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史热中国——来自现场的报道

 

(2005-08-01 11:24:25)

 

不知道用盛大隆重来形容第22届国际科学史大会是否合适。但如果你曾经以为科学史研究在科学研究中无足轻重,是一门不起眼的学问,那么,也许你只要到大会的开幕式现场看一眼,你的观念就会立刻发生改变。724日上午9,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0位中外知名科学史家,使宽敞的友谊宾馆聚英厅显得略微有些狭小。开幕式的氛围一如这些学者对科学史研究的态度,严肃而不呆板,热烈而不喧闹。

  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历史学家李学勤教授,以及国际科学史学会前主席的代表、来自土耳其的Subarayappa教授,国际科学史学会秘书长Saldana先生,英国驻华使馆的John Dennis公使先后致辞。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邓楠出席了开幕式。他们的出席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这一届国际科学史大会的主题:全球化与多样性。全球范围的科学合作与知识共享,科学家与人文学者之间的沟通,对于今天的科学史研究显得尤为重要。

  这是一个科学史界大师云集的会议,如果你细心一些,可以在任何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见席文NathanSivin(李约瑟之后西方最重要的中国科技史专家)或者GeoffreyLloyd(以希腊科学与哲学研究成就获勋爵称号),他们可是国际顶尖的大师呢。对于那些跟随导师来参加会议的科学史专业的学生来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诺贝尔奖得主、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杨振宁也应邀参加了开幕式,并作了题为《爱因斯坦——机会与洞察力》的首场大会报告。会场上你能听到不同的语言、看到不同的肤色,他们却都有着对科学史的专注和热诚,都希望在会场结识更多的同行与朋友,在之后的60多场论坛中找到适合于自己的对话者与合作者。

    
现场:清华大学图书馆报告厅 
    
主 题:跨文化视野中的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一个时代的希望与忧虑
    
本报记者 钟华

  关于爱因斯坦的各种演讲报告和活动,可以说是第22届国际科学史大会中的最大亮点。从杨振宁在开幕式后作的大会报告《爱因斯坦:机会与洞察力》,到清华大学分会场举办的跨文化视野中的爱因斯坦”——纪念爱因斯坦奇迹年100周年论坛,到科技馆举行的爱因斯坦——宇宙大匠展览及报告活动,以及John Stachel在北京大学作的《爱因斯坦:神话背后的人》的校园演讲,大会期间放映的纪录片《爱因斯坦:梦想与遗产》,这位世界大师的影响可谓无处不在。爱因斯坦以其在物理学乃至人类发展史上的杰出贡献,成为了科学史研究中一个永远的话题。

  这次会议中关于爱因斯坦的研究和讨论,最大的特点就是跨文化的视角。在多种文化视角下对爱因斯坦的重新认识与他对世界意义的深度挖掘。

  爱因斯坦与康德有什么联系?圣母玛利亚大学哲学系的Don Howard教授作了题为爱因斯坦在科学史和科学哲学中的角色的报告,讨论了作为一个科学中的哲学家的爱因斯坦,并通过爱因斯坦在少年和读书期间阅读的图书和他选过的课程等历史记录,探讨康德等哲学家的时空观对他的影响。

  会上,我国著名科学家周培源先生的女儿、哥伦比亚大学周如玲博士讲述了周培源的故事——爱因斯坦对他一生的影响。周培源在20世纪30年代在普林斯顿的高等研究院参加了爱因斯坦亲自主持的关于相对论的研讨班,是目前中国惟一位在爱因斯坦身边长期从事相对论研究工作的人。周如玲博士从事科学研究、爱国主义和和平运动三个方面分析了爱因斯坦对周培源的影响,并披露了许多周培源与爱因斯坦交往的细节,以及周培源在各个历史时期为宣传和维护爱因斯坦的学术所作出的努力。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刘兵教授则以《爱因斯坦文集》在中国翻译出版的曲折过程为案例,通过对当事人的访谈、对种种评价爱因斯坦的变化等的历史梳理,分析了在中国不同历史时期建构在爱因斯坦身上的意识形态象征及其变化,不仅为爱因斯坦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也为我们反思我国科学科技政策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爱因斯坦理论的跨国传播也是各国爱因斯坦研究最新的一个热点,来自纽约城市大学的中国学者胡大年博士、来自日本圣克里斯托夫学院的安孙子诚也教授和俄罗斯的Vladimir P.Vizgin在大会报告中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角度,他们分别探讨了美国在中国人接受相对论过程的影响爱因斯坦在东京的讲座以及日本接受相对论的过程相对论理论在俄国和苏联的影响。不仅选题类似,他们的研究方法也惊人地相似,都是按照历史发展的顺序,以本国最早介绍爱因斯坦理论的几位学者为主线,一一介绍他们的美国师友,分析他们接受爱因斯坦理论的渊源,根据他们在国内所做的宣传与研究工作来反映爱因斯坦的各个理论在国内的影响过程。

  来自加州理工学院《爱因斯坦全集》的两个编辑Daniel Kennefick教授和Jeroen van Dongen博士分别做了《在上个世纪广义相对论的历史》和《爱因斯坦与实验》的报告,在他们所掌握的详尽资料的基础上,对广义相对论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做了一次完整的梳理。

  爱因斯坦的科学理论、哲学、社会、政治言论等等的传播,形成了他在公众中的形象。许多学者开始分析和反思作为科学偶像、公众角色与政治人物的爱因斯坦。美国Hofstra大学David Dassidy教授就专门分析了作为公众角色与大众偶像的爱因斯坦,他说,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理论在一个特别混乱与焦虑的时期登上了世界舞台,作为一个有着强烈的社会视角和开创性理论的人物,爱因斯坦象征了那个时代的希望与忧虑。 


