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束星北的学术地位

王伯年

(上海理工大学,上海200093

摘要:本文从‘宏观’的角度出发,探讨束星北的学术成就,即按著名学者对束星北的评价、束星北发表主要论文的学术刊物的水平、束星北导师的学术地位,以及对束星北学术成就评价不当的分析,说明束星北在其学术生涯中,处于中国一流物理学家的水平,他在相对论和统一场论方面有创造性的重要贡献。

关键词:束星北;李政道;王淦昌;相对论;统一场论

 

Trial Discourse on Shu Xin-bei's Academic Position

Wang  Bo-nian

(University of Shanghai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hanghai 20093)

Abstract: From the 'macroscopic' point of view, Shun Xing-bei's academic position is discussed. From four aspects, namely from the appraisements on Shu by the very famous scholars, from the academic level of the periodicals on which Shu published his major papers, from his major professors, and from the analysis of the unsuitable appraisements on Shu, it is shown that Shu was one of the first rank physicists in China, and he made the creative and important 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of relativity and united field theory.

Key words: Shu Xing-bei; Li Zheng-dao; Wang Gan-chang; Relativity; United field

 

2005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刘海军的《束星北的档案—— 一个天才物理学家的命运》[1]一书,作者用特殊的文学体裁,写出了束星北悲壮的一生,在读者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至今,对束星北在物理教学中的优异成绩,几乎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但对束星北的学术成就,却存在着明显的不同看法,如在[2]中,关洪认为束星北‘够不够得上“一位二流的物理学家”还是个问题’,他又认为:‘按照乐观的估计,在我国物理学界和科学史界同行的心目中,束星北在物理学研究和教学上的贡献,在1930年前出生的物理学家当中,适宜于归于第50位至第100位的档次。’人们要问:关洪如此的评价是否符合束在学术上的客观实际?

除了体育的多数比赛是靠仪表测出比赛的名次而无甚争议外,所有其他的评价都不可避免地带有评价者的主观成分,那种自以为可以代表‘我国物理学界和科学史界同行’讲话者大概也不会例外。

对学者学术成就的评价,大体上有‘宏观’和‘微观’两种方式。所谓‘宏观’方式是把有相当高学术水平的学者对被评价者的看法归纳起来,供读者作出自己的分析与判断;把被评价者发表学术论文的刊物告诉读者,以期从刊物学术水平的高低看看被评价者的学术水平;看看被评价者的导师的学术地位;以及通过对已有评价不当或不妥内容的分析与再评价, 促使评价更为合理和客观。所谓‘微观方式是非常专业化的评价,评价者指出被评价者学术论文中,他的创新点究竟在哪里;这种评价方式,显然仅适用非常专业化的专家读者。本文采取‘宏观’的评价方式,因为作者选定的读者并非专业化的专家们,而是具有一定知识基础和素养的读者们。

李政道谈束星北

在中国,李政道是家喻户晓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和世界级的物理大师,全面地了解与分析李政道的论述是十分重要的.

   (1)李政道向周恩来推荐束星北

 李政道在[1]序言的开头,就写下了如下一段重要的事实:“19721017日,是我1946年去美国后第一次回国,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我。周恩来总理希望我能为解决教育人才‘断层’的问题做些工作,如介绍一些海外有才学的人到中国来讲学。我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说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

    请读者注意,以上引文中所涉及的是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周恩来和作为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的李政道在谈论‘有才学的人’来华讲学。这‘有才学的人’会是二流科学家吗?我想答案应该是否定的。由于双方崇高的政治地位或学术地位,这种‘有才学的人’无疑应该是一流的科学家。

其次,李政道以其敏捷而又严谨的思维方式,没有直接回答是否请‘有才学的人’来华讲学,而是针对当时中国的现实情况,说中国就有这样的人,而且推荐了束星北。我想,毫无疑问:李政道是把束星北作为一流的科学家向周恩来推荐的。

   2) 束星北是李政道普通的启蒙老师吗?

1943年夏,李政道考上了浙江大学化工系,但‘慢慢地和束星北、王淦昌二位物理教授触多了,使我逐渐了解了物理学科的意义和重要,对我产生了很强的吸引力’,从而‘决定由化工学转为物理学’[1],这说明束星北对李政道选择物理为人生奋斗的大方向,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李政道又说:‘束老师帮助我建立了对整体物理的认识、了解和自信,使我一生受益。’又说:‘束星北老师的启蒙,吴大猷老师的教育及栽培和费米老师的正规专业训练都直接地  影响和造成我以后的工作和成果。’

    大家知道:费米是世界级的物理大师,吴大猷是中国一流的物理学家。我想,在李政道心目中:束星北也应是中国一流的物理学家。

   3)李政道对束星北学术成就总体的评价

李政道曾多次对束星北的学术成就有相当高的评价,在19831030日束星北病逝后,李在112日致束星北夫人的唁电写道:“束老师是中国物理界的老前辈,国际闻名,桃李天下,他的去世是世界物理界及全国教育界极重大的损失。”[1]

以上引文的‘世界物理界及全国教育界极重大的损失’,说明李认为束的去世造成的损失,不但是‘重大的’,而且是‘极重大的’,‘重大’之前再加上‘极’字,可见李视束学术地位之高!

