄流体微观粒子运动机理的学科。”无论如何,kinetic theory从来没有“运动学理论”的意思,运动学是kinematics。第117122232页又出现了“气体分子运动论”,同2333页的“气体动力学理论”相对照。

在第IV13226 页,说D. Flamm,他是“孙子”,但在第48348 页已经写明其父 L. Flamm 玻尔兹曼的女婿,所以他应当是外孙。如果是孙子,应当也姓玻尔兹曼

9页上说Helmholtz“发明了眼膜曲率镜”。其实并没有“眼膜”这种东西,眼睛上只有结膜、角膜、巩膜、虹膜和网膜等,没有“眼膜”。据 Asimovs Biographical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 Technology (1982,中译本《古今科技名人辞典》)Helmholtz发明过两种眼科器械,一是检眼镜(ophthalmoscope),亦即使用至今,用来检查网膜的眼底镜(fundscope)。一是“测量眼睛凸度的屈光计。”恐怕就是这本书里说的东西。但不知道原文用的是 diopter 还是 curvature,亦不知道这种器械的外语名称。

9页上还有“音乐仪器”的字样,可以肯定是musical instrument(乐器)的错译。

1819页上说,“玻尔兹曼…在李斯特的安排下,在钢琴上演奏贝多芬的交响曲。”肯定是把 rearrange (改编)错译成“安排”了。这句话的意思应当是,玻尔兹曼 在钢琴上,演奏李斯特把贝多芬的交响曲改编而成的钢琴曲。

Kaiser 是当时德国皇帝(威廉)的称号,不是姓亦不是名。应当称皇帝或者德皇。242637等页错译为“凯撒”。

30页:“不同齿轮”,肯定是differential gear(差速齿轮或差动齿轮)的错译。在汽车的传动机构里都有这种部件。“双轮车”亦不清楚。

33页:“田中时期”,不合理,看不懂。

37页:把在拓扑学里著名的 Moebius Strip (默比乌斯带)错译为“默比乌斯条纹”。

53页:“稀有氧化物”,应是“稀有元素氧化物”或者“稀土元素氧化物”。

以上仅仅是在浏览第一章译文的时候,初步发现的错误。由于手头没有原文,许多存疑之处无法一一核对。

希望译者和出版社以后能对译文质量严加把关,把精品贡献给读者。另外评论者也应该实事求是地向读者提到译文的质量,这对读者和译者都是好事。


相关阅读

方在庆:说不尽的玻尔兹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