   
现场二:中科院数学和系统科学研究院报告厅 
   
主 题:沿着丝绸之路——古代及中世纪中西方之间的数学和天文学交流
    
讨论会只是交流的开始
    
本报记者 张双虎

  没有大红的标语条幅、没有喧闹的欢迎场面,沿着几张A4纸打印的指路标志走进中科院数学和系统科学研究院报告厅时,才发现里面坐满了人。尽管728这场主题为沿着丝绸之路——古代及中世纪中西方之间的数学与天文学交流的科学史大会专题讨论,汇集了当今活跃在数学史界的所有代表人物。但它一如所里其他的学术交流活动一样,举行得朴素而务实。

  上午8点半,吴文俊院士用英语致简短的开幕词后,讨论会就开始了。来自中国、印度、伊朗、日本的十几位数学史研究者依次开始了报告。讨论会报告人之一,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纪志刚介绍说,本次讨论是在吴文俊数学天文丝路基金支持下展开的,探讨的是关于八世纪至十五、十六世纪,沿古丝绸之路上中西方进行的科学文化交流。过去国外学者只关注了印度、阿拉伯国家古代数学成就对欧洲的影响,但忽略了中国对欧洲的影响。实际上,沿着古丝绸之路,中西方科学文化交流很多,中国古代数学成就通过印度、阿拉伯辗转传入欧洲,对欧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202年意大利数学家斐波那契的《计算之书》(Liber Abaci)中,有许多与中国古代数学相近的问题和算法。如分数算法、衰分算法、百鸡问题、盈不足术等,可以看出其受到了中国的影响。《计算之书》后来成为欧洲的重要数学教材,在欧洲影响甚广。欧洲文艺复兴后的数学思想不但受古希腊几何思想的影响,中国古代数学思想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与会的科学史研究者不但对古代中西方在数学方面的相互交流影响作了精彩报告,也对古代中西方天文学上的交流进行了讨论。西北大学数学系教授曲安京说,中西方古代科学交流很多,中国古代天文学者受印度、阿拉伯学者地圆观念的影响,头脑中也有了地球是圆形的观念。唐代印度历法传入中国,元朝郭守敬参照阿拉伯历法的推算方法,制定历法,并用其解释月蚀原理。古印度和阿拉伯历法都是以地圆观念为基础的,没有地圆观念,就不能解释很多天文现象。因此中国古代天文学者是知道地球是圆形的。但中国古人在孔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思想影响下,对自己搞不清楚的东西,不妄加评论,用而不说,所以没有广泛传播,也没有见诸文字记载。而古希腊的科学传统则是对怪力乱神很感兴趣,所以产生了巨大的差异。

  全球同一领域的专家集中交流的机会十分难得,很多这一领域的人也特意赶来听听报告。这只是交流的开始,会议的时间有限,但提供了一个认识和交流的机会,碰到关心的问题,我们都会想法在会后进行更深入的交流。从中国科技大学赶来的柯资能老师说。 


   
现场三:故宫博物院报告厅 
    
主 题:路易十四和康熙时代的科学:国家政策和交流的比较研究
    
为曾经的那座桥描绘复原图
    
李文靖

  1688年的一天,一群来自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被称为御用数学家的传教士,在法国传教士洪若翰的带领下,走进紫禁城,叩拜康熙皇帝。日后他们所从事的法国皇家学会派给的多项在华科学研究,成为中法一段文化交流史上的一部分。317年后的今天,在当年康熙皇帝向法国传教士学习数学、天文学的地方——故宫博物院,众多中外学者坐在一起,希望细致描绘出那一座有趣而特殊科学交流之桥的复原图。我们相互作用于几百年前。法国国家科学院科学史著名女学者Jami说道,她是此次研讨活动的发起者之一。

  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来到中国,Jami一直致力于中法文化交流史特别是康熙路易十四科学交流这段的研究。同为此次发起人的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的韩琦,进入此研究也有20年。该课题在近十几年间发展很快,每年巴黎都进行学术交流,报告阶段性成果。作为当年得到皇帝支持的、国家间的科学交流活动,这段历史为该领域学者留下了大量、跨文化的证据材料。如研讨活动中来自巴黎天文台的Debarbat女士展示了来自梵蒂冈罗马教廷的证据——传教士不仅仅受到法国政府管理,同时也听从于罗马教廷。

  最开始,我们主要考虑的是当时具体交流的科学内容,韩琦谈起多年来研究重点的变化说,但是现在,我们考虑历史事实的文化、社会、政治等各种复杂背景,从而能多视角解读历史。如他希望的那样,研讨活动中这段历史引起多重兴趣。

  我非常想理解那些法国传教士,来自美国的科学史家Florence Hsia解释她研究的初衷,他们艰难跋涉来到世界的另一端,学习一门全新的语言(满语),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王国生活,同时他们的工作又被那个时代的欧洲学者所热切接受。来自墨西哥的年轻哲学教师认为:关于中国和欧洲关系的研究对我们如何面对未来很重要。而来自美国、研究清初数学家戴震著《勾股割圆记》的陈建平,也参加此次研讨并希望受到启发。

  参会学者普遍认为,这项研究提供了文化交流和科学知识传播的历史情境,对于今日世界大范围的交流和传播活动有着现实意义。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汪前进则表达了更贴近中国现实的观点:出于治理国家的现实需要,康熙学习西方科学。而今天我们的引进仍然多出于功利目的,这使得我们缺少创造性思维,只是在别人提出重大理论的框架下做细节工作。


(
钟华 张双虎 李文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