2 王淦昌谈束星北

在与束星北同辈的物理学家中,具有相当高的学术水平而且深知束的人,非王淦昌莫属。他们之间可以为学术问题而争得面红耳赤,但过后又亲如兄弟,这种情谊是难能可贵的。

王淦昌(1907-1998)曾为中科院院士、二机部副部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曾荣获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从1931年至1950年长期与束在浙大物理学共事,彼此了解甚深。王在[6][7]中,对束的学术成就均有很高的评价。

王说:‘我很敬佩他的物理基础的坚实,思维的敏捷,对问题的看法很有独到之处。因此我常请教他,得益匪浅。’‘束星北是一位十分严谨的科学家’‘《 狭义相对论》’就是他几十年教授这门课程结晶。书中有些内容属于他自己的独创,是一般同名的教科书所见不到的’[7]

程开甲谈束星北

程开甲为中科院院士,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和两弹一星 功勋奖章,是曾在束星北直接指导下从事科研的为数不多的学生之一。

程在[8]中写道:‘束星北老师的物理学思想十分敏捷深入,很多见解在今天实践过程中被证明是正确的’。认为束‘具有治学严谨、一丝不苟地科学态度’,‘对于物理学基本原理,理解十分深透,因而非常坚定,一丝不苟地按原理来考虑问题。’[8]

程曾写了一本英文专著《超导机理》[9] ,专门用了整页的版面写上了对束的献词:“献给束星北教授,学生们从其启发性的物理洞察力和哲理中,获益良多。”显然,这样的献词   不会是一位二流学者所能承受得了的。

4        束星北部分学术活动和成就的简介

    以下部分地介绍束的一些学术成就,供读者参考。

(1)       19岁时完成的第一篇论文

19249月束从镇江润州中学毕业后,在之江大学和齐鲁大学读了不长时间,即到美Baker大学读了不到一年,又在1927年到旧金山办报和读书,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名为‘行星距离和轨道速度新规律,’[10]文本写明是他在Baker大学时所写,即他在19岁写的。一个在校三年级的大学生即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这在中国留学生中实属罕见,这恰恰说明了他的‘聪慧异常’,‘有奋斗精神’的特点。

(2)       束在《自然》刊物发表的一篇论文

     束一生中,正式发表论文约共22篇,其中属天文学的1篇;属物理学的11 篇;属气象学的10篇;属海洋动力学的2篇;在1955年前发表的共20篇,后因受严重政治打击而论著锐减。论文发表在《物理评论》、《数学物理学报》、《哲学杂志》、《自然》和《国立浙江大学科学报告(Science Reports,University of Chekiang)》上。这些刊物中的《自然》,现通常被认为是当今世界学术水平最高的两种刊物之一。

    束于於19466月,在《自然》上发表的论文为“二任意加速系的相对性转换关系”[11]王淦昌认为该文“至少是一个很重要的创举,在理论界应该有所反应”;他又说:“我出于好奇,也将这个公式用一般的相对原理试加推导,也得出了同样的结果。”李寿楠先生(曾为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和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也曾对此式加以验证 ,也得到了相同的结果”[6]。由做过同一题目的学人来评价他人的学术成就通常是最为恰当和可信的。

(3)       束改搞气象学和海洋动力学的学术成就

    195210月束由浙大调到山东大学后,由理论物理改搞气象学,在三年不到的时间内,即在《物理学报》,《气象学报》和《山东大学学报》发表有关气象学的论文10篇。王淦昌对此评价为:‘发表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论文,成为这一领域的行家’。[6]

束于197468岁时,始获平反,摘掉‘极右分子’和‘历史反革命分子’两顶帽子后,1978在获曾荣的信用,开始转搞海洋动力学,不幸于1983年因病去逝。其所写海洋动力学论文,于1985年发表[12-13]。王淦昌对此感慨地说:“他的理论基础非常之好,搞什么都能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很快能抓住问题的实质,潜入其奥秘,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6]

5束星北的导师

    1 ETWhittaker1873-1956

    192810月至19301月其间,束为英国爱丁堡大学硕士研究生,并获硕士学位。他的导师是ETWhittakerCGDarwin,二人均为一流的数学家或物理学家。在此值得一提是ETWhittaker1953年出版了一本专著[14]他以一章的标题为“彭加勒和洛伦兹的相对论”,实际上否定爱因斯坦作为相对论创立者的地位,令人惊讶!

