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是否在“妖魔化”中国?

 

读报有感

 

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最近出版了回忆录《活的历史》,据说发行当天就创下了20万的销售纪录。我们没有看到过原著。但据媒体报道,希拉里在书中详述她1995年9月代表美国赴北京,参加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会议的种种遭遇,其中提到她感觉在饭店房间的谈话被监听。

希拉里得出这一感觉的依据是她抵达北京的第二天,她在房间跟幕僚说,几天没看报纸了,如果能有一份《国际先驱论坛报》,那该多好。结果几分钟后,门房就来敲门,送来一份《国际先驱论坛报》。希拉里跟其幕僚都吓呆了。于是她便得出结论,肯定是被窃听。

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在谈论某个人或某件事时,果然某个人或某件事就真的来了或发生了,我们会会心一笑,回以“说曹操,曹操就到”,作为中国人,我们会觉得这件事真好玩,甚至会感谢服务员的热心周到。

但我们绝对不会把这件事与窃听联系起来。如果真要窃听,我们何必要把听到的事告诉她呢?这不是不打自招吗?难道我们如此“弱智”?在窃听别人谈话的同时,还要告诉他们,“嗐,我在偷听呢?”

一个心智健康的人是不会缺少这样的常识的。也许是身为女中豪杰的希拉里在美国的经历,她所受到的宣传和警告,使她精神过于紧张,处处对中国人设防,才会把好心当成骡肝肺。否则的话,仅仅因为一个偶然的巧合,就怀疑自己遭到了窃听,是否存在精神健康问题?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人们在精神紧张的状况下所做出的错误判断是可以原谅的,但在事后这么多年,仍然坚持这种错误的判断,并写进经过理性的思考的回忆录,公开出版发行,除了是因为“心病”未去之外,另一种可能就是别有用心。

其实,我们要告诉希拉里,您最有可能被窃听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国家,当年,水门事件中就涉嫌窃听等项罪名,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

 

希拉里回忆录:在北京曾被窃听


  (纽约综合电)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在回忆录《活生生的历史》中详述她1995年9月代表美国赴北京,参加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会议的种种遭遇,其中提到她感觉在饭店房间的谈话被监听。

  她说,抵达北京的第二天,她在房间跟幕僚说,几天没看报纸了,如果能有一份《国际先驱论坛报》,那该多好。结果几分钟后,门房就来敲门,送来一份《国际先驱论坛报》。希拉里跟其幕僚都吓呆了。

  这时,希拉里才想起,她离开华府前,国务院及安全部门的人员都曾警告她们,在北京必须永远假设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监听录音,尤其是在饭店的房间。

  希拉里说,从那时候开始,她们对可能被监看监听觉得浑身不自在。为了纾解紧张情绪,她的幕僚会开玩笑,对房间的灯座、电视屏幕叫:“我要薄饼、我要牛奶、雪糕”,但除了上次的报纸之外,怎么叫也不来,于是大家笑成一团。

……

http://zaobao.com.sg/gj/gj005_120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