   2 ASEddington(1882-1944)

    19302月至19308月期间,束就读于英国剑桥大学,师从世界一流的学术大师爱丁顿,不知何故,束不久即离去。束到剑桥时,爱丁顿刚任英国物理学学会会长,由于他在1920年和1923年先后有重要的相对论专著问世[1516]和他在1919年率领日食观测队验证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言而美誉全球科学界。

  3 DStruik(1894-2000)

   19309月至19318月,束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师从斯特洛伊克,他是一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数学家,他首先在西方发表过有关马克思数学手稿的论文[17],他所写的《数学简史》一书[18],曾被翻译成18种文字出版,声誉全球。束为什么会师从于他呢?

   原来,斯特洛伊克和控制论的创建者N.维纳,同为MIT教授,私交甚好,曾共同研究并发表过有关量子相对论的论文[1920],可能正是这一研究背景,促使束拜他为师。

中国两位重要物理学家谈束星北

    1) 周培源隐谈束星北

[21]中,周写到:“真正做相对论的工作的到1929年才有。做研究的人很少,论文也不多并且其中有一部分流入玄想岐途”。

以上引文所指的‘流入玄想岐途’的人,大概是指束星北。因为在1930年到1950年的中国,谈到相对论研究,首先提到的就是周与束[22]。由本文以上所述内容可知,束是不宜戴上这顶帽子的。

(2)       吴大猷谈束星北

    吴大猷是中国一流的物理学家,论著甚丰,是一位深受国人爱戴的学者。在1984年和2001年,分别在我国大陆和台湾出版了同一内容的两本书[2324],他在[23]中写到:“有一位先生叫束星北。……这位先生在欧洲和美国这两边跑来跑去,所以,也没有真正认真的待在哪个地方做个研究、得个学位。据我所知他写了一、两篇文章,把地心引力跟电磁场联合起来,这个东西是爱因斯坦做了一辈子还没有完成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重要结果。”

由于[24]上写明该书是吴大猷讲述、黄伟彦等整理的,而不是作者执笔时深思熟虑的专著。吴大猷对束星北发表了多少篇论文也讲错了,甚至可能吴还不知道束在《自然》上发表过的两篇论文。

结论

由于束星北天赋甚高和治学勤奋,虽自1955年至1978年长达23年期间,他被无情地剥夺了科研的条件和时间,但从他已有论著看,他仍是当时我国一流的物理学家,在相对论和统一场论方面做出过创造性的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1] 刘海军.束星北档案——一个天才物理学家的命运。北京:作家出版社,2005

[2] 洪.一部浮夸的科学家传记—评刘海军《束星北档案》.中国图书商报,2006217

[3] 李政道.序言.载[1]1-2

[4] 李政道.发给束星北夫人的唁电。载[1]368

[5] 政协江苏省邗江县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物理学家束星北——纪念束星北先生逝       世十周年,1993

[6] 王淦昌.深切怀念好友束星北先生。载于[5]1-3

[7] 王淦昌.《狭义相对论》序言。载于束星北:《狭义相对论》,青岛:青岛出版社,1995

[8] 程开甲.束星北先生的学术思想,载于[5]7-11

[9] Cheng Kaijia.Study on mechanism of super-conductivity.Beijing:New Times,1992

[10] Hsin P. Soh.A new law of planetary distances and orbital velocities.Popular Astronomy,1027,38:327-329

[11] Hsin Pei Soh.Relativity transformations connecting two systems in arbitray acceleration.Nature,1946,58:99-100

[12] 束星北.耿世江等.利用海流观测资料检验近海内波.海洋学报,198675):533-538

[13] 束星北.赵俊生等.用单站测量确定近海内潮波的方向和速度.海洋学报,198576):665-673

[14]  Wittaker E T.History of the theories of aether and electricity,vol.2.New York:Neleon and Sons,1953

[15] Eddington A S.Space,time,and gravitation:an outline of the general relativity theory.New York:Cambridge Univercity Press,1987

[16] Eddington A S.The mathematical theory of relativity.Canbridge:Cambridge Univercity Press,1923

[17] Struik D J.Marx and mathematics.Science and Society,1948,12:181-196

[18] 斯特洛伊克,关娴译.数学简史.北京:科学家出版社,1956

[19] Wiener N,Struik D.A Relativistic theory of quanta.J Mathematics and Physics,1927,7:1-23,

[20] Wiener N.,Struik D.Quantum theory and gravitative relativity.Nature,1927,118:852-854

[21] 周培源,王竹溪.中国近三十年来之理论物理.科学,19503-7

[22] 申先甲.中国现代物理学史略.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

[23] 吴大猷.回忆.北京:中国展望出版社,1984

[24] 吴大猷讲述,黄伟彦等整理.早期中国物理发展的回忆.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1

 

       本文发表于:《上海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2006282):3-6